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悬疑阴嫁诡事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十一章 佛珠孽债

更新时间:2018-01-11 15:39字数:2548
“都回去吧,半夜准时到我家聚齐。”随着掏出那串佛珠子,常三爷脚步踉跄的往回走了。“快,把钥婷娘给抬回去,准备后事。”看着常三爷走了,村长刘叔开始张罗吴婶的后事。而我也踉跄回家,换了一身衣裳,奔着小庙而去,心里有太多的疑惑解不开了。听常三爷那意思,害村子里人的,竟然不是那个该死的老头,可那又是谁?在我的感官里边,这一切都应该是那该死老头干的才对。是古风村的人害死了老头的孙女金子,这老头才会祸害人报仇的,可这又似乎不是。那又会是咋样?还有常三爷说一个金子换了古风村二十年的消停,如今劫数到了,躲不过去了的话。躲不过去是啥意思,是全村人都会死吗?常三爷说今晚会带着大伙去求那个人,看看能不能放古风村人一马。什么人,又会住在哪里?还有那串黑亮的佛珠又是谁的,是常三爷在外面请的护身符吗?满心疑虑的回到了小庙,可等到了庙里一看,爹爹的棺材盖歪斜在一边,棺材里空了……“爹……爹你在哪?”看着爹爹棺材里空了,我是惊喊着往出跑。不可能啊,我已经用封印符文困住了爹爹,爹爹就不可能再诈尸。可现在人确实是没了!我是狂乱的在小庙四周寻找,也是半点踪迹没能找到。找不到爹爹了,我也只得掉头往村子里跑,我怕爹爹再跑回村子里去祸害人。我这回村一找,村子里立时的炸营了。本来爹爹跟吴婶离奇的死,就让村民刚刚松弛一点的神经又紧绷了起来,我这一喊爹爹尸体没了,大伙就更惊惧了。于是三五成群的拿着家伙事满屯子的找,也是没能找到爹爹的影。爹爹尸身丢了,跟当初的满军尸身一样,不见了……我是蹲在地上,满脑子蓬乱,恨不得扇自己几巴掌。自诩学了满身玩鬼事的本事,自己的亲爹死后都能诈尸,这不成笑话了吗?“一山,你也别太难过了,也许这一切真跟常三爷所说的那样,根本就不是我们所能控制的。”这时候,村长刘叔上前来安慰我道。“刘叔,那叫金子的女尸是二十年前死的,那个时候你跟我爹爹正年轻,咋会不知道金子是谁,又是咋死的?”听着刘叔安慰我,我呼的一下子站起身问道。常三爷说金子让古风村消停了二十年,那也就是说,金子就已经死二十多年了,同时也是为古风村人而死的。而二十年前,爹爹跟刘叔正当年轻,这么大的事就不可能不知道,包括村子里的大多数人,也都应该知道。可作为放个屁都能闻一屯子的村里,我咋就没听人说过。“一山,我是真不知道,不信你问问村里人,看看谁知道这个事?”刘叔一听,是极力辩解。听着刘叔辩解,我也不跟他纠缠,大步的往常三爷家去了。常三爷不是今晚要带大伙去找那个人吗,那我就去等着去。我也是想好了,这回我就粘上这常三爷了,我倒是要看看,在这古风村后山,究竟隐藏着啥样的秘密。看着我来了,常三爷吧嗒吧嗒闷头抽旱烟袋,也是一直没言语。“我爹尸体没了。”看着常三爷没言语,我凄声的说道。常三爷还是没有说话,只是老脸酱紫,又从衣兜里掏出那串油黑佛珠。“这是开过光的对吗,你请的护身符?”我一见问道。常三爷没有说话,而是反手把佛珠递给了我。随着接过那串佛珠,一股透骨的阴凉从佛珠上传来,我历时的打了一个激灵。“死人阴物?”感觉到佛珠上那透骨阴凉了,我激灵灵打个冷颤说道。“嗯,快七八十年了,这是见他的唯一信物!”听着我喊,常三爷在炕沿上磕打烟袋锅。“你是说我们要见的,就是这佛珠的主人,是个出家人?”我一听,惊声的问道。“是个和尚,也是古风村人的债主,整个古风村人的命,都是他的。”听着我惊声的问,常三爷哀叹了一声。“整个古风村人的命都是他的……为啥,咱们欠他啥债了?”我一听,差点蹦起来。“嗨,别问了,是非过错,谁又有权利评判自己的祖宗呢!”听着我问,常三爷又重重的叹了口气。我这个憋屈,这常三爷说话像挤牙膏似的,一点一点的往出挤,挤的这个难受。现在事情很明显了,也就是说大约在七八十年前,古风村的村民跟这个佛珠的主人之间,发生一件不可逆转的大事。以至于整个古风村人世代受这佛珠主人诅咒,这才发生了不可躲避的一系列祸事。可女尸金子,跟她爷爷又是咋回事?要知道从强子的死到现在,所发生的所有事情,那可都是金子爷爷,那个该死的老头搞出来的。可常三爷不说,我也就不能再问了。反正今晚就去了,我倒是要看看这个佛珠的主人是个啥人,能诅咒古风村人这么多年。“给我吧,一山,这个东西还是你爷爷传给我的。”这时候,常三爷要回了我手里的佛珠。“我爷爷……我爷爷咋会有这玩意?”我一听,惊疑一声问。“你太爷爷给的,你太爷爷是古风村的老族长。”常三爷接过去那串佛珠说道。“古风村的老族长……这也就是说,当年发生那件大事的时候,在这古风村里,是我太爷爷说了算?”我一听问道。“嗯。”听着我问,常三爷也只是嗯了一声,不再说话了。就这样静等到了半夜,村民们都自发的前来了。男女老少的都有,除了不能动弹的,几乎是都来了,就连刚死了娘亲的吴玥婷也来了。吴玥婷双眼红肿的死死盯着我,看那意思,在她心里,就认定是我把她娘亲给害了。我也没说啥,说啥啊,说啥都没有意义。再说我也没那个心情去解释。看着大伙都聚齐了,常三爷起身,拄着拐杖喊着大伙点上火把跟他走。常三爷带着大伙一路出村,并没有往后山上走,而是奔着后山右侧的一角山坡下去了。那里是古风村人祖辈的老坟茔地,好大的一片,呈长条形状,大小不一的坟包,一直延绵出去好几里。而在那坟茔地靠紧里边的山脚下,有一个好大好大的鼓包。鼓包高下能有快两米,方圆就跟半个篮球场那么大。上面长满荒草,远远看去,就是一个自然形成的山包子。常三爷带着大伙穿过各个坟头,直奔那个大土包子去了。而我关家的祖坟,就在那山包子的一侧,小时候跟着爹爹来给爷爷上坟,我还到那山包子上玩过呢。看着常三爷奔着那山包子去了,我纳闷的同时,向着自己家的老坟地看去。这一看,我不禁“咦!”了一声。我咦啥,因为我发现在我爷爷奶奶的坟包下面,赫然出现了一座新坟。是新坟,那坟头上没长一棵草,并且那坟头上还压着几块崭新的黄纸……“这……”我惊疑跑过去,看着那个新坟头说不出话来。这不对啊,我爹爹死了还没有埋,这咋就出新坟了呢,这不会是谁家死人埋错了,埋到我家坟地里来了吧。这还了得,自家祖坟里埋外人,那是要惊扰祖宗魂灵的。不行,我得整明白这是谁家干的糊涂事。想到这里,我大声对着人群喊道:“谁家最近死人,错埋到我家坟茔地里来了?”听着我喊,人群纷纷停步,扭头向着我这边瞅了过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