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玄幻上苍之上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四十九章 厚脸皮

更新时间:2017-07-04 13:42字数:2510
看着手中古朴大气的离肠剑,秦白凡心里那叫一个美滋滋啊。不停地用手掌抚摸着,每一条纹路的感觉都是那么的强烈。此时,身为灵轮六重天的磊枫在运气调理和丹药的辅助下,已经没啥事情了。看着离肠剑如今的模样,磊枫更是兴奋啊,这代表着自己可以算半个三品炼器师了,这可是他毕生的追求。“怎么样,小子?”磊枫捶了锤胸口走向秦白凡。“磊哥,啊不,磊叔,这这真是太给力了,感觉比我第一次见到这玩意儿时还厉害!”头也没回,秦白凡便答道,仍目不转睛地看着现在的离肠剑。“瞧你那点出息儿,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不过这剑威力的提升,那是自然的,因为在那种地方剑本身的灵力被压制无法发挥出原本的力量,这次经过陨铁石的补缺和淬器池的洗涤它已经能够显现当初的威能!”“谢谢你啊,磊叔!”秦白凡把离肠收进储物袋朝磊枫行了个大礼。“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不过以后你做任务给我带些稀有的妖兽核就好了。”“那是自然,不过,不过我还有个不情之请啊。”秦白凡豪爽地答应了,却突然话锋一转,嘴角微微上扬。“看到没有,如果他以后这样对你笑,想都不要想,赶紧跑,知道么?”柳倾蓝在一旁拍了拍田守的肩膀低声对田守说着。“为啥啊?”刚刚认识秦白凡的他有些不解再加上他如此地朴实,不禁问道。“因为他这样子准没好事儿,这是要占便宜的节奏,不信你就看着!”事实才是最好是说服武器。“那个,您看您这那么多零零碎碎的小兵器啊什么的,能不能送我一些啊?都是自己人嘛。”“还有那个,你看我这身子那么单薄,能不能再加几副盔甲啊?”秦白凡笑眯眯地说着,双手不断地摩擦,小脚搓来搓去跟个小媳妇儿撒娇似的,更要命地是,最后还抛了个媚眼!“师尊,让我好好教训这个臭不要脸的!”秦白凡的一系列动作让翎天眼皮直跳,握着宝剑的手不停地颤抖着,牙齿紧绷,一副看我不砍死你的样子。“翎儿啊,不可不可,虽然我也很想扁他一顿,可是,刚才已经打过了,再出手,不好吧……”磊枫也是内心一阵吐槽,久经沙场的他眼皮也跳了起来。主要是因为,最后那个媚眼,是给自己的!虽然柳倾蓝知道他的贱,却没想到居然可以那么贱,待柳倾蓝缓过来后,拍了拍正一脸不可思议的田守,道:“看吧,所以以后还是走为上策!”“嗯,我突然发现,当初是我瞎了眼!”自己就那么点家底可不够他榨啊……见翎天和磊枫这般说词,秦白凡挠了挠头继续道:“零零碎碎的就不要啦,那啥,要件盔甲总可以吧?”“真不要脸!”柳倾蓝一旁吐槽着,一边转过去,不想看见这贱样。而田守则低着头小声嘀咕着:“我不认识他,我不认识他,不认识,不认识……”翎天阴沉着脸,手中的宝剑散发着阵阵暴怒的气息,随时准备扑向秦白凡,而后海扁一顿,往脸招呼!磊枫没有出声,就静静的看着秦白凡,好一会儿后指着大殿侧面的一个大架子开口道:“去那边那个架子上随便挑一件,赶紧滚!”“得嘞!”秦白凡屁颠屁颠儿地跑了过去挑选盔甲。“你也到那边的架上选把趁手的武器吧,都是些凡阶中比较好的。”