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职业许我一场地老天荒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四章 做我的女人,好不好

更新时间:2017-06-17 13:17字数:2045
男人衣着华贵,看起来很是有些地位,摆在桌子上的那张卡金光闪闪的,隐隐还能看到烫金的某大银行VIP字样,估摸着里头的数额也不会少。可那一瓶XO不是可口可乐,全喝下去不是开玩笑的。何初见立刻站起来小声的劝着她:“钱咱们可以慢慢挣,喝坏了不是好玩的。”木小树虽然从小到大坏事没少干,唯独不喝酒,她有严重的酒精过敏,上学时候喝过一小罐啤酒都全身通红的像个小龙虾,这么大剂量下去搞不好得出人命。那男人好像听见了,噙着一抹坏笑说:“你可想好了,你在这唱一辈子歌都挣不到这卡里的一个零头,喝不喝随你,别说哥哥欺负你,哥哥是出了名的怜香惜玉。”何初见能感觉到木小树似乎浑身都绷得紧紧的,她偏过头来小声对何初见说:“一会我要是躺了你赶紧给我叫救护车啊。”话音刚落,纹着杨博生肖纹身的那只手就抓上了酒瓶子,咬了咬牙:“行,说话算话。”酒瓶子刚拿起来就被按住了,木小树惊诧的看着何初见:“你放手,我他妈死不了,没钱杨博就完蛋了!”何初见皱着眉,看着面前的男人:“我喝,你给钱,行么?”男人的眼睛里露出一丝激赏:“行,谁喝都行,卡我今天就没打算带回去。”木小树不松手,“初见你他妈都没喝过酒,逞什么能?给我放手!”“没事,他刚才本来就是让我喝的。”何初见用了些力,夺过酒瓶子,对男人说:“这位先生,喝就喝我也不怕,咱们总得说清楚这酒为什么喝,你说是不是?”男人已经有些站不住了,拖了个凳子来坐,眼神迷离,指了指一边的卡座:“那个,我兄弟,这么多年来一个女人都没碰过,我们哥儿几个打赌看你能不能跟他说话超过三句,嘿,哥哥我愿赌服输一口气喝三瓶照样屹立不倒!”何初见顺着他的手看过去,那边的卡座上果然坐着三四个人都在往这边看过来,其中最显眼的就属那个黎野墨了。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相遇,黎野墨目光如炬,烫的何初见立马离开了视线。卡座离吧台不远,只见黎野墨轻笑一声,缓缓走过来,目光一直牢牢的锁定着何初见,眸中精光一闪,似笑非笑的敲了敲酒瓶子,发出清脆的叮当声:“你喝一瓶多少钱?”旁边的男人叫了一声:“哟,野哥,心疼了?”他敲了敲桌上的卡片:“两百万,怎么着,跟一把?”黎野墨不轻不重的在他头上推了一下:“跟你大爷!人我带走了,两百万一瓶酒?真他妈够便宜的。”他从怀里掏出一张卡扔到木小树怀里:“忘了里头有多少了,不过应该够你喝好几瓶的,明天人我给你好好的送回去。”何初见只觉得自己被一个巨大的力道带的往前趔趄了几步,跌跌撞撞的勉强跟上他的脚步。木小树想跟上来却被那个男人给缠住了,蹦起来骂着脏话,可男女力量悬殊,那熟悉的骂娘声终究还是消失在耳畔。酒吧外的步行街人声鼎沸,何初见被强行塞进了车前座里,还没来得及推门车子就飞速开了出去,吓得她脸色发白,紧紧的握着安全带,“黎先生,我不是......”“不是什么?”将近两百码的车速,黎野墨只用一只手扶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夹着一支烟搭在车窗上,仿佛坐在自家沙发上一样闲适。何初见咬了咬牙:“我不是鸡,不出台。”“切,”黎野墨痴笑一声,“做鸡要是都穿成你这样得饿死。”他就这手吸了一口,剩下的半截烟头塞进她手里,“试试味道,加了点料的,爽翻天。”何初见差点把烟给扔出去。可是转念一想,突然反应了过来:“刚刚那瓶酒里面是不是也加了料?”黎野墨大手一伸给她把安全带系上:“差不多吧。”“那我朋友......”何初见急了,木小树帮杨博筹钱哪有嫌多的?肯定......“黎先生麻烦你放我下车。”黎野墨懒得理她,脚下油门踩得死死的:“回去也没用,她要钱就得付出,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可是你刚刚也给钱了,这句话卡在何初见的喉咙里,说不出也咽不下去。“那你总得告诉我,要带我去哪里。”何初见已经预见到将会发生什么事情,估摸着是躲不过去了,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一点,心里头却把杨博骂了个狗血喷头。为了他不但木小树搭进去了,连自己也得搭进去,这钱他要是再亏了就让他去死吧!“明霞山。”“......啊?”明霞山是A市著名的旅游景区,地处偏远,附近都是一些很便宜的快捷酒店或者是农家乐。以黎野墨的身份,不会吧......“想什么呢!”黎野墨嘲笑她:“真把自己当鸡了?”看见何初见红着脸的窘态,他收起玩世不恭的神色来,正色道:“陪我去明霞山看日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何初见很惊奇的发现,黎野墨的眸光里有一瞬间的疼痛,好像在透过她,看着另外一个人。“就看日出?”黎野墨没有回答她,方向盘一拐上了环山路,脸色微沉,一言不发。可清晨的第一抹阳光,黎野墨和何初见还是没有看到。彼时,他放倒了车后座的座位,牢牢的把她压在身下,用力的挺进着,挥汗如雨,沉重粗喘,而何初见已经挨了一晚上,早已经连声音都叫不出,软软的任他摆布。整整一个黑夜,他们在明霞山的山顶做爱,从引擎盖到副驾驶,又从副驾驶到车后座,黎野墨仿佛一头不知疲倦的兽,尽情的在她身上发泄着,咆哮着,热情却又坚决。迷蒙间,听到他温柔的在耳边呢喃着:“做我的女人,好不好?答应我......我会对你好,给你花不完的钱,让你恨的人都匍匐在你的脚下,好不好?”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