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悬疑阴嫁诡事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五章 大难不死

更新时间:2018-01-09 15:39字数:2515
我是彻底的被吓坏了,这咋跟师傅以往给我讲的尸僵不一样?不管着咋回事,我都不能让这玩意再继续祸害人。这样子想的,我是收起心里的惊惧,伸手从背包里扯拽出一只黑驴蹄子,摸索着就给塞到女尸大张的嘴巴里去了……可让我更奇怪的是,即使是黑驴蹄子塞到女尸嘴里了,女尸依旧扑棱了好一会儿,这才消停了下来。“消停了……你消停了,我可得琢磨出去。”听着女尸消停了,我找到了一个棺材角,可着一个地方踢踹。我这样踢踹,一是希望能可着一个地方把棺材盖给踢踹松动,再一个是希望上边有路过的人能够听见,好救我出去。虽然这两个方法都有点渺茫,但总比擎等死要好。就这样死命踢踹了好久,我不但感觉身子越来越没有力气,还双眼迷离,大脑困倦,嗓子眼发紧,呼吸越来越不顺畅了。完了,这是缺氧了。也是,一个小棺材里能有多少空气,我这都折腾半天了,估计也消耗差不多了。等空气消耗没了,我也就死翘翘了!这样子想的,我是强打起精神,继续一下一下的踢踹那棺材板。心里喊着爹娘,喊着惨死的师傅,神情迷离间,渐渐的就不知道啥了……就这样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朦胧中我似乎是听到了爹爹低声抽泣的声音。“爹……我还活着?”听到爹爹低声哭泣声了,我扑棱一下坐起身,睁开眼睛一看,自己竟然是坐在自己家的炕头上了,爹爹正坐在我旁边擦眼抹泪。“爹……我没死,是你把我给救出来的?”一眼看到爹爹了,我惊喜的一声喊。“没死,一山,你……没事吧!”听着我喊,爹爹的神情有点不大自然,似乎对于我的苏醒,并没有太大的欣喜。“没事,爹,你们是咋找到我的,那个女尸跟害人的老头呢?”听着爹爹并不欣喜的说,我问道。“啥女尸害人老头,没看见。”听着我问,爹爹神情哀伤的摇摇头。“没看见……这咋可能,你们不是把我从一口棺材里给挖出来的吗,那女尸已经被我用丧魂钉给毁了,爹,快告诉刘叔,把那尸体烧掉,那女尸已经成煞,不能再留了!”看着爹摇头,我急声的说道。“一山,你做噩梦了,没有,当时我跟你刘叔找到你的时候,棺材里就你一人,没看到啥女尸。”爹爹一听,竟然说我做噩梦。“啊……这咋可能?”听着爹爹说,我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跟身上。双手很干净,浑身衣裳也都被换过了。“爹,你给我洗的手……那换下的衣裳呢,那上面都是那女尸的血。”看着自己全身干净,我问爹爹道。“没有啊,我们发现你的时候,你就穿这身了。”听着我问,爹爹抬起猩红的眼睛看了我一眼说道:“饿了吧,我去给你弄吃的。”说完转身下地,奔着外屋地去了。“这……”看着下地出屋的爹爹,我是彻底的懵逼了。这咋可能,临去后山时候,我明明穿了一身黑色衣裳,而此时的我,却穿了件白衬衫,浅蓝长裤,这根本就是换了吗。想到这里,我是穿鞋下地,想出去找娘亲问一问,问问她把我换下的衣裳给放哪了。我同时也是纳闷了,爹爹为啥说我是在做梦,还说没看见那女尸。咋可能呢,明明就跟我在一个棺材里,咋就会没看见。