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玄幻执天逆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四章 征途开始

更新时间:2017-05-11 16:28字数:2546
萧正瞥了一眼李遥叹,他自恃出身名门,这次却与一个毛头小子同样享受乘坐骏马去见新阳之城城主的荣誉,萧正心里多少有些不是滋味。而李遥叹也没有得意忘形,因为这些早就在他的意料之中,夺魁狩猎大会,只是他证明自己的开始。圣山山脚下开始聚集越来越多的参加狩猎大会的少年,他们或许是一脸的沮丧,或许是一脸的无奈,各有各的精彩,唯独不见得意的脸庞,他们注定要被大家遗忘。这次狩猎大会的最终胜者,将会在萧正和李遥叹之中产生,而他们只能作为看客在一旁鼓掌。一刻钟后,李遥叹和萧正骑着骏马,在新阳之城武士的带领下,已经到了新阳之城最高的建筑门前,这里便是新阳之城的高塔。新阳之城的高塔,距今已经两百多年,见证了新阳之城由蛮荒时代进入到青铜时代,新阳之城近几年发展的更快,逐步成为凉国的一大势力。新阳之城高塔的最顶楼,上面存放着永恒之火,永恒之火象征着光明和未来,蕴藏着无穷的能量,为此,奢化穹为了保护高塔上的永恒之火,安排了层层武士守卫。“启禀城主,此次狩猎大会的两位胜者皆已到殿外等候。”“速速请他们进来!”“宣萧正和李遥叹两位少年进殿!”李遥叹和萧正齐齐踏入高塔上的崇德殿,奢化穹高坐在王座上,目光炯炯有神的望着崇德殿中间站着的李遥叹和萧正,两人都是器宇轩昂,仪表堂堂。对于萧正,奢化穹是在熟悉不过,萧家作为新阳之城第一大家族,势力不容小觑,但对于李遥叹,奢化穹却是一丝印象都没有。这也不奇怪,李遥叹只是一介平民,没有浑厚的家族背景,没有高耸入云的身材,有的只是一脸的坚韧。“拜见城主大人!”“拜见城主大人!”李遥叹和萧正异口同声行礼道,奢化穹作为新阳之城的城主,威仪不凡,更加上奢化穹脸上长满了络腮胡子,更添几分勇猛的霸气。而站在王座下面的就是胥伯害,李遥叹和萧正做梦都想拜他为师的人,只见胥伯害一身古铜色的皮肤,浓眉大眼,身材足有一米九。胥伯害是新阳之城百姓眼里和心里的英雄,凉国几次三番派人来宣旨,准备授予胥伯害将军一职,但胥伯害屡次推脱,就是不肯接受。胥伯害,他不想的就是卷进权利的斗争中,他只想留在绿水青山的新阳之城,培养下一代四大职业的高手。“少年,你叫什么名字?”奢化穹注视着萧正身旁的少年,问道。“回城主大人的话,我叫李遥叹!”李遥叹的声音充满了力量和自信。“嗯,流榭,你看看看到底谁才是此次狩猎大会的最终胜者!”奢化穹对站在他下方右边的高塔武士统领流榭说道。高塔武士统领流榭立马走到李遥叹和萧正的身边,让他们将包裹打开,刚包裹打开的那一刻,一阵阵血腥味扑面而来,流榭忍住呼吸,将两个包裹里的猛兽胆子,数了一个遍。萧正得意的看了一眼李遥叹,刚才在流榭数的时候,他也跟着数了一遍,最后自己包裹里的比李遥叹多了两个。“回禀城主,萧公子一共狩猎了四十枚猛兽胆,而李少年则是狩猎了三十八枚猛兽的胆子。”高塔武士统领流榭转过身对奢化穹,说道。奢化穹很满意的点点头,萧正果然没有让他失望,这次狩猎大会正好成了萧正扬名立万的机会。“少年,将你手中的牛角递给我看一下。”对于萧正,胥伯害已经很熟悉,于是他便将目光集中在李遥叹的身上,他发现李遥叹手上握着一只牛角,这只牛角可比那些虎胆珍贵的多。