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玄幻上苍之上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四十四章 雷殇

更新时间:2017-06-26 23:49字数:2505
被劈成两半的刀疤虎没有变成虎群的状态,而是慢慢的化成黑烟消散,从头到脚,连撒出的鲜血也消散不见,天地间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这虎群。“咔嚓!”离肠剑发出清脆的响声,一小块剑刃脱落,崩出一个缺口,整把剑的裂痕越发密集,堂堂圣器现在大概连灵器都算不上了吧,破成这样,秦白凡还不得心疼死。种种细微小事,已没有人注意到,秦白凡看着黑烟散去,还来不及惊讶就恍恍惚惚地倒在了地上,只留下一片狼藉和生死未卜的两个同伴。阳光正好,微风不燥,大战后的黑虎泉显得异常宁静,鸟兽也没有停歇在此处,对于危险,万物生灵都是有一定的感知的。不知过了多久,树叶缓缓飘落,盖在了秦白凡的脸上,烈日也斜向了西边。忽然间一位老者踏空而来,头发乱糟糟的,衣服被吹开了几个扣子。迅速落下看着眼前的狼藉,轻叹摇头道:“怎么偏偏遇到了这玩意儿,小家伙们运气不怎么样,好在都还有生机。”而后扶起秦白凡喂了几粒丹药,开始往他的身体里注入灵力,帮助他化开丹药。没多久,老者放下他,又拿出一瓶东西涂抹在他的伤口上,慢慢的,伤口止血,而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结痂,老者伸手摸着秦白凡的脖颈儿舒心的笑了。老者走到柳倾蓝身旁,喂她服下丹药,而后又开始了注入灵力。柳倾蓝的伤势较轻,喂的丹药也少一些,没一会儿便好了。老者拔出黑剑,敲了敲笑道:“老伙计,你好像没帮上什么忙啊。”只见黑剑剧烈颤抖,很明显,在反驳老者的话,如果要是它能开口肯定会说,黑爷我可是战功赫赫,啥叫没帮忙,老小子。可惜圣器只是有意识还未能开口,这最起码要到地器才行。老者走到雷音天面前,一片血肉模糊,但生机尚存些许,老者本着续命的念头救助雷音天。雷音天的嘴巴被拍烂,满嘴碎牙和烂肉,药都喂不进,老者只能为他注入部分灵力为他续命。可还没有完成,雷音天就气绝身亡了。老者慢慢放下他,从储物袋拿出一间衣服盖住了他的脸。此时太阳更红了,挂在山包上,照耀整个大地。一阵风过,又有几片黄叶脱落,来到尘世,而后回归本源。“小雷子,小雷子,不要,不要!”突然间柳倾蓝大喊。老者立马出现在她身前,柳倾蓝一眼望见便知是林老,急忙询问,师叔,小雷子怎么样了,他怎么样了!”柳倾蓝一脸火烧眉毛的表情,林老也知道她说的小雷子是那个气绝身亡的弟子,看着她急切的样子,林老摇了摇头道:“丫头,你看这叶子总是要回到这尘世而后回归本源,咱们人,也……”没等林老说完,柳倾蓝便追问:“小雷子是不是出事了,是不是!”“唉!”林老站起来长叹一声,指了指身后的雷音天尸首便走开了。柳倾蓝一见,立马扑了上去,看着雷音天的模样先是一愣,而后猛地摇雷音天,眼泪不停地往外蹿。“小雷子,小雷子!你快点醒过来,醒过来啊!我们还要一起修炼呢,我们还要一起去做任务呢,你快醒醒啊,快醒醒啊,呜呜呜……”最后,柳倾蓝抱着雷音天血肉模糊的头部,失声痛哭。“唉,好好的年轻生命就这样断送了,要是我能够再快一些,可能,可能,唉,万事天运啊……”不知过了多久,柳倾蓝的声音变得嘶哑,水灵灵的双眼不再涌出泪水,不知是干涸了还是什么。