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悬疑阴嫁诡事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四章 美艳女尸

更新时间:2018-01-09 15:24字数:2582
“就在这后边,很近。”听着我问,老头咳嗽了几声,佝偻身形往小屋后院走去。我一听,决定跟着去看个究竟。我倒是要看看,这老头的孙女,究竟是个啥样死人。或许村子里的人,就是被这老头的孙女给咬死的。可是随着跟老头往前走,我又觉得不对劲。听老头说话那意思,他孙女一直没下葬,就不可能是那坟头底下的女人。“大爷,你孙女是咋死的,就一直停尸没有埋?”想着不对劲,我紧走几步,追上老头问道。“埋了,好久喽,可是五年前发生点变故,我又把她给挖出来了。”老头一听说道。“啥……五年前发生变故,你又给挖出来了?”我一听,当时打了一个踉跄。五年前,那不正是我跟强子出事的那一年吗?“嗯,过了前边那片柳树毛子就到了。”听着我喊,老头喘着粗气说道。“柳树毛子……”听老头说,我抬眼一看,前边可不都是两三米高的柳树毛子咋地。非常的茂盛,密密麻麻的,满眼都没有插脚的地方。“跟着我走,要不然过不去奥!”随着钻进那茂密柳树毛子里,老头颤悠悠的喊着我跟着他走。我没吱声,跟着老头钻进去的同时,心里也纳闷了。荒山里咋会有这么规整的柳树毛子,那一定是老头故意栽种的。老头栽种这柳树毛子干啥,难道是为了聚集阴气?一想到聚集阴气,我心里激灵一下子,霎时间就感觉到了一股说不出来的阴冷。是阴冷,越往那柳树毛子里钻越阴冷,阴冷的浑身打颤,咯哒哒直打牙麻骨,我知道坏了!这俗话说的好,前不栽桑,后不栽柳,当院不栽鬼拍手,这是指生人住宅前后风水而说的。也就是说,柳树是五大聚阴气,最容易招鬼的五鬼树之首。老头在这里栽种这么多的柳树毛子,然后里面圈着尸体,很明显是在用阴气养尸。“到了,金子啊,爷爷把你想要找的人给带来了,今天你终于可以完成心愿了!”我这正满心哆嗦的想着呢,伴随老头渗人的一声喊,眼前出现了一大块空地。不,也不是空地,因为在那被柳树毛子包围着的空地上,点燃了一地,随风飘摇的烛火。在那飘摇烛火中间,扑蓬着猩红色地毯。地毯中间,仰面躺倒着一个身穿大红的女人。女人神态安详,双目紧闭,除了脸色有点苍白以外,咋看着都像是个活人,而且看那容貌还不丑,应该是非常美丽。并且在女人的头顶方向,立着一块两米多高的高台,高台上飘荡着红色彩绸,下面贴着一个大红双喜字。“这……”看着眼前这莫名诡异的一幕,又听老头说啥要找的人来了,又完成啥心愿的,我当时就给吓坏了。这是搞啥幺蛾子,又红烛,又喜字的,咋看着都像是在结婚。“关一山,你还记得那件红嫁衣吗,那是我孙女的怨灵所在,你们却把它给烧了。”这时候,老头颤巍走到女人头顶跟前,坐下了。“你……你竟然知道我的名字,还有红嫁衣,那……那坟头底下埋着的就是你孙女?”我一听,吓惨了。还真是害死强子的厉鬼,找上来了。“要不是我发现的及时,我孙女就被你们给害得魂飞魄散了,关一山,你多活了这么多年,现在该是你还债的时候了。”听着我喊,老头并没有回答我,而是兀自的叨咕着。“哼,你们来吧,就算你们不找我,我也会找你们的,死了就死了,干嘛还要祸害生人,当年我跟强子又不是故意的,今天我就要为强子报仇!”一听也就是这么回事了,我是手掐符文,奔着地上仰躺的女人就去了。