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玄幻执天逆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三章 针锋相对

更新时间:2017-05-11 16:26字数:2924
李遥叹将包好虎兽虎胆的包裹,扛在肩上,神清气爽的往圣山山下走,说来也奇怪,刚才和虎兽群作战,丝毫不觉得肚子饿,才停下来没多久,李遥叹的胃就在喋喋不休的对他抱怨。李遥叹用左手揉了揉肚子,在心里面安慰了几句自己的胃,示意他等下山以后,一定让他大吃一顿。李遥叹的神清气爽并没有维持太久,一头角牛兽正躲在山头上的树丛中,细细的观察着李遥叹,角牛兽用鼻子一嗅,就知道李遥叹袋子里装着什么好东西。“嗖嗖嗖……”李遥叹停下脚步,往山头上一看,高大的树丛中似乎藏着什么东西,而此时此刻,李遥叹胸前悬挂的七星天石,微微发烫,这是对他预警。李遥叹没有感到紧张,反而感到兴奋,萧正的实力强横,他光凭十几个虎胆就能赢萧正,他心里没底。这不正好嘛,山头上树丛中藏着的猛兽,似乎是个狠角色,李遥叹不怕狠角色,就怕是一头小小的猛兽,取下它的胆,也没意思。“砰腾……”角牛兽从山头上跳了下来,它本想多观察一下少年,但少年似乎对它也很感兴趣,那角牛兽就觉得不好意思继续躲下去,于是出来露两手,成年的角牛兽,战力不比虎兽差。李遥叹将包裹抛在路边,他要专心致志对付角牛兽,圣山虽然四处可见猛兽,但是像角牛兽这样的稀有猛兽,能碰见那是天大的好运。李遥叹仔细的打量角牛兽,只见角牛兽额头的中间长出了一只角,足有李遥叹半只手臂那么长,角牛兽四肢强壮,脚蹄子更是黑如铁。角牛兽将鼻孔用力的瞪大,对着李遥叹不断的吸气呼气,一对牛眼睛更是已经将李遥叹的身体大卸八块嘞。李遥叹嘴角一扬,手持剑弯着腰,做了一个冲击的作用,但角牛兽不为所动,就像一根木头一样,隔着三米的距离,安静的注视着李遥叹。李遥叹恼了,角牛兽这厮不主动对他下手,也对他的攻击态势无动于衷,不知肚子里卖的什么药!就在李遥叹以为角牛兽不会攻击他的一瞬间,角牛兽突然发力,一个大力飞跃,直扑李遥叹而来,李遥叹来不及避开,挥着剑砍过去。“钪……”这是李遥叹手中的剑与角牛兽的兽皮碰撞在一起的声音,角牛兽的兽皮简直就不是皮,简直就是一副盔甲。李遥叹借势往后一趟,跳到旁边,角牛兽没有停下,再次扑向李遥叹,李遥叹急中生智,挥着剑刺向角牛兽的牛眼睛,角牛兽为了保护眼睛,不敢轻易的上前攻击李遥叹。就刚才一回合,李遥叹知道角牛兽的弱点是眼睛,可是,要怎么才能刺中角牛兽的眼睛,它是不会给李遥叹留下近距离接触它的机会。李遥叹一步步往角牛兽的身后挪,角牛兽见状立马掉转过头,李遥叹又往前走,角牛兽刚转过身,李遥叹抓住机会,一跃而起,坐在了牛背上。“唔唔唔……”角牛兽不断的叫喊,还不停的抖动着身子,想将李遥叹抖下来,李遥叹岂能让角牛兽如愿,他就像长在了角牛兽的身上,任凭角牛兽怎么抖,李遥叹就稳如泰山的骑在牛背上。两刻钟后,即使强壮非常的角牛兽,总算累了,骑在角牛兽背上的李遥叹抓住机会,屁股往前挪,举起手中的剑,用力刺进角牛兽的眼睛。巨大的疼痛感让角牛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将李遥叹抖飞了,李遥叹刚一落地,角牛兽就冲向他,李遥叹来不及站起来,只好往树林里滚。角牛兽还是不依不饶,用牛角顶开一条路,钻进树林里对付李遥叹,李遥叹趁角牛兽用牛角开道的时间,站起来,然后爬上了参天大树。“轰隆隆……”角牛兽顶断了一棵树,立即奔向李遥叹,角牛兽见李遥叹爬上了树,二话不说,强忍着眼睛的剧痛,用牛角准备将大树给顶断掉。李遥叹顺着树干滑行下来,双手握住剑柄,全力以赴,将剑沿着刚才被剑刺进的伤口再次刺进去,角牛兽瞬间四肢崩塌,瘫软地上。