磊枫摆了摆手对田守说着,而后转身踱步而去,翎天并没有跟上去,死死盯着秦白凡那贱兮兮的背影。“走吧,别瞪了,现在的他加上手中的圣器你根本就讨不到好处,剑中的灵力是我留给你保命用的,是用来对付同门的么!?”“是弟子的行为有所欠缺,师尊教训的是,请师尊责罚!”“罢了罢了,记住我的话,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莫要对同门出重手,我们都在一条船上,大家要相互照应。”磊枫走到通向大门的通道,翎天看了一眼秦白凡,跟了上去。“他奶奶的,都是好东西啊,这千器峰果真是个好地方,简直是富得流油啊,可惜,可惜只能挑一件,唉,谁让我那么诚实守信,英俊潇洒呢,维护形象重要啊……”秦白凡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落得个气喘吁吁,这盔甲虽然坚硬但太他娘地重了!秦白凡下了梯子坐在地上气喘吁吁地,手就放在地板上,离架子很近。另一边,田守挥舞着各种各样的武器,满脸兴奋,还让柳倾蓝帮忙挑选呢。“这个咋样?”田守耍着一把大刀,朝虚空一劈,而后扔起,跳上去想接住,但没成,脚一滑,摔了个狗啃泥,大刀就插在脸颊边上。“你说呢?”柳倾蓝给他放了个白眼。“貌似是不怎么合适哈。”田守爬起来挠了挠头笑道,把刀放回架子上。接着,田守又试了棍子,利剑,板斧,铁锤,还是不如意。“算了,再试一次,如果还是不趁手,就用剑吧……”田守随机在成堆的兵器中抽出一件,一把大戟赫然出现。掂量了几下,重量感觉还行,修长的戟身配上田守这个高高瘦瘦的也不错,挥舞了几下,田守用力猛地刺在金属地面,“锵!”地一声,火花四溅,留下一个口子在地面,戟尖完好无损。“就这个了!”田守兴奋地看着大戟,嗖嗖地两下绕着身子转了一圈,而后砸在地上。“哎呦,不错嘛,笑得牙花子都出来了。”“嘿嘿,见笑了,见笑了。”田守挠了挠头憨厚地说道。“你挑好了没有,该走了!”柳倾蓝朝坐在地上的秦白凡喊道,而后拉着田守就往外走。“哎,等等我啊,真不够意思!”秦白凡立马起身,刚好摸到一件类似盔甲之类的东西的一角,手感挺好的,而后也不管那么多,抓起来就跑,生怕在下山的路摸不着头脑。“我说你挑了那么久连跟毛都没有合适的么?”待赶上来时,柳倾蓝头也不回地问这秦白凡。“有啊,谁说没有!”“哦?”田守和柳倾蓝齐齐回头,想看看这货挑的好东西。秦白凡大手一抽,把从架子底下抓出来的盔甲从身后抽出扔在地上,高傲地抬起头。“锵锵,咔嚓咔嚓…”一阵金属摩擦声发出,田守和柳倾蓝先是不可思议,而后大笑不止。“瞧把你能的,就这破盔甲还挑了那么久。”柳倾蓝笑得腰肢乱颤,没想到那么爱占便宜的他也有失手的时候,刚才的厚脸皮可真是‘血本无归’啊。“啥?不可能啊,手感挺好的啊!”疑问中,低头一看,眼皮直跳。盔甲是挺好的,没错,全套软甲,很轻,软软的,只是表面有一层厚厚的灰尘,胸口和腹部的地方穿了个窟窿罢了。顿时间一个大写的尴尬啊,随手抓的也抓好一点的吧,存心的吧!“其实,其实,这是我从架子底里抽出来的,谁让你们那么急。”秦白凡低声咕哝道。“我看这料还是很不错的,师兄咱将就着用吧。”田守捡起来仔细看了看,手指不停游走在盔甲的接缝处。“只好这样了,也不好意思回去换。”秦白凡无奈地把它收进储物袋,而后三人并肩走下千器峰,此时微风正舒,太阳也还刚刚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