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ng88夜玲珑 类型言情 字数319096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下载《邪王狠点爱:多情契约妃》
邪王狠点爱:多情契约妃精彩试读
这一年,梦兰大陆的雪季来的早了些,接连七八天的大雪,给南阳国都金华城披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外衣。清冷的早上,随着“吱呀”一声闷响,厚重的城门缓缓向两侧开启,在外等候了整整一夜的送亲队伍中终于进了城。若不是南阳国焰王尉天殊要迎娶玄冰教圣女傅泫歌为妃的消息早就传遍了大街小巷,估计没有人相信这就是送亲的队伍。因为,这个远道而来的送亲队伍看上去很是奇怪。所有的马都是白马,所有的车都是白木,所有仆从都头裹白巾,身着白袍,只有袖口和左胸绣有冰蓝色飞鸟徽标。就连位于车队中央的那辆最大的马车,车篷也是白色的暗纹布料所制,四角垂着蓝色的飞鸟雕饰和月白流苏,厚重的车帘上印着一只巨大的冰蓝色飞鸟,正是梦兰北境玄冰教的教徽蓝冰寒鸟。白与蓝,是北境玄冰教的标志色配,然而在南阳国,却是丧葬色,预示着大大的不吉利。车马经过中央大街,很快便引来了很多热心观众围观和议论。一路的坎坷艰辛,一宿的寒冻彻骨,百姓的肆意啧舌,似乎都在预示这场联姻的不和谐。此时,坐在马车中的傅泫歌,历经半月之久的长途跋涉,早已是一脸疲倦和憔悴,她双手紧紧扣住身上的狐裘,又是一阵激烈咳嗽后,嘴角沁出了一丝血,面色变得极度苍白。幼年时受过太多苦难和折磨,她的身体很不好,心疾、喘症、寒症……数病缠身。加之临行前,又在玄冰教万年寒池中整整泡了三天三夜,如今的她,五脏六腑都透着寒气……这次远嫁,对她的身体是个巨大的挑战,能活着撑到金华城简直已是奇迹,这让她不禁想起幼时一个算命先生曾说过,她的命不是一般的硬,历经天地间险象万千,皆能平安无事渡劫。“又度过了一番劫难,看来我的命真的是很硬……”傅泫歌兀自自嘲了一句,艰难地起身,挪到药匣子旁边,拿起一个白色小瓷瓶,倒出一粒红色药丸放入口中。“禀报圣女,南阳皇宫已经派来人,说要直接把您迎到焰王府。”车外有护卫报道。“不到使馆?直接到焰王府?”对南阳国如是安排,傅泫歌略感诧异,不过历经过生死磨难的她,早已习惯了对命运的嘲弄逆来顺受,南阳人的小小摆布又算得了什么。傅泫歌嘴角牵出一丝苦笑,对帘外道:“也罢,启程去焰王府。”……“焰王殿下,您先留步,待我禀报陛下……哎呦……”守在玉曦宫门口的魏公公,试图拦住一言不发就要冲进殿门的焰王,却被魁梧的焰王一把推了个跟头,失足滚下了台阶,一身老骨头都快被摔散架了。魏公公爬了起来追着焰王,惊慌失措地喊道:“殿下,你不能这么带着武器进去啊!枪,枪……陛下,陛下,焰王觐见!”焰王把手中长枪咣铛一声仍在殿门口,怒气冲冲推开了殿门。老皇帝正在与宠妾玉美人喝酒赏乐,看到尉天殊满身怒气向殿内大步走来,十分惊诧。尤其是玉美人,她已有听闻,皇子尉天殊在民间流落了二十年,刚刚被南阳帝召回皇宫不久,便被册封为亲王,而这个来自民间的皇子,性情冷僻孤傲,极不喜欢宫里的规矩。当看到焰王怒目凛凛,如一头发怒的雄狮向着酒桌走来的时候,玉美人吓得花容失色,挪缩着躲到了皇帝背后,紧紧缠住了他的胳膊。南阳皇吃惊归吃惊,却并不生气,也未因儿子的无理发怒,他略一沉眉,便平静地遣退了身边所有人。等到只剩父子二人的时候,老皇帝才起身走上前来,满目慈爱地看着眼前的儿子,开口轻声问他:“殊儿,你不回府中见你的未婚妻,来这里干嘛?”那样子,显然放下了高高在上的君主威仪,完全就是寻常父子间的问话。尉天殊心中虽生气,却最看不得老皇帝这幅煽情的模样,刻意避开了他的目光,带着些愠色回道:“父皇明知故问,玄冰教那个圣女,我已经明确拒绝过,您为何还要强逼我接受她?”老皇帝闻言笑了,他不紧不慢地俯下身去,拿起玉盏亲自倒了两杯酒,端了起来,递了一杯给尉天殊:“外面太冷,先喝杯酒暖暖身子。”尉天殊双手接过了酒杯一饮而尽,就势跪下:“谢父皇!我与玄冰教血海深仇不共戴天!我不敢奢求父皇能与我同仇敌忾,但请父皇收回成命,把那女人遣送回去!”看着儿子一副急躁而固执的模样,老皇帝摇了摇头:“不可以!不能送回去!你必须得娶她!”尉天殊也不示弱,站起身来,从腰间解下那把象征焰王权力的皇家佩剑“火吻”,双手举过头顶,跪呈给南阳皇:“父皇若不收回成命!孩儿请求脱离皇籍!”见眼前这个臭小子给他整这手,老皇帝也有些长气,挑起眉毛,撇着嘴轻哼了一声,暗骂了句:瞧你那没出息的样,不成器的东西。不再理会跪在地上的尉天殊,老皇帝背起手开始在大殿里踱步,一边踱步一边琢磨,过了好一会儿,忽然回头问尉天殊:“殊儿,你今年是二十岁了吗?”“是。”尉天殊依然举着剑,一脸肃然。皇帝靠近他,压低了声音,又问:“还没有行过男女之事吧?”听闻此言,尉天殊脸刷得一下子红了,他尴尬地点了点头,疑惑地看着老皇帝,不知道他为何突然问这个。老皇帝移开了目光,老脸上闪过一丝稍纵即逝的神秘。他叹了口气,再次回头看着儿子的时候,神情突然变得悲凉,看向他的眼神里也带着明显的痛:“看来,为父只能告诉你实情了。”尉天殊不禁愕然,不知道南阳皇所说的实情又是什么,边等待他说下去。只见南阳皇清了下嗓子,接着道:“你自幼中了火毒,只有与玄冰教圣女结合才能得救!否则活不到二十五岁。为父问过廖神医,三年的时间,应该能治好你的毒。所以,就算与玄冰教有不共戴天之仇,你也要坚持和傅泫歌三年的婚期……。”听着听着,尉天殊便皱起了眉头,他觉得皇帝的话实在是难以置信,他盯着老皇帝的眼睛看了一会儿,认真地问道:“父皇,你是不是在骗我?”老皇帝一瞪眼,严肃道:“人命关天的事,为父怎么会骗你!”尉天殊却依旧满目狐疑:“那我怎么从来不知道自己中了火毒?我的身体也从未感觉到异常?”“你不知道,那是因为中毒时你才刚出生!”
展开全部
邪王狠点爱:多情契约妃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