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灵异先生 自古东北就多奇人异士,像什么阴阳术士,出马仙,驱魔人,这些虽然名气很大,但是本领却都是有限的。有种职业大隐于市,他们凌驾于一切职业之上,知晓的人,亲切的称他们为—灵异先生。我叫霍劫,九岁那年,因为我贪玩,害死了我的小伙伴,为了活命,我…… 标签: 12
long88七仔 类型青春 字数1679945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下载《东北灵异先生》
东北灵异先生精彩试读
我叫霍劫,霍是霍元甲的霍,劫是张杰的杰,咳咳,是劫难的劫。为什么会叫这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字呢?因为在我出生那天,我那个喜欢给人看病算命的奶奶给我请神算命。她这一算,心里就是一咯噔。说我是冤死鬼转世,命中带劫,会克死父母,而且还活不过九岁。为了让我活的长久一些,奶奶给我改变了命理,取名霍劫。其意是消减灾劫。我第一次见鬼,是在我九岁那年。那时我还在上小学一年级,放暑假,我被姥姥接到了乡下。一到乡下我很快就成为了村里的孩子王。记得那天我和几个小伙伴一起去抓野兔,临近傍晚的时候,我们又发现了一只又肥又大的野兔,远看就像一个小猪崽子那么大,可惜的是那货是个老江湖,个头不仅大而且速度还飞快。不一会儿就甩掉我们,眼看着这只香喷喷的野兔就要跑掉了,我们岂会就此罢休,招呼表舅家的大黑狗,在后面穷追起来。跑了一会儿,我们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汗流浃背的,跟着大黑狗在一处离村子很远的一处坟地停了下来。孤坟上面没有墓碑,而且上面荒草有半人那么高,倒是野兔藏身的好地方。不过我感觉很是奇怪。孤坟常年无人祭拜,四周为什么圈种了八九根水桶般粗大的桃树呢?大黑狗汪汪叫了两声后,在坟头前停了下来,围着那坟头急着直转圈。我扫了眼那座坟头有些害怕,指着虎子喊道:“你去瞧瞧。”“我不去,我听我妈说,这片坟地不太平。”虎子摇晃着脑袋,往后退了两步。我瞥了这个臭小子一眼,说道:“你就撒谎吧,我怎么没听说过。我念你是我的先锋将军我先饶了你,你要是再敢故意编瞎话吓唬人,我就把你这将军的职位撤掉,叫你当乌龟。”“当乌龟就当乌龟,我没编瞎话,是真的。我妈说,她有一次赶集回来晚了,半夜12点路过这片坟地,看到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在坟地哭丧,她好奇就喊了一句,一喊那红衣女人就不见了,第二天我妈就病了。最后还是你奶奶给救活的呢!”虎子扯着脖子喊道,虽然一口气说了出来很平淡,不过每次听他妈妈说起他都害怕极了。听虎子说完,我看了看那个满是杂草的坟头。浑身突然有些凉嗖嗖的,恍惚间好像看到对面就跪着一位穿着红衣服的女人,在那里哭哭啼啼。表妹秀儿当时就被吓哭了,哭喊着要回家。住在村西头的狗剩狗蛋两兄弟看到后,哈哈大笑起来,笑我们胆小,一听就知道是骗小孩儿玩的,我们才不信。我没有理他们,起身就要走。见我要走,虎子和秀儿是一百个同意,叫了一声黑子,我们直接扭头回家了。我们三走了一会后,见狗剩狗蛋还没有跟上来,我突然一阵后怕,心里直嘀咕:“这哥俩咋还没回来,不会出事儿了吧!”招呼大黑狗前头带路,我们又跑了回去。到地,只见孤坟一座,空空如也没见着人“完了完了,人不见了。”我慌了,急的原地直摇头。大黑狗那货也不安生,围着我汪汪直叫。“叫你个大头鬼!赶紧上前给我看看去。”听我说完后,大黑狗低唔呼哧了两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要想回村里,只有这一条道,他们要是往回走我们一定能够看到他们,但是我们没见着,如今坟地也没人,人上哪去了?秀儿早就吓得倒了地,哭着喊着抱住我的腿,“哥,狗剩他们不会被那红衣女人抓去了吧?”虎子相对于秀儿这个小尾巴安静了不少,紧紧抓着我的胳膊,愣是没哭出来,看样子怕哭出来被我嘲笑他男子汉大豆腐。“狗剩狗蛋你们两人混蛋,别吓人,赶紧给我出来。” 我怒了,捡起几个石头向坟头那里砸了过去,边说边哭,“你们给我出来。”喊了半天,连个回音都没有。我慌了,暗叫,“这下真的完了,怕是他们兄弟俩真出事了。”周围除了几颗桃树外,就这么一个坟头,难道正如秀儿所说被红衣女人给拽进了坟里去了?当时一想到这个结果,大家都慌了手脚,各自大哭大喊起来。现在正是农忙的季节,大人们都下地干活去了,再者说坟地是在村西头,这是东头离着有好几里地呢!就在我们乱成一团的时候,呵呵哈哈两声响起,两个黑头涂脸的家伙从坟里面钻了出来。正是那狗剩两兄弟。“哈哈你们吓坏了吧,我们这遁地术牛叉不。”兄弟俩齐声说道,拍了拍身上的土冲乱作一团的我们喊道。“牛你奶奶个爪,你们想吓死人啊!”看到两人无事,我的心放进了肚子里,不过憋着的怒气,不吐不快。拿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就朝两人扔了过去。啪!陈狗剩随手将土块抓住,直接一把捏碎,看着还在气鼓鼓的我们,笑道,“哈哈谁叫你们胆子小了。”辞别这两个讨厌兄弟俩后,我就带着还在哭鼻子的表妹和虎子往家走。路上我安慰几句,秀也不哭了。她擦了擦眼泪看着我说,“哥咱们以后别和他们俩玩了,太吓人了。”“不和他们玩了。”虎子也跟着说。走了一会后虎子突然停住了,看着我。“劫子哥你感觉没,这两小子有点不对?”我一怔,看着虎子。“你感觉到那里不对了?”虎子看着我。“就比如说狗剩吧,以前搬个砖啥的还张罗着重呢,现在居然能直接将石块捏碎?我点了点头,向回来的那条路望了一眼。到了村头,辞别虎子,我便带着表妹直接回家了。到家后,可能是玩累了吧,不一会儿表妹就睡着了。我有点饿,在橱柜里翻出个玉米面的馒头,一边吃一边在客厅里乱逛,无意间扫到墙上的日历,发现今个居然是阴历的七月十五。也就是老人们常说的鬼门大开的日子。想起虎子妈妈说的那件事,一种强烈的好奇感突然涌上我的心头。决定晚上偷摸去地坟地瞧瞧,看看能不能遇到那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
展开全部
东北灵异先生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