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嫁诡事 一件红嫁衣,一口石棺下的墓穴,为了揭开古风村人死亡之谜,我在一个个诡异离奇事件中,艰难跋涉着…… 标签: 热血 爽文 灵异 悬疑
long88枉凝眉 类型悬疑 字数1528940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下载《阴嫁诡事》
阴嫁诡事精彩试读
我叫关一山,十四岁那一年跟小伙伴强子贪玩,烧了一座坟头上的红嫁衣。强子死了,我也高烧不退,奄奄一息之时,被村里的阴阳先生秦半仙所救。也是从那一天开始,我被秦半仙给带离了村子,到城里开了一间丧葬用品铺子,外带给死人出黑和看邪门病。五六年的时间里,我没少跟秦半仙四里八乡的跑,同时也学了不少的阴阳本事。用秦半仙的话说,我天生就是吃死人饭的,因为我的命理缺二两。所说的命理缺二两,指的是我七个月出生,是个早产儿,天生阴气就重。我一天天的盼日子,盼着六年期满,我好回家看我日夜思念的爹娘。同时心里也忐忑,忐忑秦半仙所说的,六年之后,那坟包下的厉鬼,还会来向我讨阴债的事。我也背后问过秦半仙,那坟头下究竟埋着个啥人,可秦半仙就是不说,但肯定是个女人。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过去了,就在这六年之期将满的时候,突然的一天早上醒来,秦半仙留下一封书信走了。书信上寥寥几个字:看好铺子,有缘再见!我傻了眼,看着那封书信,这算算日子,离六年之期还有小半年,我也只好消停的在铺子里待着了。就这样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这一天晚上,我正打算关铺子门的时候,从门外颤颤巍巍的走进来一个老头来。老头进门就问有没有红寿衣。我一听,晃晃脑袋说没有。寿衣都是黑色,哪里会有红的。红色是阳气最烈的颜色,给死人穿红寿衣,那非整诈尸了不可。听着我说没有,老头很失望的叹了口气,颤颤巍巍的走了。看着老头那颤颤巍巍的样,我也只当老头人老糊涂,跑到这里瞎问,也就没当回事。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等着第二天帮黑天时候,那个老头又颤颤巍巍的来了。进屋还是那句话,问有没有红寿衣。看着老头又来买红寿衣了,我不禁上下打量了老头几眼。老头浑身上下一身黑,腰背弯驮,脑瓜顶通红,几乎都快没有毛了。脸颊黑而消瘦,一双浑浊,类似于死鱼一样的眼睛有点呆滞,看年纪得有八九十岁了。“老人家,没有卖红寿衣的,你这是要买给谁啊?”看着老头那样,我好心的问了一句。也许老头是给自己预备寿衣,只是人老糊涂了,把黑色给说成了红色。“给我孙女……嗨,这咋还买不着了呢?”听着我问,老头打了一个嗨声,颤颤巍巍的又出去了。“给她孙女?”我叨咕着,目送着老头走远。就这样等到了第三天傍晚,那老头又来了。看着老头又来了,我很无语的摇摇头,也就打算直接告诉他没有了。可是这回出乎我意料的是,老头竟然直奔一堆纸扎人去了。“你能帮我扎一件红寿衣吗,不过要跟我孙女身材相称,要不然我孙女该不高兴了!”老头手拿那些个纸扎人说道。“这……我还真没扎过红寿衣,不过倒可以试试。”我一听说道。“嗯,那你跟我回去吧,先给我孙女量量尺寸。”听着我说可以试试,老头竟然喊着我跟他去。“这……恐怕是不行,这玩意没啥准确尺寸,大概是那个意思就成。”我一听,这老头是真糊涂了,竟然让我去给死人量尺寸。“我孙女爱美,不量尺寸哪成,年轻人,你干的就是这死人的勾当,答应死人的事不算数,是会遭报应的。”听着我说,老头竟然眼珠子一瞪,整出来这么一句话。“你……你是哪的人,咋这样子说话,我好心想帮你,你反过来咒我。”我一听,有点不顺耳了。“古风村的,走吧,跟我走一趟,快六年了,我孙女都快等不及了。”听着我说,老头颤颤巍巍的往出走。“古风村的……快六年了……大爷,你古风村谁家的,我咋没见过你?”我一听,有点蒙圈。我打小在古风村长大,咋没见到过这老爷子。另外他说他孙女都等快六年了,啥意思,一个人死了,六年没穿上装老衣裳,没下葬?“你不去是不是?”