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火绵绵 刚生完孩子,竟被陌生人强迫在车上…… 标签: 婚恋 宠文 宠婚 long88 复仇
long88芒果西米露 类型言情 字数309965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下载《婚火绵绵》
婚火绵绵精彩试读
因为一碗童子尿,我被婆婆害得流产。自打我怀孕,婆婆就变着法子给我整偏方,为的就是生个男孩。而这一次她居然变本加厉,怀孕六个月了,她还端着童子尿让我喝了,说这样保证生男孩。性别早就定了,我当然不肯喝,挣扎之间我被婆婆推倒在地,双腿之间立刻涌出暖流。在婆婆的咒骂中,我被送进医院。得知流产的是个女孩,婆婆不但不自责,还怪我没喝那个童子尿,要是喝了,这就是个男孩了。而我的丈夫则是一脸铁青的坐在一旁,开口便骂我是扫把星,将霉运全部都带到了他家,克没了他儿子,还气坏了他妈。我被他气得全身颤抖。当初怀孕的时候,我问他喜欢女孩还是男孩,他信誓旦旦地对我说,只要是他的孩子,他全都喜欢。但后来,他妈妈执意逼我尝试各种偏方生儿子的时候,他却一言不发,默许他妈所有的荒唐行为,全然不顾当初对我的那些承诺。而现在,他也没有任何对我和死去女儿的关心,反而全都是埋怨。想到那个夭折的孩子,我的心痛的像是撕碎似的,眼泪也像是开闸的流水一般涌了出来,根本止不住。见我哭,婆婆便气急败坏的大吼着:“你一个连儿子都生不出来的女人还好意思哭?”说罢,她便直接瘫坐在地上,哭天抹泪的喊着:“穆阳啊,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我还指望着你传宗接代,你这个媳妇试了这么多偏方居然还生了个丫头片子,你要我怎么去见你那死去的爹啊。”她这个泼妇的模样,顿时让我觉得有几分委屈,我皱着眉头,不悦的开口道:“妈,不论男孩还是女孩都是我和穆阳的孩子啊,你怎么能这样说呢?”“啪”的一声,林穆阳狠狠地一巴掌便扇到了我的脸上。他的力道很大,打得我直接偏了头,牙齿咬到嘴唇,鲜血从嘴角溢出,腥甜的血腥味道弥漫了整个口腔。“你这个有娘生没娘教的贱人,居然敢顶撞我妈?我妈辛辛苦苦把我养这么大,说你几句怎么了?当初我真是瞎了眼,才会娶你这个丧门星进门。”他这恶毒的话,像是利刃一般贯穿了我的心脏,痛的让我窒息。结婚三年,我像是第一次认识眼前的男人,我望着他,满眼不可置信:“你妈妈为了让我生儿子,逼我喝童子尿,这样你还觉得她做的对?”林穆阳听了我的话,睨了我一眼,回答的理直气壮:“我妈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人家别的女人都能生儿子,怎么就你不行?还不是因为你自己不争气!”他的话,让我气结,声音因为愤怒而有些颤抖:“林穆阳,你念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吗?你怎么也会和你妈一样重男轻女呢?”“我们家九代单传,娶你就是为了传宗接代,而你现在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还有脸质问我?”他的态度让我万念俱灭,几乎是用尽全力的才吼出了一句滚字。林穆阳看着我还没来得及出声,一旁的婆婆便猛地扑过来,一把揪住我的头发。恶狠狠的咒骂着:“你一个连儿子都生不出来的废物,难怪小时候亲爹亲妈都要扔了你。也就我们家倒了霉,娶了你这么一个天煞孤星,让你白吃白喝我们家这么多年,现在居然还敢骂我儿子,我弄死你!”头皮传来剧烈的疼痛,让我下意识的胡乱挣扎了一下,谁知,婆婆居然失足摔倒。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林穆阳便一把扯住我的衣领,随即抬起脚,狠狠的朝着我刚刚动完手术的肚子踹来……他这一脚又狠又重。我刚刚才缝合好的伤口因为他这一下,又渗出鲜血。源源不断的血浸透了病号服,我也痛的五官变得扭曲,声音都开始抖颤:“林穆阳,你……快去帮我叫医生啊。”而婆婆和他显然是被我这满身是血的模样吓到了。婆婆先反应过来,当机立断的对我说道:“我告诉你,你是生是死都不关我们的事。任何的手术费和治疗费我们林家都不会出的,你从现在起和我们家没有任何关系。”她这个语气,摆明了就是不想帮我叫医生,害怕担负医药费。我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林穆阳的身上,忍着肚子传来的剧痛,哀求着他:“穆阳,我好痛,救救我……”但是,他却像是在看着一个垃圾一般,一脸厌恶的拉着他妈妈转身离去。鲜血和眼泪一并从我身体中流出,耗费了我全部的体力,在我意识消散之际,我看到是医院打扫卫生的阿姨帮我叫了医生……接下来的几天,林穆阳和婆婆果真都没有露面,而我又是一个孤儿,根本就没有任何娘家人会来看我。在医院的再三催促下,不得已,我只好提前出院,将身上仅存的钱全数都交了医药费。出了医院,我便看到了林穆阳的车停在门口,不禁心生一丝疑惑。他的车怎么会在这里?如果是来看我的,那我怎么没有见到他?想到这里,我便不由得加快了脚步,走上前,一把打开未锁的车门。但是,车上却是空无一人。我不禁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嘴巴便被人捂住,浓重的血腥味道通过他的手掌传到我的鼻腔,胸腔里的心脏顿时狂跳起来。紧接着,一把冰冷的手枪顶在了我的太阳穴,男人阴沉的声音传进我的耳腔:“快开车,要不然我杀了你。”以前总觉得死没什么可怕的,可真到了死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有多贪生怕死。不敢过多犹豫,赶紧爬上了驾驶室,此刻,唯一庆幸的便是林穆阳的车钥匙没拔下来。踩着离合,汽车缓缓行驶,我一边握着方向盘,一边用余光偷偷的打量着他。满身血迹,根本就看不清容貌,只能看到一双深邃狭长的眼眸。此刻,他正用拿着枪的左手捂着自己受伤的右胳膊,随即,睨了我一眼,道:“开车,别看我。”一句话,吓得我破了胆,脚下一哆嗦,油门踩到头,我下意识出声尖叫着,而男人也有些慌乱的越过身来,一边抢过方向盘猛转着弯,一边大叫着:“踩刹车,快点踩刹车!”而我此刻却是大脑一片空白,根本就分不清油门和刹车是哪一个了,只能胡乱的踩着。眼看着马上就要撞到前面的广告牌的时候,汽车却突然戛然而止,停了下来。我见状,不由的长舒一口气,庆幸自己在最够关头踩对了刹车。而身旁的男人却看着反光镜,神情变得极其凝重起来,他扭过头,看着我,不容拒绝的命令道:“你把衣服脱了。”
展开全部
婚火绵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