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鬼的新娘 我从小身体不好,爹妈为了给我保命,给我认了个鬼干爹。说什么,认神做干爹干妈的太多了,神仙忙不过来。认鬼的只有我一个人,肯定疼我。平平安安长到大,干爹突然就找上门来了,要我嫁给他。什么,我认得不是干爹,是老公?!我的咧个妈啊…… 标签: 12
long88红包女王 类型青春 字数1122164字
总浏览3591 总阅读3399 总收藏990
客户端免费看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下载《水鬼的新娘》
水鬼的新娘精彩试读
我叫秦丢丢,秦始皇的秦,丢脸的……呸!是丢三落四的……呸呸!总之,爹娘就是给俺起了这么一个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名字。性别女爱好男,二十岁,目前就读于某砖科大学。如果认为我只像简介里这么普通,那就大错特错了。你有干爹吗?而且还是鬼干爹。我就有。我出生在一个名叫秦水湾的小山村,尽管这里风景优美,藏龙卧虎,却仍然名不见经传。小时候的我体弱多病,爹娘为了养活我,把我过继给了水湾里的水鬼做干女儿。若是别人家的父母,就会把孩子过继给什么神啊什么仙的。我家的爹娘倒好,把我过继给了一只水鬼。俺爹娘是特别迷信的村里人,每次我拿这事埋怨他们的时候,他们都会狠狠地责骂我。说什么要不是你干爹,你能活到这么大,你还能站在这里跟俺们抬杠。有一次我哭着问他们,人家都拜神当干爹,凭啥就我的干爹是鬼。俺爹娘又说了,说:“拜神当爹当爷爷的多得去了,神哪里有工夫挨个疼。过继给鬼的就你一个,他会只疼你一个人。”就这样,我被他们神一般的逻辑打败了。每到逢年过节放大假,我都会到水湾里给我干爹磕头烧香送纸钱。因为这事,我从来都不好意思带同学到家里玩。又到了放暑假,我赶了火车转汽车,转了汽车坐摩托回到秦水湾。刚到家,累得要死要活的,就想躺下凉快一会儿。俺爹娘却拿来了早就备好的香蜡钱纸,要我去水湾先见见干爹,告诉他老人家,他女儿秦丢丢着家了。我很不情愿,但相比以前小学中学的时候,现在算是好得多了。以前考完试,他们还要我把成绩单烧给干爹看。也不想想,干爹他老人家是水鬼,洋文和数学那些,他看得懂吗?我挎着装香蜡钱纸的竹篮到了水湾边,这个时候太阳正毒。我刚蹲下身,感觉人有些晕晕沉沉,估摸是中暑了。尽管意识到了,但身体不争气,我一头就栽进了水里。我浑身乏力,但思绪很清晰。这下完了,这下真的要见我那素未谋面的干爹了。就在我无力惶恐的时候,水中泛起一抹昏晕。朦脓之间,我看到一团黑漆漆的东西朝我游了过来。我在秦水湾长大,从未听说过水湾里有那么大的鱼。而且,我一直不相信里面当真有水鬼。黑影很快就靠近了我,我还没看清,就被那团东西紧紧卷住身体往下坠。我感觉呼吸越来越难受,意识也逐渐模糊。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彻底沉到了水底,意识也缓缓恢复过来。没想到小小的水湾,下面竟然别有洞天。我躺在一张石床上,上面铺着干净的床单被褥,颜色还挺眼熟。我仔细一想,那就是我开学前,爹娘让我烧给干爹换洗的。这让我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悲哀,高兴在于我当真有干爹,悲哀在于这里有水鬼。我忐忑地环视屋子,里面的陈设很有舒适,好些都是别人家送下来的真品。屋子装饰古雅,让人心旷神怡。看来我干爹并不是暴戾的恶鬼,从品味就能看得出来。估计是个慈眉善目的老头,我顿时就联想到了寿星公公和土地爷爷的模样。“你醒了?”一个磁性悦耳的男声从外屋传来,听上去很年轻。我愣了一下,难道这里还有两个鬼,是干爹的儿子?我没有立即回话,只见一个青年男人从外屋走进来。他身穿一袭白衫,青丝银冠,肤白如脂,剑眉星目。宛如古画中走出来的人物,美不可言。也不知道是我胆大还是没出息,就因为他长得俊美,我竟然一点儿也不畏惧他。“秦丢丢,你今天来见我,是准备好了吗?”他问。我茫然地望着他:“啥?”“嫁给我,做我的新娘。”他说。“等会儿,我只是一不小心掉……那个,不是,我是来见我干爹的。我干爹是水鬼,你,你是什么人,认识我干爹吗?”我结巴道。“我就是你要见的水鬼。”他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不需要干女儿,我也从未答应过你爹娘收你做女儿。我庇佑你,是要你成为我的新娘。女儿的话,我可以让你生给我。”我忙举起右手,手心朝向他,示意他打住。“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逗了,我干爹怎么可能长成你这样,你也没比我大几岁吧?”“你的想法不重要,既然来了,就跟我成亲。”他说着就朝我走了过来。我吞了吞口水,心口砰砰直跳。我是个有原则的人,绝对不会因为美色而屈服。再说了,万一是障眼法,他是鬼,变美变丑都可以。万一成亲以后,他恢复了原来的丑样子怎么办?等等,美丑都不是重点。重点是他肯定不是人,我们才初次见面,他的底细我都还不清楚。再说了,我现在什么情况我都不知道。我是不是死了,我久久未归,爹娘他们该着急了。“喂,我们都还不认识吧,怎么可以和陌生人成亲?”我说。“你的一切我都了解。你小学到高中的成绩,你爹娘每次训你的话,你几岁开始发育,什么时候生理期,包括你身上的痣,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他的语气很平静,这些在我听到都羞得恨不得钻地缝的话,他竟然能够像背书一样毫无感情地说出来。“可是,我对你一点也不了解,连你叫个啥玩意儿都不知道。”“我叫秦水修,是秦水湾的水鬼。25岁死于明朝年间,至今整好五百年。”他顿了顿继续道,“现在你也认识我了,可以成亲了。”我蒙了,他还真实诚,这算哪门子的认识。“不,还不行,哪有第一次见面就成亲的?”我嘟囔着说,“就算是相亲,也还要磨合吧……”“在我们那个年代,夫妻成亲之时,大多都是第一次见面。”他说。
展开全部
水鬼的新娘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