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如潮水 跟着女友回家,开始我和两个女人的生活... 标签: 热血 爽文
long88一条大狗 类型青春 字数177049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下载《爱如潮水》
爱如潮水精彩试读
“啊...唔...” 卫生间里,刘月蹲着身子,一边发出难耐的呻吟,一边用手扣着下面,秀眉紧皱,黑色蕾丝内裤耷拉在腿间。 女儿说今天要带男朋友过来,想着快点完事,刘月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一时间快感如潮。 就在即将冲到顶点的时候,卫生间门“嘭”地被推开,一个男人闯了进来,表情惊愕,随即炙热的目光射向她的羞人秘处。 刘月娇躯一震,被这么一刺激,下面剧烈收缩起来,表情既痛苦又舒爽,紧捂着嘴,竟当着眼前男人面,达到了快乐的巅峰。 “嘭”地,眼前男人又迅速关门退了出去,门外传来女儿说话的声音,刘月一想就知道这是女儿男朋友。 刘月是又羞又气,这两人回家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害得她被女儿男友撞见做那种羞人事! 顾不及多回味余韵,刘月赶忙拿纸擦干下面,起身穿好衣服,等脸红得不明显时出了卫生间。 “妈,你在家呢,我带男朋友陈东过来了!” 刘月刚走到客厅,女儿刘雪就笑嘻嘻地挽着男朋友手臂,跟她介绍起来,见对方相貌俊朗,看着也倒斯文,听女儿说还是她的大学老师。 只是看她时眼神有些不自然,目光像是有意无意往她下面瞟。 刘月脸红了红,佯装镇定点了点头,让两人先坐下,她到厨房沏了杯茶,递给了陈东,说起正事: “陈东,听雪儿讲,你是她的老师,她年轻不懂事也就算了,我看你也是个成稳重的人,你怎么也不为她设想设想,这么小就有了孩子,你说她以后的前途该怎么办?” 陈东讪讪地道:“伯母,你放心,我不是不负责任的人,孩子生下来后,雪儿是愿意继续学业,还是留在家里专心带孩子,我都会尊重她的意见,并保证她生活无忧。” 刘雪嘟起了粉嫩的小嘴,抱着陈东的臂膀,说道: “妈,我早就跟你说过了,陈东是个好男人,你有什么好担心的,你不也是十九岁就生下了我,我也是学你而已,又有什么错了?” 刘月闻言蹙起了秀眉,怒道:“你住口!就是因为有我这个前车之鉴,我才不希望你重走我的老路,谁知道你还是不让我省心!” 陈东见两母女争执了起来,忙打圆场道: “雪儿,乖,先别说了,伯母,你也不要怪雪儿,要怪就怪我吧,事到如今,咱们后悔也没用,吵吵闹闹的,动了胎气就不好了。” 刘月闻言也不言语了,只是高耸的胸脯仍然急剧的起伏着,显然余怒未消。 她的胸部浑圆挺拔,陈东不敢多看,忙执起了刘雪的小手,柔声道:“雪儿,这几天感觉怎样?吐得厉害吗?” “感觉不好,难受死了,老公,你搬来这里陪我吧,晚上我一个人睡,不习惯。” 刘雪半个身子腻在陈东身上,撒娇道。 刘月没好气的看着女儿用柔腻娇嫩的胸部蹭着陈东的手臂,心道:这个疯丫头,过去十几年不也是自己一个人睡的,真是女生外向! 被少女完美的酥软蹭着虽然销魂,但未来丈母娘的眼神着实让他浑身不自在。 陈东忙咳嗽一声,“雪儿,我一个星期有四天有课,搬到这里住不太方便,要不你搬到我的宿舍去住?” 刘月一听就不乐意了,“这怎么行?你一个大男人,哪里懂得照顾孕妇,你还是搬来这边住吧,这里虽然不大,总是可以住下的,反正附近就有地铁站可以坐过来。” 既然未来丈母娘发话了,陈东也就只有唯唯点头了。 刘月又盘问了些陈东的家庭状况,陈东一一作答后,刘雪便借故拉陈东进了她的卧室。 房门关上后,刘雪便扑入了陈东的怀抱,娇笑道:“老公…几天没见,想死人家了。” 陈东嗅着刘雪身上淡雅的少女馨香,心中也涌起一股暖意,笑道:“傻丫头,才三天而已,你怎么搞得好像半年没见过似的。” “你没听说过吗?一不见如隔三秋,我就是想你了,想的要命!” 陈东忽然感觉那里一紧,原来是刘雪悄悄地用小手攥住了他的下面,虽然隔着两层布料,她小手温软的触感也甚是美妙,陈东马上就起了最忠实的反应,那里缓缓膨大起来。 “别来,伯母在外面。” 陈东又好笑又好气,抓住了刘雪搞怪的小手。 “怕什么,门关着,她怎么知道?” 刘雪腻声道,小手已经在拉陈东的裤链。 陈东被刘雪逗得邪火腾升,说道:“碰到宝宝了怎么办?” “你有没有常识?” 刘雪秀眸一瞪,嗔道“过了三个月,就可以做的,这么快你就心疼宝贝你儿子了,不把老婆放在眼里了?” 陈东哭笑不得,吻上了刘雪的耳垂,柔声道:“我怎么敢啊?你这个小妖精,看我怎么干死你。” 刘雪红晕上脸,眼波如水,腻声道:“人家就是老被你干得死去活来的,一来二去反倒上瘾了,好老公,来嘛…” 被刘雪这么一撒娇,陈东再也无法压抑自己的欲火,粗暴扯下刘雪的内裤,两团白花花的臀瓣,颤巍巍地抖动在陈东眼前。 五点多钟,刘月把热腾腾的饭菜端上了饭桌,解了围裙,就去叫女儿和未来女婿吃饭。 这两个家伙也真不懂事,饭做好了还不晓得出来吃,难道要装好喂到他们的嘴边不成。 刘月心里碎碎念道,走近了女儿的卧室,刚要敲门,就听得里面传出女儿的低泣声。 怎么了?刘月心里一个咯噔。 莫不是这个年纪只比自己小六七岁的未来女婿,竟然有打女人的恶习? 刘月忙把耳朵贴紧了房门,这下子听得更清晰了,里面不但有女儿的低泣声,还有陈东的粗喘声,甚至还有木床咿呀咿呀的声音。 原来是在做那事! 刘月顿时羞红了脸,心跳也加快了两分,下面竟出现了生理反应,有了潮意。 自打男人死后,刘月已经好多年没有做过那事了,平时只能动手解决,听着房间内的皮肉相撞声,刘月竟不自觉推开一道门缝,朝里面望去......
展开全部
爱如潮水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