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玄幻上苍之上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二章 小镇行

更新时间:2017-05-09 13:37字数:3187
次日清晨,旭日东升,把周遭的云彩点缀得五颜六色。阳光从云缝中透出,金光四射,美不胜收。这是一天最好的时间,当然不能浪费,秦白凡早早地起床搬石头了。晨曦下,他修长的身影略显消瘦。“臭小子起那么早搬石头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打鸡血了吧你……”老人故作姿态说道。“嘿嘿,爷爷,没办法,我可是要闯出南荒的少年啊,一修炼起来就停不下了,勤能补拙,也能补不足嘛。还有,今天我的力气又大了一节,已经可以搬动最大的那块石头了……”老人笑而不语,只是略微点了点头,但心中的波澜可实在难以平息。最大的那块可有三千斤左右,这小子才沐浴了半个月就可以搬起来了!这就是所谓的天道宠儿么……须知,外面的那些家族内这个年龄段能够搬起三千斤石块的孩子也不多,而且他们从小就泡了。难道药浴的效果那么大?不应该啊,当年我也泡过许多啊……老人苦苦思索,但还是没能想出答案……老人出神这会儿,袖子大开。宽大的袖子里散发出阵阵香气。秦白凡闻着,口水流了出来。紧接着,习惯又犯了。秦白凡趁老人还在发呆,便偷偷伸手到老人宽大的袖子中“寻宝”……得手后,发现是一株金黄色的老药,立马啃了起来,完全不顾老人就在旁边。不一会儿,秦白凡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就要把最后一点放进嘴里。就在这时,老人回过神来,刚好看到这一幕。老人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怒道:“你小子偷到我身上了啊,这可是我调理身体的,就只有这一株。行啊你,看我不教训教训你是不行了。”不是老人小心眼儿,其他的都可以给秦白凡,就是这株不行,一个是怕他受不了,一个是这药对他很重要,不可缺少。说着老人挽起袖子正要出手。秦白凡见状立马跑开,一边跑一边说:“爷爷我不是故意的,这是习惯,唔,这也不是偷啊,我这叫借鉴,这叫观赏再稍带品尝而已!虽然这次不小心吃完了,下次我会剩给你的!”“还敢狡辩,看我不抽你,把你打残了,省得你给我丢人现眼,也不用操那份心……”当然这只是气话,可皮肉之苦还是免不了的。不一会儿,秦白凡就被爷爷给捉住了,毕竟姜还是老的辣。几分钟后秦凡的脸肿得像个猪头一样,而老人看着这般模样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药是没有了,出一下气也好,还连带着教育…秦白凡艰难地开口说道:“老头子你也太狠了吧,不就是一株药么,至于吗?我是你亲孙子啊,这毒手你也下得去,我英俊的脸庞就让你给打没了啊,你让我怎么见人啊……”“你当然是我亲孙子,要不然你还能活到今天,那么能惹祸,早宰了你了,说着丟过一个药瓶子。这是跌打药,你爹经常用的,你的脸只是’肿了些,这玩意能够弄好。”老人一边说一边朝屋子走去。“等一下要去镇里,准备一下。”秦白凡擦药时耳畔传来老人的话语。“知道了,老家伙,把我打成这样还去镇上,让人家看到了还不得笑话死我。这可是我第一次走出这里啊,想想就激动,但现在这模样……怎么办啊……”秦白凡一边擦药一边愤愤地说道。事实上,这么久以来除了秦凡的爹爹出去领任务做之外,爷孙二人都不曾离开过。半个时辰后,老人吆喝了一声说道,走咯。秦白凡立马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就像土包子进城一样。小镇在南荒边缘,临南海,名副其实的边陲小镇但可不是破败小镇。因为临海,经常和海族有交易,经济繁荣。秦白凡的家离小镇集市并不远,小径两旁花木繁盛,鸟鸣声依稀传来。秦白凡一边赶路一边沾花惹草,不亦乐乎,把脸上的瘀肿抛之脑后。老人见状笑道:“等一下你可别给我闯祸,还有要矜持些,像什么似的。”“嘿嘿,这是咱第一次上镇里嘛,有点小激动啊……”秦白凡笑着说。许久后,“老头子,你多少年没有出来过了,不会不记得路了吧。”看着爷爷把自己带入一堆荆棘中,秦白凡忍不住说道。