李遥叹扶着树干落地,围着角牛兽转了一圈,角牛兽还在拼命的挣扎,想要站起来,左眼已经失明,更可怕的是,死亡已经在向角牛兽招手。“角牛兽啊,你就不要挣扎啦,看你的样子,那么累,是时候休息休息。”话音刚落,李遥叹握紧剑柄,开始疯狂的砍着角牛兽的牛角。角牛兽的牛角珍贵无比,可比那十几个虎胆有说服力的多,只是非常的坚硬,李遥叹踮起眼尖,将全部的力量都灌注在剑上,依然砍不断牛角。李遥叹收回剑,大口的呼吸,瞥了一眼角牛兽,角牛兽已经长眠不起,他忽然想起自己脖子上戴着七星天石,这宝贝可以源源不断的给他供应能量。李遥叹左手握住七星天石,将自己的想法传递给七星天石,七星天石感应到了,立马放出一道光芒,降落在李遥叹手中的剑上,剑立即散着宏光。李遥叹喜上眉梢,手持剑,对着角牛兽的牛角用力的砍下去,原本坚硬无比的牛角,脆的像根木头,被砍落在地上,李遥叹蹲下身,拾起来。牛角的质感很足,李遥叹将其拿起,就仿佛握着另一剑兵器,这只牛角足以让包裹里的十几个虎胆,黯然失色。李遥叹走过去,将装满虎胆的包裹,重新拾起来扛在肩上,然后接着往下山的下山路走,与刚才不同的是,李遥叹竟感觉到一丝头绪。李遥叹心想这或许就是刚才使用七星天石所留下来的“后遗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七星天石也是如此。李遥叹强打起精神来,他仿佛看见了狩猎大会夺魁后,他在享受新阳之城百姓们的热情呼唤,一声声呐喊,一声声惊叹,一声声赞美,还有胥伯害的表态收他为徒,都是他所期盼的事情。“看啊,那不是萧家公子吗?”圣山山下的一名中年妇人一声惊叫,因为她看见了萧正用一张兽皮包裹着东西,兽皮里应该是满满的猛兽的胆。萧正脸上洋溢着自信,刚才下山的路上,碰到了各式形形色色的人,手上多多少少都有几颗猛兽的胆子,却没有他手中的那么多。萧正嘴角一扬,当他走下圣山的那一刻起,新阳之城的百姓开始欢呼起来,不管是男男女女,不管是年轻还是年长的,都在欢迎他们的英雄。萧正不仅承载着萧家的希望,更承载着新阳之城的希望,连站在高塔上的奢化穹和胥伯害看在这一幕都倍感欣慰,因为他们后继有人了。“萧公子,这是狩猎大会的冠军一定是你嘞!”“是啊,除了萧公子,谁还有这个本事拿下狩猎大会的冠军呢!”圣山山脚下闹哄哄的,零零散散的又有几个新阳之城的青年下了山,一见萧正手中的兽皮包裹着那么多猛兽的胆,顿时觉得颜面无光。萧正静静的享受着这一切,不管是少女的青睐,还是少妇的欢呼,甚至还有一些男子对他暗送秋波,萧正都来者不拒,一律用微笑回之。“哇!那个家伙是谁!”突然从人群中爆发出一声惊呼,众人不约而同的往圣山上看,那是一名浑身衣服都已经有些破烂的少年,扛着包裹还有手上拿着牛角,往山脚下走。或许有些人不认识李遥叹,但是萧正认识,他在心里暗叹李遥叹这小子还是有些能耐,不比那几个身材魁梧的汉子,空有力气,手上的猛兽胆还抵不上他手中的十分之一。“胥兄,我们新阳之城还真是人才辈出啊!看你怎么抉择,到底该收哪个少年为自己的徒弟。”奢化穹遥望圣山前脚,将圣山发生的事情尽收眼底。“那么纠结做甚,直接两个都收为徒儿,不就行嘞!”胥伯害摸了摸自己的胡子,微微一笑。“唔……不错嘛,平日里坚决不收徒的胥伯害大师,居然这次一次就收俩,倒是让孤感觉有些出乎意料。”奢化穹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胥伯害。圣山山脚,李遥叹已经走到山脚,站在了萧正的旁边,萧正装满了用兽皮制成的包裹,而他也差不多,比萧正还多了一个牛角,成绩在伯仲之间。这时,新阳之城的一名武士挤出人群,走到萧正和李遥叹的面前,对他们行了一礼,然后手往后一挥,后面跑过来两匹上等的骏马。“请两位少年上马,城主和胥大师已经在高塔上等候你们。”新阳之城的武士,对李遥叹和萧正,说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