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暝 她本是雪族东阁阁主的女儿,拥有令人羡慕的天赋,却被发现拥有一双异族之眼,身份之谜层层揭开,最终的真相是否能够接受?而她是要坚守家国大义,还是顺应亲情的呼唤?她究竟是谁,又为何而存在? 标签: 玄幻 异世 言情 女尊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下载《幻暝》
幻暝精彩试读
雪族的千川,是一个没有四季的地方。它终日飘着白雪,宛如巨兽身上抖落的绒毛。在慕雨的世界里,没有出现过白色以外的颜色,银色的长发,素白的长袍,以及永无边际的漫天白雪。尽收于眼底的每一个方向都闪着圣洁的光辉。从慕雨出生至今的十五年里,她所认知的世界就只有白色,她以为这个世界就只有白色。直到那一天,在村子的外面传来族人的哀嚎,整个世界被红色所代替。不会再有比这更绚丽的红色了,它渗进白色的雪里,开始吞噬这个世界。七色的冥力汇聚成的冰幕,在雪地的上空交错映现,仿佛五色的烟火,在天空相继响起演奏着一场绚丽的死亡之舞。慕雨一个人站在那一片血红的雪地之中,耳边传来的各种冰柱与水流的碰撞声,震耳欲聋的响彻了整片天空。一种死亡的气息螺旋般的席卷过来,瞳孔里极速放大的冰针,让她本就不太红润的脸更加苍白。身体里的冥力极速旋转,又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在身体里的某一个角落渐渐消失。从小到大她就无法使用任何冥力,明明她拥有着这样纯正的血脉。“快走!”慕凌接下慕雨面前密密麻麻的冰晶。在胸前凝出千万,向那女子暴射而去。慕雨听见刺穿空气传来的尖锐的嘶声,仿佛野兽的低吼。“兵兵兵……”冰晶被悉数挡在冰墙之外。那女子手心一转,巨大的冰墙化作一条通天巨蟒直袭而来。“爹爹!”慕雨的小脸由于担忧而变得扭曲,银白色的眸子渐渐消失了光泽。雪地里不知何时刮起的大风,将地上的雪刮起来。雪还在不停的下着。所以慕雨分不清这漫天飞舞的红雪究竟是来自于空中还是地下。雪地里,不断有人倒下,哀嚎声,撞击声,以及飘落到她手心的红色飘雪。慕雨觉得胃里一阵翻涌。她想逃,却没有力气。“雨儿!”慕凌飞跃过来,挡住了偏射过来的巨大水柱。慕雨被狠狠的推出去,身体暴退。水柱的冲击让他身体里几乎一半的冥力停滞下来,他并没有对那女子立即还击,而是对着慕雨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印。在慕雨的身后便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空间漏洞,而慕雨被迅速送到洞中。“爹爹!”慕雨最后一眼看见的千川,是满身鲜血的慕凌,以及他身边实质化的巨大冥力。这个大陆的实际季节已经到了暮春时分,百花已谢了一回,又争妍起来。浓绿的碧叶里夹着几股淡淡的花香。在这块大陆的北方风还是带着些寒冷的。这种时节出门,一向是最惬意的,它不如初春时寒冷,却开着比初春更艳的花。这个时节的花都是偏阳性的,让人莫名的有活力起来。但有一种花除外,这种花属阴性,却在炎阳之日盛开,叶子刚发芽的时候是金黄色的,枯萎是就会变成素白色。所以它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秋素。秋素的花香是这个季节特有的味道。在这阵阵花香之后,却嗅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少年皱了皱眉头,身后的护卫立即取出了武器。一阵风吹来,打乱了味道传来的方向。少年摆摆手意示他们不要动,只身向丛林深处走去。“殿下!”身后衣着蓝袍的中年男子喊道,他眉头深锁,眼神中透出一股担忧和不满。显然,他不是很满意殿下的决定。少年顿了顿,并未多作停留。身后的一群人虽有不满,却碍于命令,只能呆在原地。再往前走,一阵片的秋素泛着白色。却有一块白色显得突兀。少年走上前,这一团白色竟然是一个银发的少女。少女紧闭着眼,脸色煞白。他蹲下去,低下头,伸手托起少女的脸庞。感觉到下巴传来的异样的温热,慕雨艰难的睁开眼睛。碧眼青发,和袭击村子的人一样,她想到满身是血的父亲。“你是谁?”少年问道。她并不回话,只是愤愤的看着。她没有力气推开他。那个术,不仅施术者要消耗巨大的冥力,就连被施咒者也如经历过生死一样。她感觉到他在唇边的手,低头,狠狠的咬下去。感到手心传来刺骨的疼痛,温热的液体从慕雨的嘴角渗出,他并没有反抗或叫唤,只因他刚刚看到她的眼神。琥珀色的眸子里,闪烁着一种绝望和愤恨,宛如秋日里飘零的落叶。那样子的她,让他想到了最倔强的秋素。他用尽力气把晕厥的慕雨带回他在这儿休憩用的小屋。慕雨睁开眼睛的时候,少年在一旁喝茶。她立即起身,扑了过来。少年抓住慕雨的手腕,说:“怎么,还想咬我?”慕雨盯着他,不说话。“你就是要打我、咬我,也得让我知道是为什么吧!”慕雨还是盯着他,不说话。少年叹了口气,很明显眼前的少女不会任何的冥力,否则她不会用这么蠢的方法来攻击自己。可是,她又是哪里来的,为什么有这么大的仇恨,明知道无用还是要冲上来。还有那一头的银发,也是颇为少见。除了那一族的。少年看着她,眼中充满了好奇。“你不会说话吗?”他问。慕雨没有答话,他看了一会儿眼前的少年。眸子便低下去,少许又抬起头看着他,只是仍旧不曾开口。那样子似乎是默认了这件事。少年放开手中的慕雨:“那我以后就叫你秋素吧!你就呆在这儿,不会有恶人来的!”秋素吃惊的看着他,面露担忧,不知他究竟要干什么!秋素迷惑不解的眼神,让少年误以为她在询问他是谁?“我叫雪尘枫!”雪尘枫冲她一笑:“以后,我会保护你的!”许多年以后,雪尘枫再独自走到这片森林里来,便觉得一阵后悔。看着空荡荡的屋子,他想,他一生做得最错的一件事,就是带她进了宫。
展开全部
幻暝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