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long88的邀宠 1.落樱市 雨天! 漆黑的夜,一道闪电像是天空清晰的脉络般在天空浮现,照得繁华的落樱市,亮如白昼。 开满樱花的落樱市,如其名,粉白的樱花花开生两面落了一地,然,白色居多,整个城市呈白色,就像下雪一样覆盖这座城市,闪电消失整座城市便重新陷入黑暗里。 霓虹灯错落的城市,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繁华的景象被雨覆盖。炫丽的灯火显得稀稀落落。 路上的行人无一不加快脚步往目的地走,埋怨天变脸变得太快,而... 标签:
long88匿名 类型言情 字数282430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下载《冷long88的邀宠》
冷long88的邀宠精彩试读
1.落樱市 雨天! 漆黑的夜,一道闪电像是天空清晰的脉络般在天空浮现,照得繁华的落樱市,亮如白昼。 开满樱花的落樱市,如其名,粉白的樱花花开生两面落了一地,然,白色居多,整个城市呈白色,就像下雪一样覆盖这座城市,闪电消失整座城市便重新陷入黑暗里。 霓虹灯错落的城市,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繁华的景象被雨覆盖。炫丽的灯火显得稀稀落落。 路上的行人无一不加快脚步往目的地走,埋怨天变脸变得太快,而且雨势也变得越来越疯狂! 城市的交通也受到很大的阻碍,车子被塞得水涉不通,除了在拍新闻的媒体没人会在原地停留! 道路到处都塞满了车子,个个都不耐烦的摁喇叭,而在一条主干道就加不用说了,因为这里刚刚发生一场车祸...... “有没有搞错啊,什么时候才会通了?” “真受不了这天气!” “今天真是活见鬼了。“ “............” 还伴随着车主的怨声载道! 位于落樱市区的豪华住宅区里。或许是因为临近海边,雨下得似乎更凶了。 占地约有1个高尔夫球场般大的冷宅,灯火通明的欧式白色建筑,雨大得连光线都变得稀稀落落。 主宅不远处的海港,巨大的海浪不时拍打着岸边。在这个土地如黄金般的城市,能拥有这么大的住宅区,它就是隶属冷氏的冷氏海港。 本应安静的大宅里的所有的佣人都快速的跑动,不惜冒着大雨也在忙碌着,连抱怨的时间都没有! 雨越下越大,从外看,硕大的建筑物变得很模糊。雨像要把住宅区淹没般肆意的落下,甚至越来越凶。 “恩伯,怎么样了?” “是啊,很多佣人都受伤了。” “对啊,医务室里都忙不过来了。” “刚刚少爷又划到手了,手里包扎的纱布都快渗出血来了,好吓人呐。“一个女佣甚至害怕的发抖,想起房间里的惨状就觉得吓人。 “别说话,快做事。” 恩伯严厉呵诉多嘴的佣人。因为恩伯是冷家的老管家,也没人敢再说什么了。 大宅依旧被阴冷笼罩。气氛压抑的难以透气,每个人的脸上写着紧张。 偶尔还伴随着玻璃等摆设物被砸碎的声音!每一下都重重的敲直屋子里的人心里! “是。” “恩伯,外面有人找。” 另一边又跑来一个慌张的佣人。 “都什么时候了,哪有空啊,赶走了。” “可是她找您有急事呢。” “你没听懂我的话吗?等一下少爷发现了,你有几条命死?” “呃。是是是......” 新来的男佣人便害怕的退出让人难以呼吸的冷家大厅,重新回到大门。 “你走吧,恩伯说不见。” “麻烦你跟他说一下好吗?我真的有很急的事啊。” 瘦小的凌蝶,无助的哀求着。 “走吧走吧,今晚冷家出事了,市长来了也没空见!” 大雨中的凌蝶用力的抓紧她最爱的薄荷绿雨伞。 樱花树下的一抹绿,即使在黑夜,但丝毫不减她小清新般的清纯。 “求求你了,帮我再跟他说一说吧,恩伯认识我的,你说小蝶找就好了。要不你放我进去吧,那不不用麻烦你帮我跑一趟了,我是这里的帮工,只是今天下班通行证已经还了,你找找好吗?” “哎呀,要说几次,快走啦。既然是这样,你明天再找恩伯吧,现在你见到他人他也没空理你的啦,还是快走吧!” 凌蝶看着不顾下雨在奔跑我佣人们。 “那个,今晚出什么事了?他们都好像很忙。” “赶快走啦,外人不用知道了啦。”他不耐烦的对凌蝶招招手,示意她赶快走,因为他是新来的,并没有见过凌蝶。 “拜托告诉我嘛,不然我一直烦着你,你也烦啊。” “呃,你还是不是一般的烦人,是少爷啦,刚回来就像发疯一样,呀,不跟你说了,快走吧,有车进来,你快走开。” “少爷出什么事了?” “不跟你说了,快走吧,恩伯真的没空。” 随后他便把凌蝶推开,把大门打开,然后有一排清一色黑色的车子往里面开。整齐而浩浩荡荡的开进大门。 这样的阵势好像也在不久前出现过,那是冷夫人决意搬出冷宅时,冷氏都高管都过来冷家开会...... 好像每每他们这样一起出现,就是冷氏出了大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少爷出事了?看样子好像很严重的样子。 然后凌蝶趁着看门口的几个人不注意,自己走入冷家。 这里她很熟悉,即使光线不是很亮,她还是能很快速的走到冷家的主宅。只是奇怪,既然出事,为什么大灯不打开? 