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天元帝 一条腿 可以踏遍地,踏遍天 一个汉子,有腿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条腿天地罕有 这是一个用腿书写自己人生的汉子 一个用腿踏遍神魔的男人 标签: 闯荡 热血 复仇 霸气
long88墨生 类型玄幻 字数401022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下载《霸天元帝》
霸天元帝精彩试读
朱胜国,临铎郡,春彰乡,晒谷场。天空中阴云密布,多多灰色的云团仓皇若被狼追赶的羊群,在颠沛流离的到处乱窜,它们在奔跑中带起了阵阵凉风,席卷着刚刚泛出绿意的大地,本来是初春好时节,却被这一股子冷风给抱了团儿,冻得人心慌慌,好像冷酷的寒冬依旧留下了一个小尾巴,在纠缠着人们的心,让本来到处充满绿色的原野上洒下了一层阴霾。本来晒谷场上应该空无一人的,农忙的季节,不是挑担子,就是落坑子,下种、松土、上肥都要忙的乡人们嘀哩咕噜的连轴转,可如今却不得不放下手中的家伙,集结在这里,听着一群都城里出来的衙子的话,不能妄动。一个身穿枣黑色长衫,脚踏镶边黑布靴,头戴八角领圆帽的官服,骑着高头大马皮肤白嫩长相尖刻的青年男子,拿出了一张镶了黄边的白纸,对他周围站立的一群乡人念道:“奉天承运,裕皇诏曰:今北安国无辜犯我疆域,烧杀抢掠,无恶不作,令北疆无辜百姓深受其害,为抵御北安国仙军入侵,特次征召春彰乡所有年满十五岁青壮年男子至安阳郡边疆修筑法阵!凡有年满者立刻到此候命,即日出发,不得有误!违此令者,斩!”青年男子最后的斩字音还没落下,原本还在安心静听的众人顿时炸了锅,他们的脸上充满了吃惊和不可思议,“怎么可能会要所有人都去!那乡里岂不是没什么种地的人了么?”“哎呀,这么说我也要去啊!我得给家里老婆先打个招呼!”“二妮儿,我看来了也要去了,你要照顾好自己!地先不用种了,等我回来弄!”“呜呜呜……我不想去,我……我妈妈还在生病呢……”……尖刻男子无视了下头一众百姓的聒噪之声,将手中纸卷放入怀中,低头俯视所有春彰乡的乡人,他的目光冷峻如冰,看向这些即将带走的乡人如同老鹰在看向自己的食物,继续说道:“春彰乡的各位,你们也听到了,裕皇的诏书在这里,我今儿劝你们凡是符合条件的速速到这个场子上集合,乖乖的跟我走,倘若有人想私下里逃走或是躲藏,一旦被我们抓住,那人的脑袋,可就别想再要了!都明白了?”他面前的老百姓依旧互相的低头自语,不为所动。“行啊!你们没听到不是,好,那就别怪我行风卫不客气了!来人,去,挨家挨户的搜,把所有男的都赶到这里来,一个也别拉下!”尖刻男子将右手扬起,往前方猛地一指,他周围突兀的就出现了很多和他同样装束却多了一件斗篷的官差。这些官差有的骑马,有的步行,他们手中尽皆拿着长刀,在得到这男子的命令后,一个个如狼似虎的冲向春彰乡的各个角落,似是要把这小小的地方当成他们的狩猎场。不过一柱香的功夫,许许多多年龄各异的父老乡亲就被这些穷凶极恶的行风卫官差带到了晒谷场,被他们拿着刀看守在了场地中央!一旦有人被带来,那尖刻男子都会拿出一个白色的玉简,在此人的脸上晃一下,一个属于来人面容资料的信息顿时浮现在他面前“张继生,今年26,带走!”“李二牛,今年35,带走!”……有了这个玉简,没有一个春彰乡的乡人能他的手中逃出,除了那些出门在外的。也就过了几炷香的时候,便再也没有什么男子被带过来了,似乎春彰乡的男性乡人已经全都带了过来,哪怕是一个年岁不小的老头以及重病在身的病夫也没能逃过他们的魔掌。“春彰乡乡人七百五十六,符合条件者五百三十一,实到五百零一,嗯?另外三十人呢?”尖刻男子厉声问道,“回大人!有二十九人出门在外,暂不在家中,唯有一人……”一个旁边的行风卫马上循声回道,“他怎么了?”尖刻男子询问道,“他……他拒不出来!”“什么?拒不出来?”尖刻男子显然被这句话给惊讶住了,连声问道:“你说他拒不出来?哟呵,真是好大的胆子呀!敢反抗裕皇的诏命?左右,与我同去看看什么情况!我蓝如玉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抗命行事的!哼!”尖刻官员蓝如玉一马当先,带着众多手下往那边赶去,很快,便来到了那个叫纪兴的乡人所住的草屋门前。就在他座下骏马的马蹄刚踏入到草屋门口栅栏的那一刻,一个同样服饰的官差突然从草屋里飞了出来,冲着他的马就撞了上去,其速之快,宛如一个人形的炮弹。“啊!我的马儿!”蓝如玉惊呼起来,来人的死活他并不看重,他看中的是这匹行风卫总督统萧行章赐下的青斑玉龙马!