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村医 大学毕业之后,我回到了生我养我的村里,本以为当一名村医可以平平静静的生活下去,没想到我刚回村就和兰花嫂子产生了交集,随后一名名美女纷沓至来,麻烦事也随之发生...... 标签: 都市 御姐 伦理 萝莉
long88q1937500 类型青春 字数1458085字
总浏览0 总阅读0 总收藏0
客户端免费看扫码下载
红果阅读下载《乡野村医》
乡野村医精彩试读
我叫尤辉,家住大别山深处的宅门村,大学毕业后回村里当了一名医生。 之所以当村医,主要因为父亲的遗嘱,他不希望这里的人们没有靠谱的大夫,想让我们家子子孙孙守护着这里。 我倒也不反对,这里是我长大的地方,山美水美人更美,这里长出的姑娘媳妇,各个都和大明星一样,皮肤嫩的可以掐出水来。 这天,我照常在诊所值班,村长三叔来找我拿药,最近有点受风寒。我这药抓到一半,才发现少了点材料。 诊所旁就有户人家,我们的药材堆不下了,全会寄放到她那里去,还不收房租。 “三叔,你等会昂!”我让他等一阵子,自己小跑着去了隔壁。 这户人家说来也可怜,寡妇兰花独自带着女儿生活。人们也劝她趁着年轻再找户人家,但兰花都当做没听见,一个人过了这么多年,原因谁也不清楚,但着贞节牌坊倒是立下了。 想到兰花,我的心也是一阵痒痒,她在这十里八村算是长得好看的,身材也好,村里有不少男人都惦记着她。 “嫂子,我来……”我刚进院子就开始招呼,但听到里面有动静,便收住了嘴。 悄声走过去,我顺手抄起个木棍,心想谁这么大胆子,敢来这里当贼? 可等我扒开门缝一看,彻底傻眼了…… 这简直是幅活春宫啊!女人泡在热气腾腾地木盆里,小脸被蒸汽熏地通红,那白花花的胳膊上下拂过,皮肤一看就滑到不行。 “咕咚——” 没见过世面的我,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虽知道这兰花嫂子身材好,但着实第一次见。 “恩……”她洗着洗着就闭上了眼,小手在下面晃动着,搞得水花四溅,那薄薄的红唇微启,发出一点点呻吟声。 锁骨往下的部位,此刻更是坚挺饱满,像两只刚出锅的白馒头,带着点嫣红。 我正看得起兴,殊不知时间过去了一大半,三叔已经等不及来找我了! “辉子!你干嘛去了还不回来!”被他这猛地一喊,我手中的木棍“咣当”掉在了地上。 屋里的女人也如梦惊醒,警惕地张开了眼,“谁!” 我不敢多待,慌张地逃走了,顺手去仓库拿了点药材。 “来了来了!三叔你别急啊!”我一路跑回去,脑子里还想着刚才的画面。 “哎!辉子,你怎么了!想什么呢,脸还这么红!”三叔低下头看我,顿时让我不好意思起来。 “啊?没想什么啊,脸红啊,兴许是刚才找的太费劲了,又跑了几步。”我嘿嘿一笑,打了马虎眼。 “哟,那可不行啊,你这身子骨比你爹差远了,好好锻炼!别老看书!” 他拿起药拍了拍我的肩膀,离开了,我长舒一口气,瘫在了沙发上。 兰花嫂子都三十好几了,身材竟然还和小媳妇一样,难得啊…… 我忍不住又回味起来,手机震动了一下,一看竟然是兰花发来地短信。 “辉子或来一趟,嫂子有事找你帮忙。” 哟,这么快! 我心想是躲不过了,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了。 “嫂子,我来了,你啥事啊?”我没敢进屋,站在外面喊了几句。 “辉子你进来说。”里面传来兰花软软的声音,还有些乏力。也是,刚才折腾了那么一阵子,不乏力才怪呢。 “那我可进来了哈。”我鼓足了勇气,迈进去,屋里的光线很昏暗,兰花盖着被子躺在炕上。 “嫂子你咋了?”我还以为她生病了,正经起来。 “辉子,你刚才都看见了是吧?”她没理我,自顾自地问。 “额……什么啊?嫂子你说啥呢?”我挠了挠后脑勺,决定装傻。 “行了,我都听见了,你别往外说就行了,我……不怪你。”她倒是很大度。 “嘿嘿。”既然这样,我也就放松了,傻笑了几声。 “嫂子叫你来,是有事让你帮忙,你先过来。”她朝我招了招手,等我过去后,她拉开了被子,顿时光溜溜的身子句裸露在我面前了。 “啊!嫂子你这是干什么?”我装作很惊吓的样子,但没转过身去。 “行了,你个医生什么没见过,快帮嫂子看看下面……我戒指卡进去拿不出来了……” 她声音越来越小,但足够让我听清。 “啊?嫂子你怎么弄得,戒指怎么会……”我惊讶得想笑,但突然想到了刚才的画面,才恍然大悟。 “嫂子真是太不小心了,你躺着,我给看看昂。”我撸起来袖子,弯下身子去看。 “哎辉子,你关上灯,这样嫂子不好意思。”她扯了扯我的衣领子。 “可是关上灯我怎么看呢?”我觉得好笑,害羞就别让我来么。 “有手电筒,你快关上灯,关上……”昏黄的灯光下,兰花的脸是越来越红,别刚才的春宫图还诱人。 “得嘞!”我嘴上应着,装出很正经的样子,但却早已支起了帐篷。 拿起手电看了半天,也没发现有什么东西卡着,我有点无奈,该不会是嫂子故意的吧?难道是想男人了? 我开始欣赏起她的花园来,真别说,这没男人的女人就是不一样,虽然三十多了,还是很粉嫩,就像那少女一样。 丛林上还粘着晶莹的水珠呢,真是诱人啊。 “咕咚——”我不争气的又咽了咽口水。 或许是被她听见了,兰花开始小声催促我,“辉子,你到底看见了没有,快点啊……” “嫂子,还真是有点困难,你别急啊。”我字正腔圆的说,她也就安稳下去了。 羊肠小道实在是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构造,我只好伸出手,撩开张开探了进去。 “啊……”女人的身子一颤,“辉子……”她的声音都变了,像只小猫一样。 “实在看不清,只能用手确定一下方位,嫂子你别乱动,卡深了就不好了。” 气氛有些尴尬,我努力保持镇静,不然还真想扑上去尝个够。
展开全部
乡野村医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