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玄幻执天逆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五章 职业选择

更新时间:2017-05-11 16:30字数:2933
李遥叹回到家里后,立马将他居住的破草屋里里外外打扫了一个遍,他想用一个崭新的环境,迎接“重生”的自己。将破草屋打扫干净后,李遥叹顺便吃了一点好东西,然后就躺在了床上,闭上眼睛让自己睡觉,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明天早点来到。可是,越是想明天早点来到,李遥叹就越睡不着,李遥叹辗转难眠,数了几千只羊,就是睡不着。无可奈何,李遥叹站起来在破草屋里,来回散步,做俯卧撑,倒立行走什么的,累得满头大汗,睡意还是毅然决然的抛下他离他而去。李遥叹长叹一口气,既然没有睡意,那就干脆提前到黄树坞吧,省得明天早起,拿定主意后,李遥叹大步流星走出草屋,将门关好后,直奔黄树坞。黄树坞位于新阳之城城外的西南方,这里有一棵树叶都是黄色的树,所以这一片土地,因此而得名黄树坞。两刻钟后,李遥叹到了黄树坞,黄树坞四周都是静悄悄的,连虫蚁的叫声都没有,李遥叹背靠着那棵黄树坐下,仰着头望着天空。繁星点点,就像是人的眼睛在眨着,李遥叹恍惚之间,想起了在虎啸岗上碰见了那位圣女,她名叫宣之夏,名字和人一样的漂亮。李遥叹他曾听新阳之城的一位老人说过,当你有了心爱之人的时候,想要陪在她身边保护她的时候,也就是意味着你真正长大了。想着想着宣之夏的绝美容颜,让李遥叹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李遥叹在梦里再次回到了虎啸岗,他四处寻找宣之夏的身影,却一无所获,连青阳也不见踪影。“哈欠……”数个时辰后,李遥叹揉着鼻子醒来了,强烈的阳光让李遥叹有些睁不开眼睛,当他慢慢适应外头的强烈光线后,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位女子,李遥叹还以为是宣之夏,当他站起来的时候,才发觉身前的那位女子根本就不是宣之夏。那位女子转过身来,对着李遥叹笑了笑,笑容非常的甜美,就像是春天里盛开的花朵,清新自然。“你就是李遥叹吧?没想到你居然昨夜就候在这里,我义父知道后一定会很高兴的。”女子说道,声音宛如喜鹊,让人听在耳里,暖在心里。“我昨夜在家睡不着,于是就到黄树坞来,没想到居然睡着了,”李遥叹桡了桡头,接着问道:“请问姑娘芳名,刚才听你称呼胥大师为义父?”“嗯,是啊,我就是胥大师收养的女儿,我叫杜纷飞。”说起这段话,杜纷飞还是满脸的笑容。李遥叹却是愣住了,他的身世和杜纷飞有几分相似,只是李遥叹没有她那么幸运,被胥伯害收为义女,而他呢,只能在乞丐巷里长大。“咳咳,飞儿,我说呢怎么一早上都见不着你,原来你是跑到这里来了。”话音刚落,一阵微风吹过,胥伯害就出现在了李遥叹和杜纷飞的面前。“拜见师傅!”李遥叹精神一震,对胥伯害行礼道。“嘻嘻,义父,我来的不算早,李大哥才是来得最早的那个人。”杜纷飞跑到胥伯害的身边,挽着胥伯害的手,道。胥伯害听完杜纷飞说的话后,扫了一眼李遥叹,见他屁股上沾染了一些细碎的树叶,头发还有被清晨雨露沾湿的痕迹,很满意的点点头。“义父,好像还有谁没到吧?”话音未落,杜纷飞就红着脸,她说的那人就是萧正,她和其他少女一样,对身材魁梧相貌英俊的萧正,颇有好感。胥伯害转过身去,注视着从新阳之城出城到黄树坞来的路,就在胥伯害视线的尽头,萧正的身影出现了。不多时,萧正跑到了胥伯害的跟前,刚才跑得那么急,萧正的身体素质真好,大气都不喘一下。“萧大哥,我可等你好久咯。”杜纷飞松开挽着胥伯害的手,走到萧正的身边说道,她可以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可见多么的紧张。“抱歉,杜姑娘,师傅,我刚才在家里处理事情,来晚了一步。”