错嫁阴夫 阴差阳错之下,我替得急性肠胃炎动不了的姐姐和姐夫走一下婚礼仪式,没想到竟误惹了一霸道鬼夫,从此被他夜夜纠缠…… 标签: 悬疑 恐怖
long88盛桃 类型悬疑 字数522779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下载《错嫁阴夫》
错嫁阴夫精彩试读
我叫乔宝,一周前我做了一件特荒唐的事——披着嫁衣嫁给了自己的姐夫。 其实对于这个我内心是拒绝的,但没办法姐姐大婚那天,宾客都请了,她却得了急性肠胃炎动不了。 男方父母认定了只有那天结婚对他们儿子来说才是最吉利的,无论双方亲友怎么劝就是不同意改天结,硬要姐姐出嫁。 老爸一见我跟姐姐长得像,便偷摸和姐夫商量让我代姐姐跟他走一下结婚仪式。 就这样,即使觉得很荒唐很尴尬,但为了老姐的幸福,我同意了。 只是我做梦都没想到,这次“代嫁”遭遇的事竟毁了我一生。 事情要从那天的婚礼说起,他们婚礼走的是古风路线,就这样披着重的要死的凤冠霞帔我被老爸送上了轿子。 轿子不比坐车舒服,一晃一晃的眼晕的很,百无聊赖之际,我玩起了手机,一个小时后过去了,轿子还没抬到头,两个小时,过去了,轿子还在走,三个小时…… 等天彻底黑下来时,我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了,连忙撩开轿帘。 老旧的路灯下,我看到前边抬轿子的两个人,竟是踮着脚走路的。 他们的脚尖蹦的笔直,给人感觉怪怪的,但我也没多想,连忙开口问道:“两位大哥现在天都黑了,我们还有多久才能到婚礼现场?” 那两个人像没听到似的,没人理我,只自顾着姿态怪异的往前走。 见这些人不理我,我连忙倾身拍向靠我最近的那人的肩膀,手却直直的穿过了他的身体。 就在我心下一惊之际,他突然僵硬的回了头。 我清楚的看到他的身子没有转过来,而是头直接一点点的僵硬缓慢的转过来,身子却诡异的继续保持着踮脚抬轿子的动作。 他转过来的那张脸惨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泛着诡异的青,就像是——死人的脸。 在被吓得心怦怦跳的同时,我下意识的看向他的身侧,发现他没有影子。 瞬间我吓得尖叫起来,就在我本能的想要逃离之际,黑暗中一只冰冷的手死死的将我按住:“新娘子,吉时还没到,你想去哪?” 这声音尖锐刺耳,就像是半夜夜猫子的叫声,让人心里发渗。 抬轿子的不是人,按住我的显然也不是人。 而轿子抬过的路像是被吞没了一样漆黑,前方的街道也陈旧的不像是这个时代的产物。 我突然想起了我在一本小说里看到的跟这种情况类似,书里说这种路叫鬼路。 活人入鬼路! 越想越害怕的我,挣扎的更厉害了。 只是任我如何哭求挣扎黑暗中那双手始终死死按着我,我怎么也逃不掉。 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感觉到按住我的那双手开始颤抖起来,紧接着轿子竟然停止晃动。 隔着红彤彤的轿帘,我看到了轿子被放到地上。 抬轿子的那些人突然极尽卑微尊崇的跪在地扣着头,就像是古代的大臣觐见皇上一样。 我有注意到他们在做这些的时候身子是剧烈颤抖的,很显然他们在害怕,是谁让他们如此害怕。 就在我顺着他们跪着的方向看去时,轿帘突然被拉开。 还没等我看清拉开轿帘的是谁时,我之前掀起的红盖头突然自己落了下来,遮住了我的视线。 隔着厚重的红盖头,我什么都看不清,只感觉自己的手被一只没有任何温度得手覆住,被他牵着向未知的方向走去。 诡异的是我明知继续走下去会有危险,但身体却与意识做着相反的动作。 周围很静,静到我只听得见脚上木制绣花鞋发出的噔噔声。 这声音无疑让我更加害怕了。 就在我心里害怕惊恐之极,绣花鞋的声音突然消失了,我发现自己的身子竟然停住了。 “娘子,我们拜堂吧!”随着这道声音突兀的响起,原本寂静的四周竟响起只有死人时才会吹奏的丧乐。 在一片刺耳的丧乐声中,我与牵着我的“人”拜了堂,就像是所有幸福出嫁的新娘一样我嘴角挂着甜蜜的笑,心里却越来越害怕,我发现我所做的一切都不受自己控制。 就在我害怕之际,我感觉身子一旋,被一具冰冷的身子压到了床上。 周围没有灯,我什么都看不清,只感觉黑暗中,有一双手,解开了我的衣服,一路下滑,直到…… 那双手没有半点温度,就像是死人的手,我惊恐的想要逃离,身子却一动不能动。 直到下身撕裂般的痛传来,我两眼一翻瞬间疼的晕了过去……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迷迷糊糊之间听到我爸的声音有些犹豫:“雅儿,我们这做会不会太过分了?” 雅儿是我姐的小名,一听我爸这么说,我姐声音立马尖锐起来:“爸,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打算让我去给那死人做老婆,守一辈子活寡?别忘了谁才是你的亲生女儿!” 守活寡?还有什么给死人做老婆?我越听越是迷糊。 我想要开口问他们什么意思,但嗓子就像是被胶黏住一样,根本开不了口。 就在这时我爸的声音再次响起:“雅儿,你是我亲生女儿,我当然舍不得你去给死人做老婆,只是可怜了宝儿!” 见他这么说,我姐立马尖锐道:“爸,她有什么好可怜的?您养了她18年,替我嫁给那死人怎么了?再说了您不也看到了嘛,她这不好好的活着吗?那神婆都说了,嫁死人,除了一辈子不能再嫁之外,没什么别的,而且她只要乖巧听话,把下面那位爷儿伺候高兴了,说不定还能多多保佑咱们呢!” 我就算是再傻一听她这么说,再加上联想到昨天的场景也明白了。 感情那根本不是什么替姐姐走婚礼仪式,根本就是替她嫁给死人。 就在我想这些的时候,我爸的声音又满是愧疚的响起:“雅儿,虽然宝儿现在没出啥问题,可那阴人喜怒无常,我听说隔壁村子,就有一活人嫁阴人的事,那姑娘跟宝儿差不多,但没几天就传出受不了折磨自杀了,我怕宝儿……”
展开全部
错嫁阴夫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