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棺见喜:鬼夫难自控 "本以为上天眷顾成为豪门儿媳。 谁知。 进入尹家祖宅七天。 噩梦连连。 一帘春梦下,我竟失身于…… " 标签: long88 豪门 鬼夫 婚恋 暧昧 言情
long88不如晴天 类型悬疑 字数1440375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下载《开棺见喜:鬼夫难自控》
开棺见喜:鬼夫难自控精彩试读
“倪默尔……这名字真好听。” 朦胧当中,我隐约的听到一个冰凉的声音,不过那声线却是让人觉得很舒服。 “是……谁?” “尹萧溯,你要记住我的名字。” 回应我的除了那霸道的言辞之外,还有耳畔湿乎乎的鼻息,以及在我身上上下游走的手。 那种抚摸很舒服,让我的每一寸肌肤都得到放松,可慢慢的,我觉得有些不对劲。 身体仿佛被电流充满了一下,让我猛然惊醒。 是谁?有人在侵犯我,我坐直了身子,从睡梦中苏醒过来一颗心扑通扑通的恨不得跳到嗓子眼。 “谁在房间里!” 我下意识的抓起单薄的被子,遮住胸口的春光,警惕的环顾了一圈,可房间里除了我,连个鬼影儿都没有。 我稍稍的松了口气,起身拉开厚重的窗帘,外面熹微正弱,不知为何却觉得浑身酸痛,难道说昨晚我做了什么噩梦? 我心里暗暗的想着也许是因为换了一个新的环境,不太适应,所以才会突然惊醒吧。 …… 我叫倪默尔。 在娱乐圈了混了这么多年,却还只是一个三流明星。 这样的情况,对于圈外人来说,肯定是非常丢人。只有我们圈内人才知道,这是常态。 往往,能够站在人前风光的,都是属于极少数。 这种人,九成都避不开潜规则。 而我,因为为人清高,不屑于潜规则,才成了大多数。 为此,我不得不依靠做礼仪模特之类的工作,赚点生活费,维持生计。 按说,我这样的情况,不可能跟豪门有瓜葛。 更不要说,还是释离城尹家,一个顶级的的豪门,在释离城横跨政商两界的巨无霸。 可意外的是身为礼仪的我,却在尹家儿媳甄选大会上跟尹家少爷尹西陈邂逅,得到了一个嫁入豪门的机会。 这也是为何,我会处于这样一个不熟悉的环境当中。 我重新回到床上。 “嘶!” 刚好一阵凉风吹过,让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按说这是封闭的房间,可我去觉得两腿间冷飕飕的。 下意识的,我掀开身上的薄被,却发现床单上一滩鲜红,清晰无比。 刚刚因为太过警惕,完全忽略了自己的身体。 难道说,刚刚那场春梦…… 我羞臊不已,打断自己不要继续想下去。 我可没忘记,自己来到尹家,是为了为期一周的豪门礼仪学习。可这才是第一天晚上,我竟然做了这么一个梦。 此时,天还没亮。但是我却已经睡不着了,担心被人发现我的情况,我只能慌乱的讲床单撤下,趁着夜色扔到了卫生间里。 而后,心中忐忑不安的祈祷,自己能顺利将这一切清洗干净。 或许是因为在郊区,别墅的清晨显得异常寂静。 我刚一打开于是的水龙头,清晰的水流声刺耳无比,让我不由得有些烦躁起来。 不过我可没有时间照顾自己的情绪,此刻已经是清晨了,留给我的时间不多,我必须尽快洗干净昨晚的痕迹。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紧张的缘故,此刻仅仅裹着一条浴巾的我,却觉得清爽的浴室,沉闷无比,以至于我都有些喘不过气。 按说,嫁入豪门这种机会,对于任何一个女孩,都是非常期待的。 哪怕是那些顶级的明星,绝大多数还不都是以嫁入豪门为终极目标。 我现在有了这样的机会,本应该打起精神,全力以赴的。 可是此刻,我整个人却浑浑噩噩的,没有一点精神。 不过我也知道,这样的状态是绝对不行的。 “倪默尔,你一定要振作。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机会,绝对不能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梦,而耽误了自己的机会。” 我对着镜子,不停的给自己鼓劲。一边鼓劲,还一边拍打自己的面孔,希望自己能够清醒过来,不要在脑海中想那些浑浑噩噩的事情。 只是很不巧,正好看到了我脖颈上的一处吻痕。 如果说刚才那只是一场梦,这一出突然出现的吻痕,却又让我陷入了迷茫之中。 而且恰在此时,“哒哒哒……” 一阵清晰有节奏的滴水声传入耳中,我这才发现,浴室的水龙头像是没有关紧,水滴不断的滴落在地上。 看到这种情况,我更觉得奇怪不已。 “怎么可能,刚才我已经关紧了啊!” 我可记得清楚,就在刚才,我已经拧紧了水龙头。 这一点,我绝对不会记错。 