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乱桃花村 土里生土里长,脚踏黄土头朝天。村里人闹不出来惊天动地的事情,无非就是那些土掉渣的事,白天在地里干,晚上在媳妇怀里干,一天下来偶尔也动点坏心思瞧瞧俏寡妇的屁股,YY一下风骚的娘们儿,也会觉得是一件风流惬事。王守旺却不一样,天生不举,还整天对着一个风韵妩媚之极的嫂子。都说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嫂子,可王守旺每次看着自己那条软趴趴硬不起来的虫,都会叹上一口气,觉得这一切都是眼泪…… 标签: 报仇血恨&欢喜冤家&异能追美
long88大梦难醒 类型青春 字数526801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下载《情乱桃花村》
情乱桃花村精彩试读
桃花村有山有水,风景如画,是一个僻静又美丽的小村庄。 然而最近村里很多人都得了一种怪病,一时半会儿不去干那点事儿,都会觉得下面痒得慌。有些女人晚上需要七八次,才能缓解那方面第二天的痒痛。男人也是一样,有时候会连续折腾一晚上,直到浑身瘫软像是散架子了,才算罢休。 多少名医和专家过来看了都说不清问题所在,倒是有一个游方道士,观察了桃花村三天三夜之后,给出了一个谁也不明白的结论:骚土孽根。 桃花村有一个漂亮的女支教,叫安秀然。她不参与村里的农活,也免了风吹日洒雨淋。一张白净的瓜子脸,弯弯的眉毛下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她的眼睛大而有神,似乎眸子里有水波荡漾,仿佛无时不刻在默默倾诉着什么。一头水一样柔美的乌亮长发,流瀑般倾斜下来,恰倒好处的披散在微削的香肩上。 这天,安秀然的小叔子,王守旺去钓了几条鱼回来,想给嫂子补补身体。欢天喜地的拎着鱼回到家以后,却发现房间里传来一阵婉转的深吟,那是嫂子的声音。 王守旺今年十八岁,是十几年前,安秀然和丈夫还在滇南的时候,收留的小孩,因为捡到王守旺的时候,王守旺无名无姓,就随了安秀然的丈夫王守善姓王。安秀然和丈夫以及三姥姥都很疼王守旺,更是拿王守旺当成自己的亲人和家人。 整个滇南的人都想得到王守旺身体里的东西,只有哥哥王守善和安秀然不一样,没有任何目的,就是单纯的亲情,带着还小的王守旺离开滇南来到了桃花村。 王守善去世较早,所以现在只有安秀然和王守旺相依为命。安秀然答应王守善要照顾好王守旺,王守旺则是在哥哥面前承诺保护好安秀然。 可现在,王守旺却有些不知所措了,那个声音似乎是男女内个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王守旺很好奇,嫂子是什么人王守旺清楚,绝对不会有男人在自己家。可王守旺还是想更进一步落实一下,轻轻的走进屋,悄悄的打开门,却发现嫂子全身什么都没穿的躺在炕上,一只手摸着胸前,一只手已经伸进自己的下面…… 王守旺突然进屋,安秀然立刻惊慌失措,抽出湿淋淋的手指,提起裤子。 她感觉自己的脸火辣辣的灼热难当,“守旺,你怎么不打招呼就进来了?” 王守旺的脑子还在短路状态:“我不知道你在弄这个……嫂子,你干嘛呢?” “没啥,你别乱问。”慌忙指间,安秀然急忙提上裤子。 “嫂子,我不小了,很多事都懂,你难道连我也想骗吗?”王守旺决定要问个究竟。 “嫂子不是不想告诉你,是告诉了你也解决不了。”安秀然虽然嘴上这么说,可眼睛却盯着王守旺的裤裆,眼中充斥着一种难以熄灭的遇望。 “嫂子,你不说怎么知道我解决不了?”王守旺想到了村里大多数人都得过的病,几乎失声尖叫,“嫂子,你不会也得那病了吧?” 虽然哥哥已经离开了,但嫂子做出这种事情王守旺还是接受不了。因为他也知道桃花村的这种病,是男人和女人之间传染的,如果女人没和男人搞过,据说是不能得这样的病。 他知道这种病的厉害,还知道得了这种病的人,完完全全就变成了一个荡女,村西头的樊桃花就是最典型的例子,简直就是村里男人的公共厕所。大概一年前,樊桃花进城了,去了东莞,现在开着一百多万的豪华跑车…… 安秀然红着脸点了头:“就是村里人得的那种病,我刚刚就是犯病了,忍不住用手捅了几下,那种感觉来了,真的让人受不了。” “什么时候的事?”王守旺的脸色难看至极。 “大概四五天了吧。”安秀然低声说道。 “最近?”王守旺回忆了一下,最近自己都跟在安秀然的屁股后面,根本就没有男人能接近安秀然,更何况安秀然是刚烈的性子,村里的男人安秀然就没有能看的上的。 安秀然看的出来,王守旺的脸色很不好,她也知道,王守旺是在怀疑她是不是和别的男人有染,“守旺,我这病怎么来的我知道,可我不知道怎么说,因为说出来没人会信。” “嫂子,只要是你说出来的,我都信。”王守旺急切的看着安秀然,安秀然这些年照顾自己,俨然已经成了自己的依靠。 安秀然说自己没和别的男人搞过,王守旺相信,因为安秀然就不是那种水性杨花的女人。 “守旺,相信嫂子,嫂子没和别的男人整过那事儿。”安秀然苦笑连连,眼角滑落两滴泪水,“守旺,嫂子经历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自打那件事之后,嫂子才得的病。” “什么事情?”王守旺的双拳攥的死死的,他发誓,碰过嫂子的人不得好死。
展开全部
情乱桃花村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