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悬疑阴嫁诡事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十章 惨烈自残

更新时间:2018-01-11 15:31字数:2657
我看到啥了,我看到在爹爹的那口棺材上,扔撇了一只血糊糊的,被剥了皮的死猫。是死猫,满眼血糊中,刺目鲜红的血还顺着棺材帮,在沥啦的往下淌……“爹!”一见爹爹棺材顶上扔撇着被剥了皮的死猫了,我是一声大叫,慌乱中也顾不得别的了,赶紧咬破手指,围着棺材四周接连画了几道封印符文。爹爹棺材沾了死猫血,猫属至阴之物,被称为阳世间的阴灵,那爹爹尸身沾了至阴的阴灵血,用不了多大会儿,非诈尸了不可,我也只得先把爹爹棺材给封印喽。可等我慌乱画封印符文到爹爹棺头位置的时候,我是龇牙瞪目一声喊,差点没背过气去!在爹爹的棺头位置上,竟然用鲜红的血写着还债两个大字。大字上的血迹还没有干,歪曲扭动中,像无数条小虫,钻进到了我的心里。不用寻思了,这就是那该死的老头做的。我去后山找他了,他反过来祸害爹爹尸身。再一看原本在棺头棺尾点着的长明灯,也是被人给踩碎了。“还债……我会让你还债的!”看着那两扭曲的血字,我牙根咬碎,恨恨的伸手在棺头上也画上了封印符文。没有办法,我总不能看着爹爹诈尸,最后被一把火给烧掉,连个尸身都落不下吧。如果是那样的话,爹爹可是没有下世轮回了。“兆权啊,三爷来看你来了,三爷对不起你,对不起咱古风村啊!”我正龇牙瞪目喊着还债的时候,一声很苍老的悲戚声响起,常三爷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来了。“三爷爷!”我是一眼看见常三爷,哭倒在了地上。“这……咋这样了?”常三爷看见棺材顶上血糊糊的死猫尸体,老身子一哆嗦,差点跌坐在地上。“三爷爷,你告诉一山,咱古风村究竟是咋回事?”我是扑倒在地大喊。“报应啊,咱古风村人欠了还不起的债,还不起啊!”看着我扑倒大喊,常三爷是老泪纵横,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欠了还不起的债……三爷爷,你说的是那个叫金子的女尸吗?”我一听问道。常三爷摇摇头,呜咽的擦拭着老脸上的泪。“那是谁……这一切不都是因为我跟强子的那次祸事引起来的吗?”看着常三爷摇头,我跪爬到三爷跟前问道。“一山,送你爹爹入土,你也离开村子,永远都不要回来,凭着你的本事,保命去吧!”谁知道听着我问,常三爷整出来这么一句话,起身踉跄的往出走了。“三爷爷,你认为一山能躲得过吗,一山一直都被那个自称是女尸爷爷的老头,给牵着鼻子走,一山不能躲,也躲不掉!”看着常三爷往出走,我大声的叫嚷道。听着我叫嚷,常三爷身子一震,稍微停留了一下,继续往出去了。看着常三爷走了,我无助呆愣了好久,这才伸手清理爹爹棺材上的死猫。往爹爹棺材上扔撇死猫意图很明显,就是让我不得已封印爹爹棺木,使爹爹魂灵不得解脱。这得是多大的仇恨,连人死了都不放过!就这样清理好爹爹棺木上的血迹,重新找来两盏长明灯点上,在帮黑天的时候,村长刘叔手拿食盒走了进来。“一山,来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心放宽点,你要是垮了,谁来送你爹。”刘叔说着,打开食盒,让我吃饭。“刘叔,爹爹是被那个老头给害死的。”随着坐下,我说道。“哪个老头……就是你说的那个?”刘叔一听喊道。“对,刚才他往爹爹棺材上扔死猫,还有在爹爹棺头上留血字,就是他,包括我回来赶上爹爹的死,都是他一手设计的。”