“唉,这条路多少年没人走了,刺藤都铺满了,时过境迁啊……”突然,一个黑影窜过,秦凡叫了起来,立马躲到老人身后。老人看了看说道“没出息的玩意儿,大惊小怪,连只小猴子都把你吓成这样,还说要光耀门楣闯出这南荒呢”秦白凡撅起小嘴说道:“切,这只是意外,只是意外。”许久后,秦白凡终于在爷爷的“英明”领导下,来到了离小镇不远处。随着距离的拉进,小镇的样子映入了秦凡的眼帘。看着一座座精美的房子秦凡忍不住惊呼道:“哇哦,好漂亮啊,比咱家那茅草屋漂亮多了,你看那尖尖的角,你看那五颜六色的瓦片,你看那又粗又红的柱子……”秦白凡的举动让人一看就知道是山里出来的。“爷爷咱家啥时候也能有像这样的房子啊……”秦白凡仰着小脸问道。老人看了看这些房子,咳嗽了两声,说:“咱家那茅草屋也挺好的,冬暖夏凉。”秦白凡和老人走在大街上,叽叽喳喳的像个出笼的小鸟。看着秦白凡那能透出火的目光,老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没出息的玩意,不就是个房子么,瞧把你激动的。”老人一边说着一边走。当老人走到路边的一家酒楼时,停了下来,怔怔出神,嘴角渗出些许液体。走在前面的秦凡回头看到老人在那酒楼前发呆,便跑回去了。临近一看,老人嘴角渗出些许晶莹液体。无奈地说:“喂!爷爷,口水流出来了啊,老酒鬼。”老人立马转态,故做严肃说道:“小孩子懂什么,哪里有口水,别瞎说。”秦白凡转过头低声说道:“老酒鬼,口水都流出来了,还死不承认,家里酿了几缸酒都差不多喝光了。”此时老人看着酒楼,想起年轻时在这酒楼上的种种,不禁呢喃说道:“自从当年那件事,我已经有三十年没有进过这酒楼了啊,也不知道这里的山雕酒还是那个味道吗……”此时,秦凡小声地说:“爷爷我的肚皮瘪了哎。”老人看着秦凡瘪瘪的肚子说道:“爷爷这就带你去吃饭。”不久后老人在街边选了一家看起来比较好的客栈,带着秦白凡径直走入。“小二,来瓶桃花酿,还有一斤牛肉,一斤红烧排骨,一盘清蒸鱼,一盘馒头”!老人吆喝道。“好嘞!”小二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不久后,小二把菜一一上齐。秦白凡看着那摆满桌子的肉菜说:“爷爷,今天居然有那么多样肉吃啊,这可是稀罕事啊,在家里每天也只有那么一点,都不够我塞牙缝。”说着,秦白凡的口水从嘴里流了出来。“天大地大吃饭最大嘛,况且,这么多年了第一次出来,不吃点好的怎么行。”老人笑了笑说道。“这是我的,别跟我抢”秦白凡一边嚼肉一边说,含糊不清。“小孩子吃那么多干嘛,再说你吃的了那么多么,我这是在帮你分担。”老人和秦白凡一个德行,不亏是亲爷俩。“要爱幼,懂不懂啊你”秦白凡看着越吃越快的老人愤愤地说道。最终,二人都吃得心满意足。酒足饭饱后秦白凡问道爷爷,我们这次来干嘛啊?老人不语,只是说道,小二结账!“客官一共三两银子。”小二在一旁恭敬地说,脸上挤满了笑容。老人顿时就懵了,这物价什么时候那么贵了!三两银子,家里一年才花五两而已。最后老人只能忍痛给了这冤枉钱。饭后,老人带着秦白凡走在大街上,两旁的叫卖声不绝于耳。什么深海珍珠外敷美容,内服补身,什么淬体宝药,什么深海法器,应有尽有。但,无商不奸,没几个是真的。走着走着,老人带秦凡来到了镇上的公用演武场。不少孩童在上面搬弄着巨石,有些巨石达到了数千斤。看着场上的孩童,老人对秦白凡说:“你看,他们都很厉害,比你还厉害”秦白凡不屑地转过头去。“好啦,你以后比他们还厉害,现在我们找个人问问你爹接任务的那个佣兵团在哪里。”老人看出他被打击了。不久后老人从路人那里了解到情况,得知这里只有一个佣兵团,就在小镇西边。得知后,老人立马带着秦凡过去。这个佣兵团叫狂血佣兵团,鲜红的招牌给人一种压迫感。老人带着秦凡走进去,柜台那个专门记录任务的女人走过来,说:,“有什么要帮忙的么”老人摇了摇头说:“我只是想知道一下那个叫秦啸天怎么还不回来的。”女人笑了笑说:“抱謙,我们不能随意透露他人情况,包括行踪。”几次番问下,女人都以这个理由回答老人只好作罢。等二人从里面出来时,太阳只剩下一边了。老人看了看天色说:“我们回去吧!反正该看的看了,你也得到不少东西了,只是没能问道你爹的情况,料想应该没事。”两人走在大街上,看着两边的地摊。突然,一个在夕阳下显得萧瑟的身躯引起老人的注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