凌蝶把地雨伞藏在绿化里,即使撑着伞,但裤子还是湿了一半了。 今晚是近几年最大的暴雨,来势凶凶,想必明天树上的樱花会掉光吧,又是惨败的一片。 想到这,她的心就有一丝落寞,雨怎么来得那么突然? 她之所以那么钟爱樱花,想到这里,她的嘴角弯弯,连眼角也带着笑意! 回忆到那年,第一次见他,她不小心在冷家乱走,还好没被发现,走着走着,便看见他就在不远处的椅子上坐着,吓得她猛往旁边的树躲,不断飘落的樱花树下,少年拿着书,低着头,似乎注意力都倾注在那里面。 似乎感到有人靠近,少年抬眸,不满的皱眉,那好看的眸子似乎有强大的磁场,吸引她,甚至失态的张大嘴巴的惊讶。 少年如樱的薄唇邪恶的勾出好看的笑,就这样,小小年纪的她,一颗心就全部沦陷了。 这么多人这么慌乱,真的出事了?啊,是恩伯。 不过他真的没空理我才是。 然后有一大群人走进大厅,没人说话,只是安静的坐在硕大的餐桌。 似乎在等什么。 躲在一边的凌蝶连呼吸都不敢大声,她深知,被发现会被怎样的处罚。 “恩伯,宸飞呢。”在令人窒息的沉默里,主席位左边的一位中年人开口问站在一边慌乱的管家,恩伯。 中年人的气势有点凶,眼睛更是狠狠的盯着恩伯,似乎是耐性都用完了,但是现场除了他没人敢说话。 “杨董事,少爷他还未平复,麻烦再等等好吗?”这一句话,不知道从他们进来后,恩伯重复了多少次。 “让这么多长辈等,他的礼貌都学哪去了?已经一请再请了,是不是要我们去到他面前才能见人?”有了杨董事的开口,跟接着便是同一伙的也加入其中了。 恩伯心里大叫不好了,场面想必很快就会控制不住了? “除董事,对不起,少爷他......” “好了,他从小就这样,也罢了,反正都来了。” 怕事的董事们制止差点要开战的股东们。 接着又是一片安静,静得可怕,在各人满怀诡计的空间里更是。 外面不断咆哮的雷声。伴随着狂风,和像随时都会爆发的海浪不断的拍打岸边,疯狂扭动的枝叶,外面的世界乱成一团。 只是大厅里,静得与外面成了强烈对比。 过了好久,又有人不耐烦了。 “到底还要等多久啊,我们可是一身的事,忙得很。” “就是,一个不成气候的小辈要我们等这么久。” “呃,这个......” 管家恩伯为难的难以出声,都不知道再找什么口来推托了! “不等了,叫他到时自己分别登门道歉。” “可是杨董事,就这样走了,我们的事怎么办?” “哼,结果都会一样,一个小辈能成什么大事?该是他的我不会少给他!我们回去。” 似乎是很能说事的杨董事站起来,其他的人也跟着站起来要走。 “各位董事,我已经派人去请过少爷了。麻烦你们......” “不等了。” “就你们这几个老头也配发本少爷的脾气吗?” 语一落,疑惑的转身随后全部人都坐下了。 一个少年从走廊走了出来,细碎的短发,额前的刘海遮住了右眼,少年微微抬头,冰冷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白衬衫大面积被染红。 除了衣服上,脸上、脖子上、都有血。 鲜红的令他看起来极其吓人,但他高贵俊美的面容依旧摄人心魄般鬼魅。。 即使这样,那张脸依旧会让无数的人为之疯狂。 看见他这样,躲在一边的凌蝶不可自信的睁大眼睛捂住嘴巴。 他出什么事了?怎么会有那么多血? “小侄,说话客气点,这里全部可都是冷氏的老臣。” “哦?是吗?我以为是冷氏的吸血鬼呢?”他微微勾起右边的嘴角,很不屑的冷笑。 “你......” “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吧。”他慵懒的眼看向右手边的何董事。 “何董事,别跟那些入世未深的小辈说这么多。” “哦?杨伯伯,你是想直接进入你们不请自来的目的吗?难道就不做做样子,关心一下我家的事吗?这样看起来你们才显得善良一点嘛。”语气里,他还是那么玩世不恭。 “你......”几个股东被气得说不出话。 “我们为了董事长的事......” “不用说了,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啪。”冷宸飞把厚厚的文件甩在桌面上。 “每人一份,签上名,以前你们做过的事,我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但从此在冷氏消失!” 众人看了看手中的文件。不解的看着冷宸飞。 “你这什么意思?” “什么叫无条件把股份归还冷氏?” “我这个又叫什么500万就要把股份让出来?” “冷宸飞,什么意思。” 各位股东,董事瞪着冷宸飞。 “我已经根据你们做的事做出的处罚了,你们不签可以,恩伯,给何警官打个电话,这些吸血鬼,最轻最轻的也应该要坐个3、5年吧。” 他漫不经心的拿出一根细小的香烟,受伤双手包着不整齐的白色纱布。食指和中指细细的夹着细小物体,谁也没发现他的手在微微颤抖。贪婪的吸了口烟,仰头吐出白色的烟雾。鲜红的血让整个画面变成颓废的哥特风。 像极了妖孽在勾引他的猎物。他闭上眼睛,像是在享受,手里的烟一明一暗。
展开全部
冷long88的邀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