我点点头说道。“这……”刘叔一听,嘴巴张老大,好半天没缓过神来。“咱村子不对劲,刚常三爷来过了,他说是我们古风村人欠的债,要还债,还要我离开保命!”我看着惊愣的刘叔眼睛说道。“这……欠啥债?”刘叔一听,有点结巴的问道。“常三爷不说,但我敢肯定他知道。”我说道。“一山,你先吃着,我去找三爷。”村长刘叔一听,是起身走了。看着刘叔走了,我不知滋味的吞咽了几口米汤,也就把饭菜给推到一边,依靠在爹爹的棺头上了。我想跟爹爹挨的近点,至少现在还能亲近,等入了土里,也就彻底感受不到爹爹的存在了。就这样满心哀伤的依靠在爹爹棺头上,可能是我两天多没有合眼,太疲惫了,不知不觉中竟然睡着了。这一觉也不知睡了多久,突然就被一声凄厉的女人嘶喊声给惊醒了。惊醒了一听,那尖利嘶喊声音是从庙门外传来的。听着那声音是从庙门外传来的了,我是赶忙起身,奔着庙门外就去了。“谁在叫?”我赶着往出跑,喊着喊道。等着跑出去一看,在庙门口的地上,跌坐着一个血糊糊披头散发的女人。女人手里正拿着一把菜刀,对着自己身上,胡乱劈砍。赶着劈砍,赶着凄厉嚎叫,血花迸溅的哪哪都是,场面异常惨烈!“吴婶……你这是在干啥?”惊惧中我看出这女人是谁了,于是大喊着上前去抢吴婶手里的菜刀。这女人是谁啊,竟然是本村的寡妇吴婶。吴婶四十多岁,丈夫死的早,带着一个跟我年龄差不多大的女儿一起生活。这是咋了,咋虎不样的跑庙门口拿菜刀砍自己干啥?我是上前猛抢,无奈吴婶力气出奇的大,猛抢之下,竟然没抢夺下来。吴婶依旧疯狂砍劈着,眼看着吴婶的一条腿就要被生生的砍断了。“中邪了!”一看吴婶力气出奇的大,我是一声喊,情急中蘸着吴婶身上迸溅的鲜血,在吴婶额头上就画了一道驱邪符。也随着我这道驱邪符画上去,吴婶身子一仰,“哐啷!”一声,手里的菜刀跌落在地上了……看着吴婶丢掉菜刀昏死过去,我是抱起来吴婶就往屯里跑,边跑边喊着救命。村民们都惊跑出来了,可此时的吴婶早已经脸色煞白,流血过多咽气了。看着浑身血口子稀烂的吴婶,大伙都把疑惑眼神看向了我。“吴婶中邪了,疯了一样的在庙堂门口拿菜刀砍自己,我好容易才给拦住,可还是晚了!”看着大伙都用质疑眼神看我,我无比沮丧的说道。“娘……我娘咋会成这样,咋会这样了……娘啊……关一山,是你害死我娘的?”这时候,吴婶在城里念书的女儿吴玥婷,从人堆外哭喊着跑了进来。“我害死你娘的……吴玥婷,别乱说话好不好,我都说了吴婶是中邪,自己砍自己的!”一听吴玥婷喊,我很无语转身,也就打算离开了。说不明白,自己满身是血,还是回去换身衣裳,接着给爹爹去守灵。“不是你是谁……我娘会拿刀自己砍自己……关一山,你这话糊弄鬼呢?”看着我转身要走,吴玥婷是疯了一样的上前来撕扯我。“撒开他,报应来了,谁都躲不过!”这时候,人群外传来常三爷苍老的声音。“一个金子,让我们古风村消停了二十年,可该来的劫数还是来了,躲不过去了!”随着被刘叔给搀扶过来,常三爷悲呛一声喊,推开刘叔,扑倒在地上。“三爷爷,究竟是咋回事,啥劫数,你知道金子对不对?”听着常三爷喊,我跪倒在常三爷面前急声的问道。“众位乡亲,一山,既然躲不过去了,那三爷今晚就带着大伙去找他,求他收手,再放我们古风村一马。”听着我问,常三爷含泪起身,奔着那村北方向望去。“是那个老头,金子的爷爷对不对?”看着常三爷望向村后,我起身恨恨的说道。常三爷摇摇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从衣兜里掏出来一串油黑程亮的佛珠子……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