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职业许我一场地老天荒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三章 故意整她

更新时间:2017-06-16 16:57字数:2126
此话一出,程媛媛也傻眼了,峰野集团的名字她可是一点都不陌生,只用了三年之间就迅速崛起成为A市第一大企业的峰野集团,一出现就抢掉了她老爸公司60%的市场持有率,坐上国内金融行业的头把交椅。而它的掌门人黎野墨更是个传奇人物,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来头,查遍了国内外所有著名的学府都没有他的入学记录。黎野墨,是个传奇。可这一切,对金融行业一无所知的何初见却是一点都不知道,看到孙赟白着脸搀扶着程媛媛狼狈的走出了酒吧,她只当这位见义勇为的壮士是个职位比孙赟高的人而已。人群渐渐散去,何初见整理了一下呼吸,道谢:“今天的事多谢你了,黎先生,我请你喝一杯吧?”“请我?”黎野墨放开她,看了一眼吧台:“好啊,我还是第一次被人请,走着。”黎野墨带她来到了吧台,何初见接过酒保递过来的清单,有些傻眼,“什么叫‘大满贯’?”酒保耸耸肩,擦着杯子:“就是今天在场所有人的酒水钱都由你来出。”何初见差点没把手里的酒水单子给撕成两半!今天酒吧人不少,这里的物价又贵的出奇,何初见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里面还是早上木小树硬塞给她的两千块钱,哪里够......她懊恼的咬了咬牙,认怂:“黎先生,能不能换一个点?”黎野墨好脾气的点头,手指在酒水单上划了划,在一个叫“相见欢”的名字上点了点:“那就这个吧。”酒保伸长了脖子看着,噗嗤一声笑出来:“野哥你可真够很的,这个要是点下去,估计这姑娘把自己卖了都不够!”黎野墨笑的痞气,一手搭在吧台上一手放在何初见的椅背上,好像把她半圈在怀里:“屁话多,卖给我不行啊?滚滚滚,赶紧去弄。”酒保被骂了也不恼,笑嘻嘻的招呼其他同事一起来吧台调酒。何初见看到这么大的阵仗有些错愕,“‘相见欢’又是什么?”黎野墨手上端着一个晶莹剔透的酒杯,里头的琥珀色液体随着五颜六色的灯光流光溢彩,映着他的眸子有些迷离,“就是包场三天的意思,相当于‘大满贯’乘以三。”何初见算是明白了,他这是故意在整她?她抬头去看黎野墨,却不能从他的脸上分辨出一丝情绪来。“黎先生,我一个公司小职员实在是有心无力,我请你喝一杯‘红粉佳人’行么?就当是我答谢您今天帮我解围了。”‘红粉佳人’是这个酒吧最贵的一种酒,木小树天天跟她唠叨,一杯就够她唱破嗓子了,又不是观音菩萨玉净瓶里的水卖的那么贵。何初见余光瞥见了酒水单上的‘红粉佳人’那一拦,后面跟着一个四位数,刚好够把她口袋里的钱花的干干净净。黎野墨似乎是沉思了一下,脸上的笑容却一直没有卸下来,“算了,老子也是第一次干助人为乐这种事,可别把我当什么好人......你跟那个唱歌的是什么关系,她怎么一直在看你?”何处见顺着他的手看过去,果然看到木小树正背着吉他唱歌,撞上她的目光俏皮的眨了眨眼。她解释道:“她是我朋友,很好的朋友。”黎野墨没再说话,远处有人叫他,他应了一声就离开了。而木小树的歌也正好唱到最后一曲,卸了吉他蹦蹦跳跳的跑到她身边,一把勾住她的脖子,揶揄道:“可以啊,昨天给你介绍你还不要呢,今天就自己说上话了,初见,你有前途。”何初见被她勒的脖子疼,耸耸肩示意她轻一点,“刚刚那个男人就是昨天给你三十万小费的?”“对啊,据说是老板的朋友,巨有钱!就差把钞票当烟给点了,长得也正,怎么样,考虑考虑?”木小树敲敲桌子,示意酒保给她上杯酒,何初见劝她:“你别喝了,上次跟杨博为什么吵架你忘了?好了伤疤忘了疼。”杨博是木小树的男朋友,也是他们中学的班长,学习好又听话,考上了名校现在工作也不错,当时木小树追他追的特别紧,差点割腕自杀才把杨博追到手,两个人风风雨雨这都过了快十年了。木小树天不怕地不怕,天生带着一股子叛逆的劲儿,可是这世界上她最怕的就是杨博瞪眼睛。每次杨博一生气先服软的肯定是她。果然,她一说这个木小树立刻皱了皱眉,扬手对酒保说道:“给我上杯雪碧,妈的老娘这辈子也就被杨博给管的死死的了。”何初见看的好笑,以前她总是不看好乖学生和小太妹的组合,可是现在她离婚了人家却还好着,“杨博最近怎么样?我都在你这住了两个月了都没见过他一面。”木小树摆摆手:“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反对我搞音乐反对的差点分手,怎么会来我的工作室。老娘我现在去见他都得素着脸穿一身中年大妈似的棉布裙子,否则丫分分钟跟我翻脸。而且最近他生意上有些困难,为了筹钱焦头烂额的,哪里有空理我?”印象中杨博生意出问题不是一次两次了,每一次都是木小树给他拿钱,估摸着这次还是木小树伸手。何初见现在自己都是捉襟见肘的帮不上忙,也不敢多问。两人正说着,突然一瓶XO重重的墩在吧台上,一个一看就是花花公子的男人挑衅的看着何初见:“姑娘,你害得我被灌了三瓶,怎么着也得陪着哥哥我喝一杯吧?”他一说话满口的酒气喷出来,熏得何初见连连往后躲,“这位先生你认错人了吧?”“不可能!爷的眼睛比鹰眼还亮堂!”他俯趴下来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何初见,嘴里啧啧有声:“也没看出来了有哪儿特别啊,黎野墨那家伙怎么就动了凡心呢,真他妈奇货可居......”木小树从小就护着何初见,一拍桌子气势汹汹的站起来:“我妹妹好好的在这坐着呢,别找事啊。”“哟,这妹妹够味儿,你姐妹不喝你替她喝也行。”男人明显喝多了,舌头有些大,指着那满满一瓶的XO说:“就这一瓶,吹个喇叭,哥哥这张卡就归你了,怎么样?”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