萧正对杜纷飞和胥伯害,解释道。“没有来晚一步,时间刚刚好。”胥伯害微笑着说道,此次他收李遥叹和萧正为徒,再加上还有他的义女,实际上也是他的徒弟,为的就是为新阳之城培养特强的高手,为将来做准备。萧正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李遥叹,他瞧得出来,李遥叹昨夜在这里睡了一夜,结果呢,胥伯害还是更看重自己,这就是无法弥补的差距。胥伯害扫了一眼李遥叹等三人,然后一侧身,右手一挥,立马在黄树坞的旁边出现四扇门,第一扇门是黑色的,名叫黑门,第二扇门是红色的,名叫红门,第三扇门是青色的,名叫青门,第四扇门是紫色的,名叫紫门。这四扇门,四中颜色,分别代表着四种职业,黑门有着吸取对方身体里能量的能力是为噬能者,红门有着特殊血液可以融化一切是为极蚀者,青门则是可以隐身潜行是为幻影者,而紫门则是拥有修复能力,可以修复自身和他人是为治愈者。胥伯害将四种职业的特性都告诉给李遥叹等三人知道,接下来就是李遥叹等三人选择的时候。萧正拧着眉头思索,这四种职业他都想拥有,但是,那是不可能的,每种职业没个几年时间,根本不可能融汇贯通,于是他不知该选哪个好。李遥叹则是气定神闲,早在他决定拜胥伯害为师的时候,他就已经做出了决定,他要成为一名极蚀者。而杜纷飞也早就有了主意,她不喜欢打打杀杀,她更喜欢帮助他人,修缮者这个职业简直就是为她量身打造的,特别是如果萧正不小心受伤了,杜纷飞她会第一时间出现在萧正的身边,为他疗伤。“飞儿,你先说吧,你选择哪一个职业?”胥伯害注视着杜纷飞,问道,其实他已经看出了个大概。“义父,我选成为治愈者。”杜纷飞不假思索的答道,说完之后,杜纷飞还看了一眼萧正,眼神中带着爱意。这些萧正都看得一清二楚,但是他什么都没表现,杜纷飞的身份很特殊,她是胥伯害的义女,萧正不知道自己如果和杜纷飞走的近,胥伯害会不会反感。“杜姑娘,要是我以后受了伤可就拜托你啦!”李遥叹笑着对杜纷飞说道,他对杜纷飞的印象很好。“哈哈!没问题,但是我劝你最好还是别受伤,我怕我成为优秀的修缮者后,找我疗伤的人太多,我会忙不过来!”杜纷飞兴高采烈的说道。“萧公子,该你了,你会选择哪个职业?”胥伯害满脸笑容,杜纷飞选的职业很不错,他要看看萧正怎么远。萧正犹豫了,当杜纷飞和李遥叹的目光都放在他身上的时候,他就更犹豫,他觉得自己是见过大场面的,他不理解自己怎么会在这种场合犹豫。“萧公子,如果你一时间难以抉择,那为师就多给你一点时间考虑吧。”胥伯害收起笑容,问道。“师傅,我想成为一名优秀的噬能者,您觉得可以吗?”萧正说道,噬能者是四大职业里攻击性最强的,因为它可以吸取对方的能量,几乎很少人愿意和噬能者交朋友,萧正管不了这么多了,他只想成为最厉害的那个人。“嗯,当然可以,或许噬能者会很适合你。”胥伯害点点头,说道,他此时也不知道萧正选择成为噬能者到底是对还是错,只有让时间去证明。杜纷飞和萧正都做出选择了,胥伯害便将目光放在李遥叹的身上,与萧正不同的是,李遥叹的目光坚毅而清澈,想必已经做出了抉择。“遥叹,说说你的选择吧!”胥伯害注视着李遥叹,问道。“师傅,我想成为一名优秀的极蚀者。”李遥叹长吸一口气,噬能者他是不会选,能选的就只有红门和青门,比起青门,红门明显是吃更多的苦头。胥伯害走到李遥叹的身边,用手拍了拍李遥叹的肩膀,李遥叹选择成为极蚀者需要很大的勇气,但是他已经做出了选择,那就必须走下去。“好了,你们三个自己做出了选择,那么今天便是你们头一回的历练,推开门,走进你们该去的地方吧!”胥伯害高举双手,冲天吼道。萧正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李遥叹,对于极蚀者这个职业,他有所耳闻,他仿佛已经看见了李遥叹痛苦哀求胥伯害让他退出极蚀者的那一天,果然是愚蠢的家伙。萧正觉得自己如果不是萧家的未来接班人,他会选择幻影者,这是一个可以潇洒过日子的职业。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