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苍之上 五行不适?可逆阴阳! 标签: 热血 打怪
long88寒世 类型玄幻 字数1438563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下载《上苍之上》
上苍之上精彩试读
巨大的朱雀冲天而起,嘹亮的啼鸣经久不衰,血红色的火焰漫布着整个南荒的上空。凡俗任害怕得躲进了房屋内瑟瑟发抖,不敢出门,交战的凡俗王朝纷纷息战以平天怒。而修行者则仰望叹息,修为较高者,五味杂陈。他们知道这是什么,当今世上能够在五域中这般大放朱雀火焰的只有一个人了。而这个人一个月前在北方雪原被重伤,几近身死,很多人都觉得他必死无疑。毕竟想救活他的条件太苛刻了,苛刻到即便是南荒万剑宗举宗上下都觉得无能为力。但就是昨天,那冲天的朱雀带着极其浓郁的血气在天空中翱翔了一整圈,甚至到达了血色大地和阴影世界的结界处。它的气息很狂暴,血红色的全身让一般人无法直视,即便皇极强者,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身影。凡俗人更不用说了,连看都不敢看,因为这是天威。某一方大国的君主自称真命天子,看了一眼那翱翔的朱雀,当场化作灰烬。而后便更没有人敢看了。“天道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啊,费尽心思不让他存活,却又让他不断得到机遇,果然没错,五域的希望还是要看这五行体啊,只是现在还差太远,而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这恐怕已经超出了他们棋局的预估了吧,不过想想似乎也不会,五行体这般有趣的棋子他们怎么可能会轻易舍弃。”依旧是那座破庙,西漠的两位大人物正在下棋,而棋盘已经接近满了。一旦满了,就只能移棋了,而移棋是大忌。他们在推演着那盘大棋,以小推大,虽然有些痴心妄想,但还是有所收获的。他们从这件事中看出了一件事情,一件关乎到五域命运的事情。五行体不在局内,或者说,他已经超脱了棋局本身。“师尊和师伯的棋局果真玄妙,五行体确实不在局内,可是我们却在局内。”树叶零落,破落的小庙中多了一个人,按道理来说他们不可能没有发现。但现在是真的没有发现,那就只能是一个结果。“大阵一旦启动,我们西漠的根基将彻底损毁,想要再度建立就只能…”“佛祖已经不仁,我们何必再执着于此,大阵定然要开启,否则即便是不在局内的五行体也无法逆转结局。”梵云与青色僧衣老者对谈,而西佛殿殿主仍旧在思索着怎么下这一粒白子。这一粒白子准确地说是他们会怎么下,会把白子放到哪一个位置上,能够发挥什么作用。虽然下棋的人不是佛祖,但那棋盘却是佛祖等人合力制作,而眼前的棋盘,则是当年佛祖所留,二者之间有着联系。圣灵族之所以想拉拢西漠便是因为这个,他们上面…有人。虽然魔族和南荒万剑宗等其他大势力也有,但他们并不能和上面的人联系。“落在枢纽,便是阵眼,落在阵眼,便是开阵,佛祖要我们开阵,阻隔天道。”就在师徒两人沉默的时候,方才拿着白子举棋不定的殿主忽然间颤抖地开口,他手中的棋子已然不见了,落在了整个棋盘的中心。那是棋盘的眼睛,也是这西漠大阵的眼睛。西漠大阵是佛祖从废墟里带回来的,威能之大可能需要毁灭整个西佛殿才能开启。但现在白子已落,大阵必然要开启。青色僧衣老者忽然间脱力重重地坐在了蒲团上,最坏的结果终于出现了。梵云没有多语,大袖一挥便离开了。他知道大阵开启意味着什么,也知道为什么开启。他现在最应该去做的,是合作,与魔族合作。只有合作之后,这大阵才是真正的开始。毕竟大阵阻隔天道,为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一众强者获得短暂的自由。时光如梭,一眨眼便是三天后,此际的魔族虽然对人类依旧抱着必杀的念头,但这是紧要关头,而且来的人可不是想杀就杀的。“血色大地,这是我第二次来这里,明显比第一次要昏暗多了,地面也红多了。”一个白衣青年开口,他看着四周依旧的荒凉,甚至有些慎人。这不是因为无人,而是因为这些地方不仅没有人,还滋生着恐怖的死气。