李遥叹走上前将牛角递给胥伯害,胥伯害将牛角举起来反复观看,李遥叹的实力和运气,都让他吃惊。“胥大师,那是角牛兽的牛角?”奢化穹盯着胥伯害手上的牛角,站了起来,然后慢慢走下通往王座的台阶。“城主大人,这正是角牛兽的牛角!”胥伯害转过身来,正好奢化穹已经走下了台阶,顺手将牛角双手奉给奢化穹。奢化穹将牛角紧握在手心,回忆起自己年轻的时候,那次狩猎大会,奢化穹还不是城主,提着一把刀就上了圣山,碰到了一头角牛兽,搏斗了半天,却是无功而返,可惜让角牛兽逃脱了。“城主,臣觉得这次狩猎大会我们出了两位胜者!”高塔武士统领流榭看了一眼李遥叹,眼带赞许。“嗯,对,现在孤宣布本次狩猎大会,萧公子和这位少年都是最终的胜者,立即张榜通告全城!”奢化穹目光一聚,霸气十足的说道。“请问这位少年叫甚名字?请再说一遍。”负责拟旨的太监,大步流星走到李遥叹的身边,躬着身子,问道。“我叫李遥叹!”李遥叹对负责拟旨的太监,拱手而道。负责拟旨的太监,听完李遥叹说出姓名后,立马着手拟旨,写好后,交给奢化穹看了看,奢化穹看了一眼,便将袖子里的印章取出来,盖上了印。太监捧着城主的旨意,跑出崇德殿,往新阳之城最为热闹的地方而去,将此次狩猎大会的两位胜者,告诉每一个新阳之城的百姓知道。“胥大师,接下来看你的意思了,事先你是说好的,这次狩猎大会的胜者,你就收他为徒,现在有两位,你看着办。”奢化穹希望胥伯害收萧正为徒,但胥伯害似乎又对李遥叹有几分兴趣。胥伯害的目光在萧正的身上来回游走,萧正是名门之后,身体素质和先天优势十分的明显,但李遥叹他又让胥伯害觉得将来会有无限的可能。胥伯害皱眉思索,而奢化穹则是看着手上的牛角,就像是实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愿望。“城主大人,我决定收萧正和李遥叹两人为徒,不知可否?”胥伯害沉思片刻,总算做出了决定。胥伯害的话音刚落,李遥叹和萧正则是两副完全不同的神色,萧正满脸的不可思议,本来自己是狩猎大会的最终胜者,结果被李遥叹分走了一半荣耀,现在连胥伯害唯一的徒弟变成了唯二的徒弟,他气。李遥叹的神色由震惊到喜悦,就差活蹦乱跳,梦想照进现实,让李遥叹感叹冒死上虎啸岗的决定是多么的正确。“当然可以,这是你收徒的事情,一切都由你做主。”奢化穹有些微微惊讶,但是没有表现出来。“嗯,萧正,李遥叹,你们俩先回去吧,明日早晨七点,我们在新阳之城城外的黄树坞碰面,晚了一小会儿,我就不认他这个徒弟。”胥伯害嘴角一抽,面色冷酷的抛下一句狠话。当李遥叹走出高塔的一霎那,正好看见了天边最美的晚霞,一片片,变幻莫测,就像李遥叹此时的心情,美丽而又无法相信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萧正望着李遥叹高兴的身影,暗自鄙夷,他本想接着狩猎大会夺魁的气势,回去好好征服几个如花似玉的侍女,现在是一点兴趣都没了。“姓李的,你别高兴的太早,以你的资质,胥大师迟早会将你扫地出门!”萧正冲着李遥叹的背影,吼道。李遥叹听见了萧正的吼声,回头看了一眼,萧正那副气急败坏的样子,李遥叹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好笑,他已经做好了抢走萧正所有风头的准备,让他一个人咆哮去吧。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