风轻轻吹过,一片硕大的叶子缓缓飘落,不偏不倚地盖在了雷音天那血肉模糊的脸颊上,刚好盖完,柳倾蓝抬头看着头顶,并没有树,而附近发树也都倒下了。烈日不再年轻,从如日中天变成了残阳半挂,晚风徐徐,在林老的极力帮助下,秦白凡终于醒了过来。“柳倾蓝,大板牙,柳!”梦呓中的秦白凡突然醒过来,坐在地上,双眼迷茫,而后立马冲向柳倾蓝。“你没事吧?”秦白凡急得四处查看柳倾蓝的周身,而后猛然发现,雷音天正躺在柳倾蓝怀里。“你小子还敢占我师妹的便宜,胆儿肥了啊。”说着,秦白凡便走到雷音天的大腿边上,用力一拽,柳倾蓝急忙拉住大叫道:“不要,不要!不要,呜呜呜……”柳倾蓝又哭了起来,而秦白凡这一拉也感觉到了,雷音天全身冰冷,完全没有活人的样子,而盖上的树叶也被拨开了一点,露出雷音天那被踩碎的下颌骨。“怎么会这样,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秦白凡喃喃自语,倒退了数步,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不偏不倚刚好落在雷音天身陨的坑里。“大板牙,大板牙,你说好给我买盔甲的说好给我买兵器的,你倒是起来啊,起来啊……”秦白凡大声喊道。“不对,大板牙那么会跑,不可能死的,对,这小子一定是装的,对,没错!”一想到这,秦白凡就立马从坑里爬出来,要拽雷音天出来,露原形。正当秦白凡要发力时,林老出现了,看着秦白凡叹息道:“凡儿,是为师没能救活他,是为师来迟了。”秦白凡看着林老破涕为笑道:“大板牙可真有面子,居然还说动了您来配合演戏,真行啊他。”“唉,凡儿,他已经死了。”秦白凡的笑容渐渐僵硬,嘴角抽了抽,双手松开,雷音天的腿摔在了地上……虽然说,他自己和雷音天一直在互怼,可是也互相帮助也没有少啊,秦白凡他早就把雷音天当兄弟看了,一个共患难的兄弟啊。“呜呜呜……”柳倾蓝低声地抽噎着,秦白凡一脸茫然,顿了顿后,秦白凡想,还是就地入土为安吧。随后,秦白凡四处看了看,为自己兄弟选个好地方,没多久,就定了下来,便开始挖掘工作,没多久就好了,秦白凡走到柳倾蓝身旁笑了笑说:“大板牙累了,咱让他休息休息吧……”柳倾蓝木然地抬起头,看着秦白凡而后点了点头,秦白凡一把抱起雷音天,走向挖好的墓坑,缓缓地放了下去,没多久,黑虎泉旁的树林边上背靠着山谷,面朝河流的地方出现了一座坟莹,秦白凡和柳倾蓝深深一拜。残阳终是没入了地平线,只剩下一些晚霞,散发些许光芒,微风徐徐,远处的树叶,飘落,时不时的有那么一两片调皮地跑过来,秦白凡在墓碑上刻完了最后一个字。“事情都结束了,我们的修行还要看前方,我们不能停留在过去,我们,回去吧。”林老看着二人缓缓地说道,面对着晚霞背负双手的他,在微风的吹拂下发丝轻舞,本就不善整理的他,看起来有些憔悴,不知是消耗过大,还是本就如此。秦白凡和柳倾蓝又拜了几拜,而后随林老离开,秦白凡背着离肠,渐渐远去。秦白凡取出两只小家伙,让林老注入了些许灵力,原来虚弱的它们慢慢精神起来了,便交给柳倾蓝带回去养。最后一点云霞也被吞噬了光芒,在最后的那一刻,还照耀着墓碑上的字眼,天灵宗弟子雷音天之墓不仔细看很难发现旁边的小字:兄弟秦白凡立。最后,晚霞消失殆尽,墓碑也隐匿在了黑夜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