还有爹爹伤痛欲绝的神色,我这都好好的了,爹爹咋还一点乐模样都没有?这样子想的,我是直接跑到屋外,大声的喊着娘。可空旷的院子里,并没有听见娘亲的回应声。“爹,我娘呢?”看着院子里并没有娘,我奔着下屋厨房跑去。“你娘……她走亲戚去了,很远,要好久才能回来。”听着我喊,爹爹擦拭了一把眼泪说道。“啊……走远亲去了,要好久才能回来?”我一听非常诧异的问道。没听说娘有啥远亲啊,外公外婆已经过世多年,这啥时候又冒出来个远亲来了。况且还不年不节的,娘串的哪门子门呢。“奥,是你娘的远房姨娘,病重了,想见你娘最后一面。”看着我迟疑,爹爹又补充了一句,接着烧火做饭了。看着爹爹烧火做饭,我咋觉得都不对劲,于是转身就奔着村长刘叔家跑去。我去问问刘叔昨晚到底是咋回事,为啥爹爹说没看见女尸。就这样跑到刘叔家里,刘叔一家正在吃饭。看着我来了,刘叔很热情的迎了出来。“刘叔,昨晚咋回事,你跟我爹爹是咋找到我的?”看着迎出来的刘叔,我直接问道。“是我跟你爹找到你的。”听着我问,刘叔尴尬的一笑说道:“在那坟头时候,不是大伙都让那鬼叫声给吓跑了吗,当时刘叔也吓坏了,不知不觉的跟着往回跑。”“等跑回村子一看,你还没有回来,我就上你家找你爹跑回去找你,就把你给找到了。”“你们两回去一找,就把我给找到了?”我一听,不相信的一声问。“嗯嗯,听到你在地下拍棺材板子动静了,一开始我两害怕,没敢动,后来听着没动静了,天也亮了,这才乍着胆子开挖,没想到还真把你给挖到了。”听着我不相信的问,刘叔眼神有些游离的说道。“然后呢……你不会也说那棺材里就我自己吧?”我审视着刘叔的眼睛说道。“对,就你自己,咋地了,你爹不是也这样说的吗?”刘叔一听反问道。“是这样说的,爹还说我做噩梦了,刘叔,我就问你一句话,你看没看到一具流血的女尸,跟一个长着死鱼眼睛的老头,另外还有那满地燃烧的蜡烛,跟披挂彩绸,贴着双喜字的高台,另外在那高台子背面,还钉着我师父秦半仙的人皮!”听着刘叔说话口气,我敢肯定他在撒谎,是跟爹爹两个人联合起来骗我。“没有啊……一山,看来你真是给吓坏了,是做噩梦,快回去好好休息,等有事了,叔再去找你。”听着我一连串的问,刘叔竟然喊着我回去。“刘叔,你为啥要联合我爹骗我,那女尸叫金子,是那老头养的尸煞,咱村的人,很可能就是那女尸给咬死的。”看着刘叔喊着我回去,我厉声的一声喊。“啥金子老头的,没听说过,回去吧,今天还好,没听说谁被咬死。”刘叔一听,是伸手往出推我。被刘叔给推出门口,我很无语的看着刘叔插好院门,转身回去了。这是咋回事,自己大难不死,却莫名被说成了做噩梦。跟自己一起的害人女尸,愣是谁都没看着,并且师父秦半仙的人皮,也是没人提起。还有一向不离家的娘亲,竟然意外走亲戚去了。爹爹哀痛眼神,刘叔的游离,都说明有问题。不行,我得再到那后山上去看看去,说啥也要整明白是咋回事。这样子想的,我也就转身回家拿背包,打算再到那柳树毛子里找老头去。“一山,天太晚了,你想去后山,明个爹陪你一起去。”我正抓起背包想走呢,爹爹出现在了我身后。“嗯,爹,我都没事了,你咋还心情不好呢,不会是娘亲刚走,你就想了吧?”转回身看着爹爹,我略带调侃的说道。“咋会,你娘刚走,想啥!”爹爹嘴里虽然这样说,可那眼角的泪水,可是一串串的下来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