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婚欲睡:宋少撩妻入骨 她与他原是郎才女貌,不想被迫分开。 当他已变身少将,骑马归来。 她却将变他人妻,心灰意冷。 “君梦,这辈子我都不曾想要放过你!” 他搂着怀里洁白无瑕的她,嗅着她甜蜜的味道。 “宋宗阳,你已经毁了我一辈子的生活。” 一夜春宵他竟足足寻了她半年, 却看到她带着他的种,要出家! 标签: 女生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long88一叶枯草 类型青春 字数696522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下载《昏婚欲睡:宋少撩妻入骨》
昏婚欲睡:宋少撩妻入骨精彩试读
餐厅的包间里弥漫着淡淡的酒香,余君梦微笑着把来人的敬酒一饮而下。明天,她就要订婚了。“恭喜了君梦。”“多谢。”许是酒喝多了,余君梦觉得脑子有些不太灵光,她慢慢站起身,脑子一片混沌,隐隐有些看不清眼前人。“抱歉,我去下洗手间。”女人尽力勾出一个歉意的笑容,然后慢慢往洗手间走,大约真的是不胜酒力,从包间到洗手间的走廊,她看到了无数重影,明明走的是直线,却不经意间总会撞在墙上。至少当那个男人赶到的时候,她就是这么一个状态。很难受。这种难受还在蔓延,不仅是意志上的,还有身体上的,余君梦双手用力撑在洗手台上,可她能清楚地感知到自己的身子在往下滑,好像浑身上下的力气都不属于自己,无论怎么努力,连最简单的站立都做不到。“唔--”胳膊一软,女人的身子向地上摔去。意料之中的疼痛没有降临,她摔进了一个陌生又熟悉的怀抱,背靠着那人,女人看不见他的长相,只能听着男人有节奏的心跳,却是莫名的心安。“宝贝,几年不见,这么着急投怀送抱?”话音未落,男人抱着她的手腕一转,两个人打了个照面,紧接着,在余君梦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个强势霸道的吻已经落在了她的唇上。男人恶狠狠地撕扯着女人的唇瓣,一寸寸攻略城池,急促的呼吸,节节攀升的体温以及女人无辜又迷茫的眼神……“唔--你放开我……放开!”“放开?”搂着她腰的手越发用力,女人觉得自己简直快喘不过气来,腰上生疼,偏偏四肢无力只能把身上的力道放到男人的手臂上,迷迷糊糊中,她看到了一个微笑,冰冷又陌生。“阿奇……”余君梦的意识已经魂游天外了,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在男人的怀抱中从容不迫喊出另一个男人名字的原因。阿奇?男人眸子闪了闪,果然,时间是最经不起考验的。于是,他不由分说直接把女人打横抱起往电梯走。“阿奇--阿奇--”女人小猫一样地拼命抱紧离她最近的冰凉的物体,恨不得整个人都贴上去,悸动和不安喧嚣充斥着女人所有的思想,灵动的双眼早就一片水雾。如果,她不是一边喊着别人名字一边撒娇的话,男人并不会这么生气,事实上他自己都不记得上一次这么生气时在什么年月了,看着女人在电梯里都在不安分地扭动,举止间俨然把他当成了别人--余君梦,你可以的。“亲爱的,睁开眼睛仔细看看我是谁。”在一片燥热中睁开的眼睛,这次不仅是胃,全身上下的每一个器官都在叫嚣着难受,像是投身烈焰之中,每一处冰凉都是救赎。“热……”在无意识地之后,下颚蓦地一疼,男人腾出一只手,掐住她的下颚,逼迫两人对视。好像所有的意识都在这一刻回归,又好像僵硬的大脑什么都没有想起来,余君梦眨了眨眼睛,有那么一刻她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宋宗阳?”像是为了表扬她回答对了问题,宋宗阳单手搂着余君梦,没有松开噙着她下颚的手,奖励似的在她唇上轻吻了一下,只这么一下,立马遭到了女人的反抗。几乎是拼尽了全部力气在反抗,人的潜能果然是无限的,余君梦在这种时候居然能拼着意志调动身上所有的力气,男人本来就不想伤着她,更是立刻松了力道,一来二去,女人竟然挣脱了他的怀抱。只见她沙哑着声音。“你还回来干什么?”三年,这个男人在她的生命中不声不响地消失了三年,在她最脆弱敏感的时候离开了她,而如今,她要订婚了,他却回来了。呵……这时候还回来做什么呢?“抱歉,让你受委屈了。”男人作势就要搂上来,却被女人无情地甩开了,她靠着电梯门,狭小的空间里满是局促,女人咬牙承受着钻心的难受,低着头让人看不清目光。“我原谅你,所以,我能走了么?”