而尹家这样的豪门,家里每天都有佣人照顾,更不可能出现水龙头年久失修的问题。 但如此一来,事情就更加奇怪了。 想到之前我那一场古怪的梦,以及脖子上离奇的吻痕,再加上此刻水龙头的古怪,我心中一阵忐忑,带着几分不安的心思,不得不返回浴室。 可是心里,却在扑通扑通的乱跳。 总觉得,这房间里,并不只有我一个人。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我只觉得浴室里突然变得湿气浓郁,让我浑身都有些难受。 不由得赶紧拧紧了水龙头。 直到此刻,一切才重新恢复了宁静。 而我忐忑不安的心思,也随着一切恢复宁静,变得平静下来。 看来,是我想太多了,竟然被自己的一个梦给吓到了。 我心中不禁一阵自嘲的暗笑。 我胡乱的拨弄着自己湿漉漉的发丝,心中暗自好笑。 可是,我要转身的一刹那,就看到一颗血淋漓的人头,仿佛是从天而降,突兀的出现在我面前。 “啊!”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我整个人心神巨震,忍不住尖叫出声。 而那个血淋漓的人头,却仿佛很乐意看到我受惊,冲我咧嘴大笑,桀桀的笑声,恐怖之极。 不仅如此,我清晰的看到她的嘴巴撕裂开来,嘴里猩红的舌头,染满牙垢的牙齿,密密麻麻的如同锯齿,既恶心又恐怖。 那样的场面,要多渗人有多渗人。 顿时,我脑海中一阵混沌,迟疑了片刻,忍不住恐慌的挥舞着手臂,希望能赶走这个可怕的头颅。 可并没有用,于是心一横,闭上眼睛就不顾一切冲门口跑去。 等我到了门口,却发现那渗人的笑声已经消失了,恐怖的人头,也仿佛从没出现过。 我刚要打开房门离开这里。 可就在此时,那人头却再次诡异的出现了。 “别想跑!” 沙哑的声音中夹杂着愤怒的情绪,突兀的在我耳畔炸响。 与此同时,我分明感觉到一团头发死死的缠住我的脖子,将我整个人从门口处硬生生的拽了回去。 而后,那头发将我用力一甩,摔倒了角落之中。 身体和坚硬墙壁碰撞的瞬间,我分明听到了自己骨头骨折的声音。与此同时,一股剧痛传来,让我整个人仿佛要窒息了一般。 此时,失去了反抗能力的我,只能蜷缩在墙角,惊恐的看着那个怪物,想要保持镇定。 但是那恐怖人头上可怕的眼神,却仿佛刀刃一样,在我身上刮过,让我怎么也镇定不下来。 我分明听到,那人头嘴里不停的念叨着:“不公平!这不公平!” 而后,就看到一张血盆大口向我冲来。 因为恐惧,我的神经濒临极限,只觉得两眼一黑,便失去了意识。 恍惚之中,我隐隐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敢对我的女人下手,真是找死!” “你……你是尹……” 模糊的声音传来,可惜我还没听清楚,我就彻底昏了过去。但是在失去意识之间,我却能肯定,那个女鬼恐怕跟尹家有关系。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尹西陈那熟悉的面庞,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我面前。 “尹……尹……尹西陈。” 我虚弱的喊出来他的名字,心中稍有些踏实下来。 至少,此刻不再是我一个人了。 “怎么那么不小心,竟然晕倒在浴室?幸好发现的早!” 尹西陈看我醒过来,小声责怪了一句,手中却端着瘦肉粥,送到了我的嘴边。 看到他温柔的举动,我心中暖暖的,不由得的想到,难道之前救我的是他? 可是看他这淡定的样子,再想到我昏迷之前那个声音,似乎又不是。 因为无法肯定,救我的那个人是不是尹西陈,我决定试探他一下。 “我觉得,这个别墅里,还有别的东西。” 我故意这样隐晦的说出来,就是因为这事情太诡异了。 不成想,他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之色,立刻放下了碗,故作镇定道:“说什么胡话呢,这里只属于你一个人。行了,你现在要好好的休息,明天开始培训,早上我带你去见我家人。不要胡思乱想。” 说罢,他就转身离开了。 因为之前发生的诡异事情,整个晚上,我都觉得异常的煎熬。 虽说嫁入豪门并非易事,但是七天的时间也不算长,不管怎么说,我也要坚持。 想到这里,我开始警惕的盯着四周,唯恐再有什么恐怖的事情出现。 好在,这一次并没有任何异常出现。 而我经历了之前的惊魂,没有休息好,困顿的感觉涌上心头,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默尔,你是我的人,谁也不能欺负你!”
展开全部
开棺见喜:鬼夫难自控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