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职业许我一场地老天荒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二章 路见不平

更新时间:2017-06-16 16:54字数:2829
疼痛仿佛绵延不断,何初见只觉得意识已经模糊,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滑出来,还是听见声音的邻居报了警又叫了救护车,否则她还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今天就要死在这里。警察撞开了门,急救医生摇了摇头说:“是个快要成型的男孩。”那一瞬间,心如死灰。在医院醒来的时候,迷迷糊糊听到护士在议论:“丈夫和小三合伙把孩子弄掉了,可是人家小三家里势力大,警察带走问了话还得点头哈腰的送出来,什么事都没有!唉,男人啊,真是不可信。”卡里所有的存款都交给了医院,出院的那一天,孙赟也来了,带着一份离婚协议。上面的意思很清楚,除了她自己之外,什么财产都带不走。孙赟说:“媛媛的表哥就是市局领导,法院都得让着三分,打官司也没用,而且你现在哪有钱打官司?签了吧,我瞒着媛媛给你五百块钱,算是补偿了。”何初见听了几乎要笑出声,他一个堂堂跨国企业的中层,月收入不少于五万,占了父亲大半辈子积蓄买的房子,只给她五百块钱当补偿?她在离婚协议上签上名字甩到孙赟脸上:“你等着,我会让你付出代价。”两个月的时间,何初见从一百四十斤的体重骤降到不到九十斤,天知道她是怎么用五百块钱撑过两个月的。不敢回家,怕爸妈担心,也怕邻居指指点点看笑话,她只能窝在闺蜜木小树的工作室里,小小的单人沙发就是她这两个月的归宿。木小树是个摇滚创作歌手,当然只是她自封的,她平时的工作也只是在酒吧唱歌而已,遇到土豪给小费也曾经豪气的买了十几万的录音设备,穷的时候也几天吃不上饭,用她的话说,她赚钱只是为了“做自己的音乐。”两个人从小学开始就是同学,曾经她也因为孙赟对木小树的偏见而跟她减少了来往,可如今也就只有木小树肯收留她。晚上,她给两个人煮了面,木小树今天回来的还算早,十一点就已经到家了,脸上的烟熏妆都来不及卸,捧着碗面条吸溜吸溜的吃着:“你这手艺,赶得上大厨了。孙赟那个王八蛋,放着你这么贤惠的老婆不要非要去招惹那个狐狸精,真他妈的眼瞎!”何初见对于她这样满嘴粗口已经司空见惯了,给她倒了一杯温水,“人家毕竟是老板的女儿,谁娶了都可以少奋斗三十年。”“你就是个软包子,谁都能捏两把!当初我要去扇死那两个狗男女你还非拦着,否则老娘要他们身败名裂!”木小树越说越生气,咚的一下放下碗,严肃的看着她:“我给你介绍个男人吧,有钱有势,今天大手一挥给了我三十万的小费,你跟他好,气死那两个王八蛋!”何初见是跟着木小树去过一次那个酒吧的,跟她格格不入,去那个地方的人跟她也格格不入。她摆摆手说:“算了,我这两天再找工作了,有个秘书的工作还不错,我准备去试试看。”“秘书?”木小树的音调拐啊拐的,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怎么想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正儿八经的秘书,今天已经通知我明天入职了,而且刚好赶上了公司同事过生日,就选在你们酒吧办生日会,顺便还有几个新人入职,算是连迎新活动一起办了。”何初见把入职指南拿出来给她看,木小树早早就进入了社会,一个正儿八经的入职指南倒是真的把她镇住了。她吃完最后一碗面条一抹嘴:“好,明天姐姐给你唱一晚上!”而此时的她们都不知道的是,那天晚上,她们两个都遇到了这一辈子的魔障。何初见从小到大都是乖宝宝,酒吧这种乌烟瘴气的地方待了一会就觉得头晕脑胀,她跟新同事打了个招呼,想去外面透透气。酒吧里昏暗的可以,刚出包厢门就跟一堆情侣迎面撞上了。她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没事吧?”可是看清他们的脸时,何初见几乎即刻愣在原地。这种巧合,还真是“巧。”