他当初来的时候这附近还是有魔族生存的,只是数量很少,而且也很哭罢了。之所以他没有想到生活这两个字而是想到生存这两个字是因为…这本就不是生活,而是生存…“之前魔族边缘进行了大移民,在移民的途中被魔族强者给屠杀了,而且很有意思,下令的人是那位极其温顺的真魔,动手的人已经死了。”一位穿着碎金道袍的青年开口,他看着地面上那些已经破损的尸骨,没有任何表情。慈悲都是假的,如果慈悲有用,这个世界也不会演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而另一位青年则带着些许可惜,无论这些魔族什么地位,终究是魔族的子民,是他真魔的子民。可就这样死了,死在了自己人手里。白衣青年摇了摇头,他并不赞同那蓝色道袍青年的想法,无论是帝王将相还是穷困潦倒之人都必须明白取舍。这并不是舍弃,而是爱惜。“好了好了,几位就不要再参杂我们魔族的事情了,大人们都在通天塔等着三位,快去吧。”一道带着一丝丝不满以及不屑的声音在天空中响起,一位青年出现。他带着一身是黑气,额头上那半轮黑月散发着微弱的白光在这昏暗的血色大地中十分敏感。三人互相看了一眼,而后笑了。是啊,都什么时候了,他们还有心情谈论这个,而且他们可是在血色大地啊,在魔族的地盘。只是他们并没有理会黑月族青年,而是撕裂空间直接走了。微风呼啸,黑月族的青年嘴角抽搐,极为不满。但不满又能怎么办,打又打不过,想骂又没有他们会骂人。只能忍着了。只是魔族从来不会忍,更何况是如此傲气的魔族天骄。血色大地上多了几道沟壑,虽然不长,但是很深,也很大。硝烟并没有想象中的腾起太多,只是扬了几下便作罢了。而此际的三人,已经到达了魔族的中心区域——光明大陆。这片大陆与其说是大陆,还不如说是一个州,它并不大,只有中州大小。但它养活了很多魔族,三大首领族、百族子弟,甚至是一些次一级的权贵魔族。虽然这里不大,但却很多魔族,只是经过大战之后,似乎少了很多。“这就是通天塔么…”夏澜庭看着眼前的高塔,一时间有些不知说什么,普通,普通到了极点,但又极为不凡,不凡到了极点。它只是用普通的青石建造,一共九十九层,虽然很大,但到最后一层,也见不得有多大。用的石料很普通,但刻画在上面的线条以及材料可不简单,准魔帝手笔。“上来吧,就这样了,临时建造出来的。”天空中忽然间出现了一道身影,他看着天空,手中的黑色珠子散发着幽光。来人并不是准魔帝,不过也不可能是准魔帝,但很出奇的是也不是魔族族长,而是真魔…他一袭黑衣,长发在微风中飘舞,即便是这样的五域阵容前来,也并没有太大的震惊。“已经轮到你管事了么?”秦白凡一马当先冲了上去,矗立在真魔身旁,他循着他的目光看去,眼中只有一根漆黑的柱子。只是那柱子没有顶部,或者说看不到。因为顶部,在云端之上。而那里偏偏又被下了禁制。“准帝与族长闭关了,现在由我来代理,没想到你竟然突破到了空灵四重巅峰,真是奇迹啊,可惜依旧没用。”“为什么没用,西漠大阵准备开启了,我们可以有一个短暂的自由。”碎金道袍青年缓缓踏步而来,他带着夏澜庭,嘴角噙着一抹笑意。他知道魔族以为他们不会开启大阵,毕竟损耗的不是简单的底蕴,而是以整个佛门为代价。真魔的笑凝固了,而后渐渐化开。他点了点头,没有多说,直接走进了塔顶的大殿,里面的魔族强者们已经等了很久了。虽说它们也有意合作,但这般摆谱实在是有些过了,毕竟魔族上面也有人,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联系而已。但很可惜,若是它们知道下棋的其中一方便是它们老祖会怎么样,这个念头恐怕会夭折。毕竟现在这个局势,分明是想让所有的人都死。三人进去了,但外面却很热闹。因为走了他们,来了魔族的天骄。这样的事情,身在通天塔的诸位天骄不可能不知道,而且能够在通天塔的,都是绝顶天骄。黑衣少女额头上黑月如刀,散发着银光,白衣青年目光如炬,黑色的潮水在火焰中涌现。至于不死鸟一族的绝顶天骄,已经战死了,被妖天斩杀。只不过它们也还有人在通天塔,只是没有那么高调罢了。塔内的议论声并不大,而且持续也不久,半刻钟后,三人便出来了,一众魔族强者相送而行。
展开全部
上苍之上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