老头走到门口,突然很诡异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出去了。“这……”看着老头诡异眼神,我追到门口一看,黑蒙蒙的夜色里,哪里还有老头的身影了。呆愣愣的站在铺子门口好半天,我绞尽脑汁的想,也没能想起来,在我们古风村里有这样一个老头。就这样一晃几天过去了,老头再也没来,我也就把这事给放下了。这一天晌午,我正坐在店铺门口晒太阳呢,突然急匆匆跑回来一个人来。“一山,你在这呢,可是让我好找,快,快跟着刘叔回去,村里出事了!”随着那个人跑过来,对我着喊道。“刘叔……真的是你啊,五六年没见了,你还好吗,村子里出啥事了?”我一见是我们古风村的村长刘福,是热情的起身打招呼。“挺好的,只是最近几天村子里不太平,都说你跟这秦半仙学了不少本事,快跟着我回去看看吧!”刘福上前拉我说道。“村子不太平,咋了,我爹娘还好吧?”我一听惊问道。“好好,他们都好着呢,村子里最近离奇死了几个人,都是死在了村外后山上,看着像是被啥给咬死的,大伙说是出了邪祟,这才想起来找你。”村长刘福一听说道。“后山……咬死的?”一听说在后山,我这心里咯噔一下子。当初自己跟强子出事,不也就是在那后山上吗。“是后山,你先回去看看再说,都死了三个了,基本上一天一个,大伙都吓坏了,照这样下去,不到一年,咱村可就要灭村了!”刘福是拉起来我就跑。“好好,刘叔别急,我关好铺子,拿点随身用的东西。”我一听,也顾不得啥六年期满不期满的事了,是锁好房门,提拎起背包,跟着刘福走了。“刘叔,你最近见到过我师父秦半仙吗,他回没回村里?”随着刘福坐车,我问道。“没有,自从秦半仙带着你离开村子,我就再没见到他。”听着我问,刘福说道。“奥奥,那咱村有没有一个八九十岁,孙女死了六年还没有下葬的老头?”听着刘福说师父并没有回村,我接着问道。“老头……咱村就一个常三爷是你说的那岁数,可人家孙女活的好好的呢!”刘福一听说道。“嗯!”刘福嘴里所说的常三爷我知道,是古风村的老村长,为人耿直,很受村里人爱戴。就这样一路跟随刘福回到了村里,一进村头,就看见了在家门口张望的爹娘。“爹,娘!”看见爹娘了,我狂奔爹娘而去。“一山!”看见了我,爹娘也从院子里跑了出来,一家人相拥在了一起。“一山,六年期没满,你师父答应让你回来啊?”随着抱住我,爹爹擦抹着眼泪说道。“师父他走了……应该没事吧,村子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不可能不回来。”我一听说道。“啊……那不行,一山,你快走,当初秦半仙说的明白,不满六年,你是绝对不能回村的。”爹爹一听,起身往出推我。“爹,没差几个月了,再说我跟着秦半仙学了不少本事,不怕啥厉鬼了!”我一听,安慰爹爹道。“这样啊……那成,快进屋,让你娘给你做好吃的。”爹爹一听,激动的拉着我进院。就这样,娘做了几样我爱吃的小菜,也没让村长刘福走,几个人围坐在桌前吃饭。“爹,刘叔,村里到底出啥事了,咋看出来人都是咬死的?”随着喝酒吃饭,我问道。“嗨,一会儿吃完饭,我带你到小庙后院看看就知道了,死那几个人都在那停尸呢!”刘福一听说道。“可怕啊,一山,接连三天,一天一个,今个还不知道会咋样呢!”爹爹一听,满脸惊恐的说道。“人都死在了后山……,是当初我跟强子惹祸的那个地方吗?”我一听问道。“不是,就在后山头上,一山,你记不记得后山头有一块巨石,尸体都是在那发现的。”刘福一听说道。“三个人都死在了同一个地方?”我一听,惊疑的一声道。正问着呢,突然就听到外面一声喊“村长,不好了,张家二柱子不见了!”“完了,又出事了!”刘福一听,是撂下筷子往出跑。“我不是告诉大伙,没事少出门吗,这咋又出去了?”随着跑出去,刘福气急败坏的喊道。“不知道啊,村长,不会又是在那后山上吧?”前来喊刘福的村民满脸惊惧的说道。“走,带上家伙事去找。”听着村民惊惧的喊,刘福回头看了我一眼,大步的往出跑。我一听,也赶紧放下碗筷,提拎起背包跟着往后山上跑。等跑到后山头上的那块巨石跟前一看,我不禁被惊吓住了。一具满大襟都是沥啦鲜血的尸体,正触目惊心的仰卧在那块巨石上呢……
展开全部
阴嫁诡事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