“慢,你先转到这后面,看看后面有啥?”看着我手掐符文要动手,老头喊着让我看那高台子后面。听着老头喊,我不解的转身到高台子后面,举起手中的火把一看,我是大叫一声,当时就跪地上了……在高台子背面,竟然用长钉钉着一张四肢伸展的人皮。是人皮,颜色蜡黄,非常完整,五官具在,包括那花白的头发,使我一眼就认出来了,那是我师父秦半仙的。我是一声大喊,呛然扑倒在地上。“师父……你咋变成这样了,是谁,是这个老头害了你对不对?”我嘶喊着跪爬到人皮跟前,发现在蜡黄的人皮中间,出现了两个暗红色的小字,还债!“还债……老不死的,你还我师父来!”看到还债两个字了,我是飞身起来,绕过高台就奔着老头去了。看着我奔着他去了,老头竟然一动不动,反而很安然的闭上了他那双死鱼眼睛。“别以为我不会杀人,我会的!”看着老头不动弹,我是直接冲上去,却一时间不知道该咋下手。让我贴个符文斗斗鬼还行,让我杀人,我还真没杀过,况且还对着一个风烛的老头,所以一时间反倒愣住了。也是在我这一愣神的功夫,耳听得“轰隆!”一声响,脚底下塌陷,瞬间我就掉了下去。掉哪了不知道,反正等我感觉身子落地了以后,眼前一片漆黑。惊惧的伸手摸了摸,确摸到了一手柔软的长头发。是长头发,很长很长的那种,那不用说了,在我身旁的,应该是那具女尸。知道是女尸跟我一起掉下来了,我是心里惊惧的同时,抬手向着头顶上摸去。这一摸,我知道完了,头顶上是冰冷的棺材板。也就是说,我跟女尸掉到一口棺材里了。我被老头给设计了,设计我掉这口棺材里给女尸陪葬,我瞬间就知道是咋回事了!“老不死的,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要给师父报仇,报仇!”我是连声大叫,无奈上边一点点声音都没有。完了,这回可真就出不去了。我想起来老头说过还债的话,看来这债我还是没能躲过去,不但我没躲过去,还连累了师父。这样子一想,心里难受的要命,我抬脚胡乱的向周边踢踹着。可根本就踹不动,但听踢踹到棺材板子上的空洞声音,这棺材倒好像不是被埋在土里的,应该是在一个啥空旷的地方。听到那空洞回声了,我心中闪过一丝惊喜。只要不被埋在土里,我就有希望逃出去。这样子想的,我是抓起背后背包,想找样能破坏这棺材板子的玩意。可是我这一翻找发现,背包里除了符文,就是几颗丧魂钉。用小小的丧魂钉去剜那棺材板子,简直是扯蛋。我这正为找不到能用的工具而着急呢,突然也不是我耳朵听邪了还是咋地,我竟然听到了一声很痛苦的呻吟声……也只是这一声,可是把我给吓坏了,慌乱间举起手里的丧魂钉,奔着声音发出的方向就去了。这还了得,女尸不但容颜不腐,而且还用柳树聚集阴气豢养着,恐怕早已经变成了尸煞。尸煞没思维,只知道嗜血。现在我敢肯定,那村里面的死人,就是被这具女尸给咬死的。于是也不管着哪了,先把这女尸给制住再说。也随着我丧魂钉过去,刺耳的一声哀嚎声响起,慌乱中我一撤手,一股子温热可就喷射了出来。是血,热乎乎的,带着很浓重的血腥味,喷溅了我一身一脸……“死人会有血……还热乎的?”我惊惧的叨咕着,咋地也不敢相信。尸煞是有血,但是很粘稠的黑色汁液,并且是冰冷的,这咋还是热乎的呢?此时的哀嚎声已经没有了,但能听到“咕咚咕咚!”很艰难的吞咽声音,还有就是手刨脚蹬的扑棱声……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