“叮--”电梯门也在这句话落下的时候打开了,余君梦根本没有多余的力气独立站着,背后靠着的电梯门打开,她就以一个不能忽略的力道往门后的电梯间摔去。幸好男人即使搂住了她,避免了悲剧的发生。“不能。”她听见男人斩钉截铁的回答。两人的距离挨得特别近,近到余君梦能一根根数清他眼睛上的睫毛,就是这么一个暧昧的距离,却怎么也没法再近一步了。他好像比离开的时候又高了点,也黑了点,曾经那股幼稚的少爷气息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更深邃的感觉她琢磨不清。也不想琢磨清楚。“放手。宗阳,我明天就要订婚了。”她用一种欢快的声音向他诉说着喜悦,也在把他打进深渊。那种温柔的语气,三年前他听过,三年后却不再属于他。它属于别的男人。“订婚?宝贝儿,我还在这儿呢,就想乐不思蜀了?”他承认,三年前他的悄然离开的确是错了,但是三年后的今天他宁可一错再错,有的人能错过,有的人却是永远不能放手的人。宋宗阳搂紧了怀中人,用一种几近虔诚的语气向她宣告。“余君梦,我回来了。这次不会再扔下你了。”充满水雾地双眼,蓦地掉了一滴滚烫的眼泪。连她自己也分不清这滴无端掉下来的眼泪是爱是恨。不过没关系,因为记忆在巨大的冲击中根本微不足道。那堪堪清醒的意识也在这一刻被打回了原形,女人把身上的力道放回了男人的怀里,这男人是谁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说他不会离开。不会像宋宗阳三年前一样离开……“难受--”喉咙里无意识地发出一声琐碎的轻吟。燥热的感觉已经将女人烧了个透彻,她无意识地搂住了男人的脖子,宋宗阳抱着女人往套房里走,任凭她小打小闹的挣扎。“小梦,我真的回来了,这次再不会扔下你了。”这世上只有我有资格做你的丈夫。男人低头在她的锁骨上落下一吻。三年里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的男人,意外的在这天居然睡过了头。身体里比上了发条还要精准的生物钟破天荒的没有出来作祟,以至于男人醒来的时候习惯性地往旁边一搂,搂了个空。几乎是瞬间睁开了眼睛,按照他的警觉度,早该在余君梦动弹的时候就醒来,可是他没有,似乎那变态的生物钟在这个女人面前会自己消失,所有的应激反应也对她完全不起作用。没碰到女人,宋宗阳坐起身,浴室里悉悉索索的声音伴着水声传来,他放下心来,光着上身靠在床上,眯着眼睛盯着于是门口看了好一阵,思绪早就不知道飘到哪里去了。良久,他点了根烟。烟雾缭绕下,扔给自己一个无奈的笑容。“小梦。”一根烟燃尽,男人随便把衣服穿好,站在浴室门口轻唤女人的名字。余君梦好强,这一点他比谁都清楚,昨晚的疯狂索取让她不确定现在浴室里面的人是不是正在从容的洗澡。万一摔倒或者滑落浴缸里--男人不敢再想下去。“小梦?”第一声得不到回应,宋宗阳加重了第二声的语调,生怕里面人听不见似的,他还特意敲了敲门。余君梦有些脱力地坐在浴缸中,即使坐在浴缸中,花洒也尽职尽责的喷着水,不然太安静了,她现在害怕过分的安静。闭着眼想理清纷纷扰扰的思绪,却是越理越乱,最后那些陈年腐朽的记忆被连根拔起,错综复杂的交织在一起。用手指揉了揉眉心,指尖都是颤抖的,不是怕的也不是疼的,第一次早在三年前就给了这个男人,如今剩下的更多是心慌,不知道如何面对的心慌。就在这个时候,她听见了男人叫魂一样的声音。第一遍,她懒得理,闭着眼睛假装听不见。第二遍,男人的语气一变,她比男人自己都熟悉自己,闭着的眼睛倏然睁开,终于在男人决定破门而入时给了个回应。“滚。”“……”一门之隔,门外的男人又好气又好笑,敲门的手指还停留在浴室的门上,有些滑稽,又有些不可名状的无奈,他固执地用手指在门上有规律地敲击了几下,再得不到什么回应的时候,男人垂下了手。嘴角的弧度没有垂下。“用不用我来帮你?”隔着门,宋宗阳一身痞子气息暴露无遗,他当然提前就知道答案,却总忍不住想逗逗余君梦。好像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发生,好像他们两个还在大学时代,好像他们还彼此相爱……余君梦没有回应,她懒得回应,也不屑回应。在她看来,如今回来横插一脚的宋宗阳,早就和当初那个学长判若两人了,如果是当初的学长,现在只怕会坐在宾客席上祝福她了。一大早爬起来的时候,她还是没忍住偷偷看了那个男人好几眼,也就只是那么几眼,用光了她所有的恻隐和温柔。
展开全部
昏婚欲睡:宋少撩妻入骨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