孙赟搂着程媛媛,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是......初见?”从前他们恋爱的时候,孙赟也是叫她初见,后来有了程媛媛,就开始连名带姓的叫她何初见。听到久违的称呼,何初见有一瞬间的恍惚。一旁的程媛媛也愣住了:“什么?!”今天是第一天入职,何初见画了个淡雅的妆,瘦下来之后身材苗条,可因为怀孕隆起的胸部却一点都没有缩水。头发没有染也没有烫,长发柔柔的批下来垂在白衬衫上,带着一股成熟女性的知性美。孙赟有些不知道如何反应,避开何初见的眼睛:“你过得不错我就放心了。”他的闪避,让何初见想起了那一晚声嘶力竭的绝望。她冷笑一声,淡然的道:“不劳孙先生费心了,还有事先走了,跟你们这对渣男贱女什么话好说。”“说谁渣男贱女呢?给我说清楚!”程媛媛上来就要抓她的脸,却被孙赟强行架开,耐着性子劝:“你小心点,小心肚子里的孩子......”程媛媛一听就笑了,也不挣扎了,耀武扬威的走到何初见面前,往前挺了挺肚子:“报应没来,老天倒是给我来了个孩子。何初见,别以为你现在大变样了就可以回来勾引孙赟!你最丑的样子他都见过,不可能再要你!”她竟然还以为自己是故意出现在这里等着守株待兔?何初见今天穿着高跟鞋,站直了比程媛媛高出不少,气势也足了许多,她冷冷的道:“你放心,吐出来的东西再吃进去我恶心,你要喜欢自己留着吧,省的时间长了引苍蝇。”“你!上次没能整死你是我心软,看我这次活撕了你——”程媛媛在孙赟的怀里扑腾着,却怎么都够不到何初见,急的她两样通红,反过头来对孙赟劈头盖脸一顿骂:“你是不是看到何初见好看了想回头了?我告诉你你做梦!你要是敢我立刻让我爸爸开除你,告诉全部圈里人不准再录用你!”孙赟气得头疼,却毫无办法:“早就过去的事情你别无理取闹。”“好啊你,竟然帮着何初见来说我?!孙赟你个混蛋!还有你何初见,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我告诉你,就你这种黄脸婆,白送去给别人睡都没人要!”酒吧本身就是个人多眼杂的地方,程媛媛的大吵大闹很快引来了许多人,何初见不想第一天就在同事面前丢脸,皱着眉想要穿过人群默默走掉,可是刚迈出一步就被人从后面拉住了手腕,一个低沉清冷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是么?”打手微微用力,何初见就打着旋落尽他的怀里被紧紧搂住。她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似笑非笑的精明眼眸,染着浓浓的墨黑,仿佛深不见底,清冷而又引诱。他回头扫了一眼被孙赟控制着的程媛媛,嗤笑一声说道:“黄脸婆?我怎么看,都觉得你比较像。”今天何初见精心打扮过了,刚入职的喜悦也让她气色好了许多,倒是程媛媛,可能是因为怀孕的关系未施粉黛,身材也微微发胖,不化妆的她脸色蜡黄,看起来倒是比何初见年纪还要大上许多。程媛媛一听就炸了:“这个野男人哪里冒出来的?你他妈谁啊?”男人搂着何初见的手紧了紧,微微一点头致意,笑着说:“鄙姓黎,黎明的黎,黎野墨,何初见现在的男人。”他用的词不是男朋友,不是老公,而是男人,粗俗的可以。何初见脑补了一下武侠小说里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桥段,感激的看了这个叫做黎野墨的男人一眼,从善如流的挽住了他的胳膊:“对,论身高论长相我都没有再吃回头草的道理,小心眼留着回家玩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孙赟快带你老婆走。”“你放屁!孙赟现在是昌泰集团的总经理,长得帅有什么用?不过是个花架子罢了,你巴着孙赟不就是要钱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何初见,你就是个贱货!”程媛媛的手指都快要指着何初见的鼻尖,却被一脸惊慌失措的孙赟连忙拉了回来。他试探性的问道:“你是......峰野集团的黎董?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