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宴 一场如幻如梦的芳华岁月! 标签: 青春 虐恋
long88大可乐 类型青春 字数89654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下载《盛宴》
盛宴精彩试读
我姓田,他们都叫我小谨,具体名字我是不会透露给你的。跟普通人一样,我也有一段难忘的初恋。而和那些被伤害的女人相同,我也遇到了一个无耻到极点的渣男。因为高三那年我没有考上大学,便又到他们学校复读了一年,可正是这一年,让我遇到这个爱过恨过的男人。初次见他的时候,他的相貌并不出众,但他时常望向窗外的眼神却很忧郁,神情还很凄凉。这对当时十八九岁的我来说,这种气质的男生是很有吸引力的。当他那忧郁且凄凉的目光投向我时,我便已失去了招架的能力。同样的,他也是一个聪明人。知道如何索取,如何自保,正是他的这种聪明,让我坠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小谨,我送你回家吧。”在和他经过一个学期的交往,他终于提出第一个请求。我欣喜若狂,含蓄的点头同意了。在第一次送我回家的时候,他就开始了一些拉手之类的小动作。第二次第三次的时候,他便已经开始随意的在我身上勾肩搭背了。我们约会的时间越来越长,约会地点也从回家的路上改在夜晚无人的公园里。到高考倒计时一百天的时候,我们直接放弃了晚自习,将省下来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夜晚幽会的公园内,这也导致我的第二次高考失败,这为以后悲惨的人生埋下了伏笔。不知道在第几次幽会的晚上,他终于将舌头伸进了我嘴里,我想象中美好的初吻并没有现实他给的这么粗暴。当然,他的小动作也在继续,他伸进衣服的手随意揉捏着我的胸口,我反抗的并不彻底,这让他以为得到了默许,于是他得寸进尺的想要拉开我的裤链,想抚摸我的私处。我下意识的吐出了他的舌头,也将他的手从我身上移开,这显然越过了我的底线。他的眼神再次忧郁且凄凉起来,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与刚才的粗鲁大胆相比,他此时显得是那样的羞涩与胆怯。我不想因为这事就去责怪他,整理了一下衣服便又原谅他了。但男人始终是下半身在思考的动物,他也不例外。自从得到我的初吻以后,他每天见面,在没人的时候都要和我长吻,排解他狂热的青春荷尔蒙,接吻时的小动作也依旧。我虽然个子娇小,但是长得干净白皙,当时在追我的男生里,他只能排在后面。可这并不能让他有丝毫的自知之明,当高考前的几天,我坐在他的腿上,面对着他时。我只感觉身下有硬物挤得我很难受,渐渐的还打湿了我的裤子。我从他身上站起来,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次他的眼神很复杂,他低了低头,最后拉住了我,要我给他。我很惶恐,当时的他也才十七岁而已,直到他这个要求提出来,我才发现他是那样的小而幼稚。我一下子不能接受比自己小的男生,起码不能接受把第一次奉献给他。于是说了一个比他年龄还幼稚的借口:“如果我们都能考上一个学校,那时候你也成年了,我再给你好吗?”我知道,想要把已经精虫上脑的男人给憋回去是很困难的事情,但他还是失落的点了点头,这让我很意外,也第一次感受到他对我的付出和宽容。可这点付出和宽容与之后的所作所为相比,就显得不值一提了。终于,高考结束后,成绩下来了。想想当初的那句借口,果然是很幼稚的。我的分数还没有去年考的高,而他的成绩一直都不如我,当然结果也一样。我不想再复读了,于是果断报了一所在海南的专科学校,而他因为家庭的原因,迟迟没有决定是要复读还是外出打工。我也在一直询问他要去哪里读书,但因为他父母的干涉,他也迟迟不能做出决定。高考后的那两个月,他不断的躲着我,似乎是不想和我一起去海南。直到我已经去学校报名的时候,他才打电话过来,说他去了广州。但不是打工,而是去了一个和我这里一样的专科学校。在我看来,当初的那句借口是很容易实现的,我并没有规定一定要考上哪里的学校,只要在一起就行。而他可能理解成了要上本科,这也许就是他无地自容一直躲着我的原因。同样一句话,感性的女人和理性的男人解读就不一样,于是错失了我们在一起的机会。如果当时我们就此失去了联系,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是是非非。可命运还是把他和我牵扯在一起,不顾海洋到陆地的距离。我在新学校里的日子并不好过,室友们好像都不喜欢我,由一开始的爱答不理,到后来的排挤,直到最后明目张胆的挑衅。一个人离家那么远,面对着本地学生的欺辱,我第一次感受到无助和弱小。在以前的学校,老师和同学都很喜欢我,但是在这里,没人会多看我一眼,甚至还会对我恶语相向。我仿佛是一个被困在沙漠中的小草,任凭风沙烈火的摧残。我不敢跟家里说自己的境况,身边也没有什么朋友可以倾诉,马上就要陷入崩溃的我,忍不住又联系了他。自从他告诉我他的去向以后,时隔近半年,我才终于又听到了他的声音。他好像有些醉意,语气间仿佛也没有了高中时候的忧郁,而是变得随意和放荡。可我还是忍不住将我的委屈都一股脑的告诉了他,他开始沉默清醒了,很认真的在听我说话。他安慰着我的话语,就好像他带着蜜汁的舌尖又伸进我的口中一样,让我感到幸福可靠。“小谨,你别害怕,你还有我。当初我们应该填一个学校的,这样我也能照顾你,你就不会被人欺负了。”他先是狠狠的自责一番,最后对我说:“我们还是在一起吧,因为我们从来就没有说要分开过,你说是吧?”我冲着电话点了点头,眼泪流了出来,说等放假的时候去看他。可还没等到放假,就在挂掉电话的第二天早上,他便打来电话告诉我:“小谨,我昨晚喝多了,我跟你开玩笑的,你别介意哈。”这句话如晴天霹雳般,把我刚燃起来的希望给劈得粉碎,本该在芳华岁月里享受青春的我,第一次感受到了人情冷暖,他也让我见识到了男人的承诺,不过就是一个狗屁。
展开全部
盛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