好在旁边突然多出了一只手,替他解了围,将飞出来的行风卫官差给稳稳的接住了,这只手对来人的撞击力判断的极准,很轻易便拿捏住了他的衣领,并顺着方向将人来了一个翻转,卸去了那股巨力,并将其放在地上,使蓝如玉的宝马躲过了一劫。那飞出来的行风卫官差似是受到了巨力的冲击,他脸色煞白,鲜血从口中不要钱死的往外流,身上破破烂烂的满是灰尘,帽子和刀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被接住的时候已经昏死了过去,眼见的是不活了!可就算他被接住了,青斑玉龙马还是被惊到了,嘴上发出惊恐的嘶鸣,两条前腿更是高高的竖了起来,一个后仰跃身,直接把蓝如玉给甩飞了出去。这一下来到太突然,蓝如玉也没有什么防备,加上他身子细皮嫩肉,从来没练过什么武,自己养尊处优,哪会想到如今的遭遇,一下子被青斑玉龙马甩出去老远。“啊——”一声尖叫划破长空,蓝如玉被这股强大的跃马之力摔在地上翻出了一个大跟头,然后面部着地,在地上直接滑行了数丈,再也站不起来了。“蓝风卫!蓝风卫!……”马上周遭的行风卫官差就来到了蓝如玉的身旁,将他搀扶了起来。当蓝如玉起身的时候,他的形象真心已经惨不忍睹了,头上的八角领圆帽被他直接甩到了哪里,枣黑色长衫成了土黑色长衫,这些都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他那本来白皙洁净棱角分明的面容,被地面划出了数道灰黑色的血色条纹,一张好好的脸面,已经被灰尘和划痕布满了,看着令人忍俊不禁。“啊……啊,不管你是谁,我都要把你碎尸万段!今天,谁也救不了你!”蓝如玉恼怒地把周围人的手给推了出去,从地上站了起来,指着这间茅屋道:“我要把你全身的骨头一寸一寸的打断,还不让你轻易的死去!我……我要让你尝遍无尽的酷刑,我……我要你死!你们都在干嘛呢?还不给我上!”蓝如玉真是气疯了,作为行风卫大统领萧行章手下的红人,他不管去到哪里,遇到什么人,无一不是对着他恭恭敬敬的,大气不敢出一口的,唯有这荒村僻所不知道从哪里滚出来的无知匹夫敢来冒犯他,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行风卫的这些手下自然不敢怠慢,纷纷从腰间将长刀抽出,把这个小茅屋给围了起来,很快,这个包围圈越来越小,特别是门口的两个人,他们的长刀已经伸到了门里,而旁边还有一个官差,站在了小屋的窗户口处,随时准备从其而入,一切蓄势待发。他们彼此眼神一对,互相点了一头,下一刻几个人同时从大门和窗户一起窜了进去,他们的身影快若疾风,手中的刀更是恍若惊鸿,行进的脚步也没有错乱,显然是平时训练过多时的。见到这几个手下冲了进去,蓝如玉才放下心来,把左侧递过来的帽子重新戴到脑袋上,又将双手伸进右侧的脸盆里开始擦洗起自己的面孔。只是他的手刚将一捧清水往脸上擦去的时候,小屋里头突兀的传来了数声沉闷的击打声,伴随着这声音而出的是刚才进入的行风卫们,他们也和第一个被击飞的行风卫官差一般,被硬生生从茅屋里踹飞了出去,所有进去的人,从哪里进去的,就从哪里被踢出来。其中一个官差飞出来的方向竟然再一次是蓝如玉的方向,好像茅屋里头的乡人故意把行风卫的人扔向到他这里,好让他再一次出个洋相。“不……不要……”蓝如玉真心的怕了,里头的这个滚蛋竟然一而再的挑衅自己,这个滚蛋实在是太无法无天了,只是飞来的人影实在太快,他根本躲闪不开啊。“呯……”一声剧烈的碰撞声响起,这个悲惨的行风卫官差出奇的没有撞到蓝如玉的身上,依然被旁边伸出来的手给接住了,可是这一次灌注在这行风卫上的力量比上一次还要大上不少,那只手一时间没能将力量全卸干净,溢出的力量伴随着他的身体撞在了蓝如玉面前的那个青铜盆之上,刹那间一盆子清水全都喷在了他的脸上,蓝如玉瞬间淋成了一个落汤鸡,“啊啊……我……我……”蓝如玉的肺都要气炸了,他的眼睛变得通红,好像一头嗜血的饿狼,身体更是绷得紧紧的,跳起来用手指着刚才两次帮他抵挡的那只手的主人,叫嚣道:“屠高兴,去,给我杀了他啊!还看着做什么啊你!难道你……你不想听萧统领的话啦?”屠高兴正是这只手的主人,同样是一身枣黑色长衫,他穿起来,却没有了那股子官味儿,因为一道深深的刀疤从他左边的太阳穴处直接划到了他右边的嘴角处,好在这刀疤好像很是刻意的避过了他的眼睛和鼻子,但这样看着还是很恐怖,加上他密密麻麻的络腮胡,深邃的双眼,一副嗜血彪悍的气息凌然而显。他没有一开始就上前动手,不是因为不想听萧行章的号令,而是从第一次接住飞来之人的时候就知道——对方是个高手!
展开全部
霸天元帝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