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青春限量宠婚:老公,别这样!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12、梦想不碎

更新时间:2017-06-14 20:39字数:2201
萧宇寒远远的看着她浑身透出来的倔强,突然发现这个小女人跟自己想象的似乎有些不一样。对凌琳之所以会有兴趣,完全是因为那莫名其妙的一夜,尤其第二天,她的反应,让他觉得这个小女人也是有些可爱的。同时,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他也不允许被人吃干抹净后就抛到脑后,才会忍不住关注她。然而每一次见到这个女人,他都会生出不同的感觉,仿佛重新认识了她一番。萧宇寒站在原地看了好一会,转身离开。现在,并不是和她见面的好时机,他可不想第一天就把这个小兔子给吓跑了。第一天上班,凌琳过得比想象中辛苦的多,离下班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凌琳才忙完自己手头的工作。摇摇头,正打算休息一下,凌琳才发现自己的手机一直在震动。“琳琳,你在哪里啊。”周沫沫倚在红色的法拉利上面,紧身的黑色上衣搭配一条宽松的牛仔裤,加上一头金黄色的大波浪卷,惹得世纪大厦周围的人都纷纷投来注目礼。“沫沫,你先等一下,我刚忙完。”半小时之后,凌琳拖着疲惫的身体下了楼。“你老板也太坑人了,上班第一天就让新员工加班的,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周沫沫在车上抱怨道。“我也是第一次上班,当然需要磨砺一下,更何况金轩集团可不是普通的公司。这次的事情多亏了你。”凌琳并不打算把今天在茶水间听到的事情告诉她,否则以周沫沫那冲动的性格,还不得去找人家拼命啊。“什么感谢我,不过你还真的要感谢我,这次我家老头入股了一新的娱乐场所,今天开业,我带你去看看。”周沫沫虽然不在自家公司上班,整天以吃喝玩乐为主,但对周家的生意还是十分在意的。“我就不去了,你自己去吧。顺便帮我跟周伯伯道声喜。”“去嘛,反正你又没什么事情,不是说搞设计的都要多接触才能设计出好的作品。”周沫沫不死心的说道:“这次来的都是我爸爸生意上的合作伙伴,听说还有一个拍卖的环节在,那稀奇古怪的东西多,你去看看说不定有什么收获呢?”“好吧,我去。”凌琳无奈的答道。周沫沫听到她答应,这才满意的开车离开,一个小时后,出现在目的地。“沫沫,我这衣服的胸口会不会太低了,要回去换一件啊。”凌琳用手捂住胸口。周沫沫看了一眼别扭的凌琳,上下打量一番,深蓝色的及膝晚礼服,v领吊带的设计刚好把凌琳那不算丰满的胸部显得更加的挺拔,白色的珍珠耳坠加上紫色的宝石项链。整个人看起来端庄又不是妩媚,俏皮又不失性感。“很好看啊。琳琳。女人就要对自己好,要是我们自己都不爱自己了,还指望谁会爱你啊。现在啊,你每天都要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出门。让尚博亮那个混蛋后悔去吧。”周沫沫把头埋在凌琳的颈窝里,两人对着镜子相视一笑。周家入股的那家娱乐场所叫‘人间天堂’,总共是五层楼,一楼是接待大厅,二楼是ktv,三楼是酒吧,四楼是餐厅,五楼就是赌场外带高尔夫球场。开业庆典就是在一楼举行的,整个大厅装修的富丽堂皇的,偶尔还有些云烟出来,还真符合人间天堂四个字。两人已经来晚了,快到拍卖的环境,周沫沫并不感兴趣,带凌琳进去之后,人就跑没影了。凌琳在从侍者手里端了杯饮料,穿梭在众人之间想找一个好点的位置,看热闹。“小兔子,好久不见了。”从凌琳进来,萧宇寒就发现了她,没想到下班之后,她的生活也如此丰富。原本的无聊,突然烟消云散,萧宇寒主动靠近她。“好……好久不见,你在这里干嘛?”凌琳看到他,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要是知道他在这里,自己宁可被周沫沫打死也不会跟着来。萧宇寒嘴角勾起,眼底藏着戏谑:“来这里能干嘛,还是你想干嘛?”凌琳总觉得他似乎是暗示什么,不自觉的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脸上一红,扭头就要走。萧宇寒笑笑,并没有强留她,猎人对猎物,总是有着超乎寻常的耐心。直到开业典礼结束,凌琳都一直站在人群最不容易注意到的角落里面。如果不是为了在拍卖会上增长点见识,她早就落荒而逃。第一件是清朝的青花瓷的茶具,起拍价五万,最后以三十五万成交第二件是明朝时期的字画,起拍价十万,以六十万成交第三件是唐朝时期杨贵妃用过的铜镜,起拍价五十万……“你就没有看得上眼的?”萧宇寒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出现在凌琳的身边。他以为她会在忙碌工作一天后出现在这里,不是为了什么人,就是为了什么物。然而从头到尾,她却仿佛隐形一般,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只是在拍卖环节,显得认真许多。“这些东西不是从死人嘴里抠出来的,就是从死人墓挖出来的额,我怕拿回家晚上会做噩梦。”凌琳抬头,一见是他,连忙转移目光,煞有其事的说道。萧宇寒不可置否的笑笑:“这话倒是有趣。”如果让那些喜欢收藏的名家听见了,估计能用唾沫淹死她,可偏偏他却觉得凌琳说的十分在理。凌琳没有理会他的话,眼睛被一副画吸引,不自觉放松了身体,似乎忘了萧宇寒还站在身边。画里面是一个没有脚的小男孩,但他身上却长了一双翅膀,画的左边写着,‘只要梦想不碎,哪怕没有脚,也会有飞起来的一天’。“你喜欢这幅画?”萧宇寒感觉到身边人的变化。凌琳点点头。“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你信吗?”凌琳摇头,又点头。“男孩小的时候得了一种病,那种病让他被截了双肢,每天只能坐在轮椅上,由保姆推着他出去。看着同龄的孩子在地上跑啊,跳的。他羡慕极了……直到他在书上看到一种没有脚的鸟,他就想如果自己也有一双翅膀就好了,那样就可以在天上飞来飞去的……”“他是飞机的发明人莱特。”凌琳接着说道,狡黠的冲着萧宇寒一笑。她并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白,同时,也并不想和这个跟自己有过暧昧关系的男人有过多的交集。不管他抱着怎样的目的。人可以犯错,却不能将错就错,知错还错。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