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玄幻上苍之上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三章 兄弟

更新时间:2017-05-10 22:44字数:3057
老人拉着秦白凡慢慢走近那身影,随着距离的拉近,越发让老人觉得得熟悉,但应该不是那个人,那个人没理由会变成这样……当他们离那身躯只有半丈时,他突然回头了,但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两人………就是这一回头,让老人确定了他的身份。老人十分震惊,真的是那个人,怎么会这样子!夕阳下,收拾摊子的他身穿破旧的麻布衫,花白凌乱的头发被风吹得四处游荡。脸上被岁月这把无情的刻刀留下了许多痕迹,但棱角还是很匀称的,宽大的身躯略显消瘦,想来年轻时应该是个英武不凡的男子,不知为何沦落到这步田地。“老三!”老人声音颤抖地对他喊道。……他猛地一震,手中的东西掉到了地上,一些瓷器碎开来,散落一地。回头一看,发现一个老人站在他不远处,眼角流着泪水,褶皱的脸上还留下了些许。和老人对视了几秒后,他二话不说跑上去抱住了老人,因为他看清了老人的脸,这个人就是他苦苦寻找的大哥,他心中的英雄……他哭腔着说道:“大哥,真的是你么,?”老人看着哭得像个孩子的他破涕为笑说:“傻小子,当然是我,都七老八十了还哭得像个孩子。”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连忙松开。老人问道:“你不在族中么,怎么弄成这样子了?”他擦干眼泪说:“当年我历练回来得知你被打成重伤,生死未卜还有大嫂的事后,拿着大戟去杀剩下的那个王八蛋。可惜被他们擒住,废了一身修为,遣回族中。在族中得知他们这样对你,我愤然离开,来到这个小镇上……”此时的他已经擦拭干净泪水,晚风吹乱了他的头发,古稀之年的他早已是满头白发,再加上这苦不堪言的生活,让曾经英姿飒爽的他,在夕阳下消瘦了身形,驼弯了弓腰。说到这,他再次哭了起来,是啊,一个修炼之人,就这样被废了,谁都不可能平息得了。……“我也找过你,可始终没有找到……”他低下头说。周边围聚的几人散去,对于他们而言,只不过是一场久别的重逢罢了,这世界上一天不知道有多少的类似情况发生,自然毫无看点,还不如趁早回家。“好了,过去的事不要再提了,都过去了。都过去了,老人仰头安慰道。殊不知,老人的泪更多……良久后,“天色也晚了,我们就不回去了,今晚去你那里借宿一晚,只能叨扰一下你,行吗?”老人看着他微笑着说。“大哥说的哪里话,我就怕寒舍简陋,让你见笑,哪担得起叨扰二字,不过你说的我们是什么意思,还有人要来?”听到这话,老人把秦白凡从背后拉出来说道:“还有这小子呢……”他仔细打量着秦白凡,说道:“大哥,这是你孙子么?”老人看着秦白凡说道:“没错,这小子就是我孙子,等一下你回去把好东西收好,特别是药材,这熊孩子贼得很。”说着,老人戳了戳秦白凡的脑袋,秦白凡看着老人吐了吐舌头。“没事,既然是大哥的孙子,拿什么都没问题。”他豪迈地说道。秦凡一听,不好意思地笑了。就这样,三人在夕阳微风的相伴下,渐行渐远,在地上留下被夕阳拉得长长的影子,还有那被微风吹落的枯叶,慢慢地飘回了树根的地方。他家离小镇并不是很远,一路上老人和他有说有笑的,什么童年趣事,什么任务糗事,什么临潼城……而秦凡在这一路上则一直盯着附近的山包,这自然是没怀什么好意的了,没错,他在找药园。一路上,虽没有看到什么药园,但还是看到了一些药农从几个山包里出来,这也是一种收货。不一会儿的功夫,夕阳落下了大半,而三人也到了。“大哥,这便是小弟的寒舍,简小了点,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该有的东西还是有的。”他看着老人,指了指眼前的建筑物,不好意思地说道,觉得这房子拿不出手。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座由树干搭建而成的房屋,房屋前有一个简单的小院,两边围着篱笆,还有一些青菜缠绕在上面。