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悬疑我在火葬场上夜班的那几年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五章 身处险境

更新时间:2017-03-04 20:30字数:2239
突然,我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我说那美女的内衣看起来那么熟悉,那美女的内衣,和死尸的内衣是一模一样的。 而那美女坐在车厢后面的时候,她的眼神我总觉得似曾相识,现在想起来了,她的眼神,和我抬尸体的时候,尸体看我的那一刹那的眼神如出一辙,都让我有种如被死神凝视一般的感觉。 突如其来的打击让我有些招架不住了,顿时我只觉得天旋地转,险些一头栽在地上,身子伏在桌子上,半天人才清醒了一些。但突然胸口硌得生疼,定睛一看,胸口的兜里,装着昨天的那包中华烟。 我赶紧掏出来一看,明明这包烟昨晚给那美女了啊,而且那美女我拆开,还吸了两支,但此时这烟却封的严严实实,仿佛没人动过。这到底怎么回事? 难道昨晚那一切真的是我自己构想出来的?从来没有什么美女,也没有人向我要烟抽? 对,一定是了,我根本也没撞到什么,不然的话,那么大的一个摩托车,我轧过去应该车子会剧烈的颠簸啊,而且地上肯定也到处都是碎零件,但我下车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看见。 难道是因为我太紧张,导致精神分裂?在自己的脑海里,构想出一个美女? 可是也说不通啊,我构想出的美女,怎么长的和死者一模一样? 这事情真他吗的邪门! 我一顿胡思乱想,突然抬头发现经理正用一副盯着犯人的眼神盯着我。 我顿时就慌了,赶紧说道:“经理,尸体的失踪和我没关系啊!”继而我用求助的眼神看向刘伯:“刘伯你帮我说句公道话啊!” 经理突然大喝一声:“谁说你偷尸体了?你紧张什么?你这包烟从哪来的?你这么有钱,抽中华?” 我看了刘伯一眼,唯唯诺诺的说道:“死者家属给的!” “荒唐!”经理勃然大怒,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死者家属的东西怎么能收呢?这是贿赂!” 说完,上前一把把烟抢过去:“念你是初犯,我不追究你的责任,以后自己注意,这包烟是赃物,现在充公了!”说完,拉开抽屉,把烟扔了进去。 我心里直骂经理他奶奶个腿,明明就是假公济私,还装的公正廉明,我呸! 这时候刘伯叹了口气,说道:“冰河啊!这尸体的失踪,确确实实和你有关系!” 我差点被刘伯的话气死,昨晚我俩一起把尸体放进停尸房,一起出来的,然后我就睡着了,这些他都知道,今天在经理这却倒搭我一耙,这老杂毛真他吗不是个好东西。 “刘伯,你别血口喷人,我怎么可能去动那具尸体?”我愤怒的说道。 刘伯摆了摆手,一脸认真的说:“我不是说你偷了尸体,正因为没有人笨到会去偷一具尸体,所以,这具尸体不翼而飞,事情十分的诡异蹊跷,而只有你我碰了尸体!并且程度最深的,是你!我绝不危言耸听,你现在处境,很危险!” 刘伯说完,无奈的摇了摇头,叹息几口,仿佛是想告诉我,我离死不远了。 这时候经理说道:“火葬场最怕的就是这种事,一来没法向家属交待,二来嘛”说完,他看向刘伯:“上一个夜班司机,不也是拉尸体出了状况,然后”说到这,他一咧嘴,表情十分痛苦狰狞,那表情似乎是在告诉我,那夜班司机的下场很惨! “上一个夜班司机怎么了?”我急忙问经理。 但经理摇了摇头:“上一个夜班司机的事,我不能说,只要在火葬场上班,就有很多秘密需要保守,你也一样,尸体不翼而飞这件事,跟谁都不能提起,我们赶紧报警立案,争取在家属找来之前解决,如果解决不掉,你就摊上大事了!”经理指了指我。 我此时已经心如死灰了,以前虽说我穷,但总是感觉自己的人生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但从昨晚开始,我发现我的人生已经崩盘了,一切都不在我的控制之中了。 我灰头土脸的走出经理办公室,听办公室里,经理咋咋呼呼的说:“卧槽,这盒中华烟里面怎么还少两根?外面包装完好的啊!现在的商家啊!真他吗黑心,连中华烟这么有档次的东西都抽条了,世风日下啊!” 我冷笑一声:吗的!老子真的是撞鬼了,那盒烟里果然少两根!看来我多年一来信仰的无神论,今天彻底被颠覆了。 不行,不能这样坐以待毙,我才二十三,花一样的年纪啊,我绝对不能有事。 我给胖子打电话,借了点钱,像他打听了一下省城哪个地方有阴阳先生,当天请了假,便去请阴阳先生。 自古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还就不信了,我找个牛B的阴阳先生,一定能把你这污秽给找出来。 这个地址是胖子给我的,他说是他朋友的小姨子的二大爷说的,这人是有名的半仙,精通风水卜卦,捉鬼驱邪,所以我带了一些钱,很虔诚的来到了这位大师的府上。 说是府上,到了一看,就那么三间摇摇欲坠的小平房,东墙上还被画了个大大的“拆”字,门前一个破破烂烂的灯箱,桀骜不驯的屹立在寒风中,上面的字几乎都被风雨打磨没了,应该是算命驱邪一类的标题。 这里面能住人吗?我十分怀疑,伸手去敲门。 “咣当——” 啥情况?吗的,门竟然被我敲倒了! 顿时屋子里一阵臭味传出来,好似是臭袜子、白酒、方便面一类的混合气味,熏的我差点吐出来。 “卧槽!”屋里传出一声惊呼:“光天化日,强闯民宅,你真当老汉是吃素的啊?” 一个光头老头,一只手正在抠脚丫子,见我进来,顿时站起身,一脸戒备的看着我。 “大爷,您别激动,我不是故意的,我哪知道这门不行了啊!你这门,我赔你!”我感觉十分不好意思。 “你是干啥的?我说了,我这屋子不能拆,要拆了会出人命的!”老头见我说话和和气气,语气便也缓和了不少。 感情这老头拿我当拆迁办的了,我赶紧说:“大爷,我不是来催你拆迁的,我是听人说你晓五行,通阴阳,所以特地上门拜访!” 那老头似乎没在听我说话,而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的身后,突然他双眼圆睁,脸上带着一丝惊慌,大喝一声:“小子,你不要动!”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