从外面看一共有三个门口,一个应该是厨房,一个应该是茅房,还有一个应该便是住处,视线扫进去依稀可以看见大堂放着几张椅子和一张桌子,摆着一套茶具。屋顶上都覆盖着茅草,只有屋檐处放置有一排瓦片,门板发黑,看上去有些年头,虽不是好,但也没有太大的意外。老人看出他的心思笑着说道:“不错嘛,老三,比我那里好多了,混得不错嘛,我那里啊,连这个院落都没有,一出门就是山川,屋顶都是纯茅草的呢。”他自然看出老人的用意,挠头笑了笑,没有说话。步入小院,两旁的青菜和花草繁多,这让小院增色不少,还有几只老母鸡在悠闲地散着步,丝毫没有受到三人的影响。一边走他一边说:“你们先坐着我去炒菜,杀个鸡,再开几坛陈酿。”说着,他便带秦白凡二人步入客厅,自己便径直走向旁边的屋子,那里大概就是厨房吧……“小子你可给我安分点,别乱来,这可是爷爷我的好兄弟秦寒,你的三爷爷。”老人看着魂不守舍的秦白凡说道。“没问题,我肯定不捣乱,这地方那么…那个,都比不上咱家,能有什么好东西。”秦白凡爽快的答应了。秦凡压根没有想要光临秦寒的东西,而且他也知道,这是不对的。只不过,他在想,在想怎么光临刚才路边山包上的那些个药农的出处罢了。“你个混小子懂什么,这些年苦了他了,背都弯成了这样,当年的飒爽英姿早已不在,这都是我的错啊……我的错……”老人愤恨地锤着胸口叹息道。“嚄!嚄!嚄……”外面传来一阵鸡鸣和拍打翅膀的声音,但很快便安静了下来。“怎么又是你的错呢,你们到底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啊……”秦白凡疑惑地问。“现在你还不需要知道,时机成熟自然会告诉你。”老人目光闪烁着,背负双手。另一边,昏暗的烛光下,秦寒娴熟地在翻炒着锅里的鸡肉,不时往灶子里添上一些柴火,由于时间太晚,把鸡弄干净后随便斩碎就开始炒了起来,虽然有些匆忙,但香味仍旧弥漫着整个厨房。“多年后重逢,大哥还是那样子,真好,真希望大哥能够打回去,出口气也好。这次该把那坛山雕酒挖出来了。”说着秦寒放下手中的厨具,来到院子边的树底下。“怎么还没有找到,应该就在这里啊。”挖了一尺多深后,树底下的秦寒疑惑道。自己没有埋那么深啊,怎么还没有到?突然“叮”的一声,铁锹不知撞到了什么硬物,发出声响。但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随后秦寒立马丢开铁锹,用手挖。没过多久,秦寒把酒挖了出来,弄干净上面沾着的泥土,再回到厨房,把东西放在一个大木板上,端着走向秦白凡二人。“菜来咯,酒也挖出来咯!”秦寒端着菜,提着酒吆喝到。刚一进门,老人立马站起来激动地说:“山雕!?”老人又惊又喜。秦寒笑了笑说:“大哥的嗅觉还是那般的灵敏啊,没错,就是山雕,你的最爱!”“好东西啊,好东西啊,我三十年没有尝过了啊,……”说着便从秦寒手中借过坛子,不顾形象的流出了口水。“还是那般嗜酒如命啊。”看着老人的模样,秦寒忍不住说道。一番对饮后,二人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是真醉还是假醉。秦白凡见状立马溜了出去,朝刚才他盯着的那些个山包去,路上一蹦一跳地。没憋什么好屁。许久后,老人醒了过了,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秦凡不在,也没在意,大概是回去睡觉了。突然,老人咳嗽得厉害,他连忙拿出布料捂住嘴巴。放开时,一小片血迹出现在布上。彼时,秦寒也醒了,恰好看到这一幕。他神情狰狞地说:“这个仇一定要报,一定要出这口气,让大嫂九泉之下也得以安息!”老人看着秦寒无奈地说,我何尝不想,可是我只得这灵轮中期修为,又有暗疾在身,奈何不了啊……本来是我的事情,却牵扯到了你,都怪我,这些年害苦了你……”秦寒低下头说:“不苦,不苦,只是没能帮到你,没能替你杀了剩下的那个王八蛋。……”说着,他的眼角流出了泪水,一个铁骨铮铮的男子今天却哭了那么多次……“不过,我们还有一个希望。”此时面对着门外的老人说。“谁!?”秦寒激动地问道。“我那个混小子秦白凡!”老人想着这么久以来秦凡的勤奋还有进步。随后,两人又喝了许多,沉沉地睡去了……抱歉啊,今天停电,以后会准时中午更新,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