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悬疑阴嫁诡事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十五章 问路卜卦

更新时间:2018-01-13 13:52字数:2534
正因为如此,玩鬼事的人一般都不会有好的归宿!我紧盯着那三枚滚动而落的大钱,眼见着三枚大钱依次掉落在地上,折罗在一起,正好压在写生辰八字的纸上。“你妹妹应该是人没精神,昏睡不醒吧?”看到三枚问路钱折罗在一起,我问叫金宝的男人道。“对对,一山师父,就是昏睡不醒,你这就看出来是咋回事了?”金宝一听,满眼激动的看着我说道。“天地人三魂被压,你妹妹应该是被人给下了邪物了!”我一听说道。“被人给下了邪物……这……一山师父,你可得救救我妹妹啊,我爹娘都已经过世,现在只剩下我们兄妹两相依为命,金子她可不能再有事了!”听着我说,叫金宝的男人眼泪下来了。“你好好想想,得罪没得罪过玩鬼事的人,下邪物害人,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得出来的。”看着男人落泪,我喊着让他想想。“得罪玩鬼事的人……不可能啊,平常我们也接触不到这样的人!”金宝一听,很肯定的说道。“那好吧,我随着你走一趟,你家离这不远吧?”听着金宝说,我决定去看看。师父常说,送死人出黑积阴德,救活人驱邪攒阳寿。况且这还碰到了下阴物害人的勾当。我倒是要看看,是啥样人干这阴损的事。“好好,在城里,那一山师父,咱这就走!”一听我说走一趟,叫金宝的男人乐坏了。就这样,我回屋取出背包,锁好了房门,坐上了金宝的车。“一山师父,谢谢你能来救我妹妹,实在是太感谢了!”随着车子在公路上飞驰,金宝一脸感激的说道。“叫我一山吧,师父师父的,我不习惯。”我一听说道。“好好。”金宝一听,连声说好。“你妹妹病多久了?”听着金宝说好,我接着问道。“快三月了,刚开始当实病治,我带着她大大小小的医院跑个遍,可这病是越治越严重,还整不明白到底是啥病,后来就有人说我妹妹没准是中邪了,我这才四处打听到你。”听着我问,金宝说道。“嗯。”我一听,也只是应了一声,没再言语。还好,快三个月了,也就是没过百天。不管啥邪乎病,过了百天,基本也就没啥治了。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鬼魔不过百,过百莫请仙。意思也就是,得了邪病要在百日以内找人驱邪,要是过了百日,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就这样一路来到了城里,小车在东城边的一座有很高围墙的三层独立小楼跟前,停下了。“这就是我的家了,一山,快请进。”随着下车,叫金宝男人打开了铁院门。我跟着进院一看,这是一座很气派的三层小楼,院子里栽种各色花草,门前铺着红地毯,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家。“快,进来坐,我给你泡茶。”随着走进屋里,金宝喊着泡茶。“别泡茶了,你妹妹在哪,我去看看。”看着满眼豪华陈设,我喊着先看看病人。“奥,在楼上。”听着我说,金宝带着我直奔楼梯上走去。顺着楼梯走上二楼,在二楼紧里边的一个暖色调房间里,我看到了一个侧身躺倒在床上的女孩。女孩身形消瘦,惨白的一张瓜子脸,紧蹙着柳叶弯眉,微微抖动的睫毛上还莹动着点点泪花,凄楚的样子很惹人爱怜,我不禁有点看得呆了!“金子,醒醒,哥哥给你找能人来了,你马上就没事了,没事了!”随着进屋,金宝上前轻声呼唤女孩。听着金宝呼唤,女孩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但也只是无神的看了金宝一眼,紧接着又睡着了。“一山,你看,就是这样,原来时候还一阵阵的清醒,现在几乎都是这昏睡状态了!”看着女孩又睡过去,金宝苦着一张脸说道。听着金宝说,我缓过神来,上前扣住女孩手腕子探了探脉,还好,还没有完全闭脉,也就是说还有救。看到这里,我撒开女孩柔滑的手腕,在整个房间里搜寻了起来。问路钱卜卦已经很明显了,女孩是被人给下了邪物。邪物找到了,女孩自然也就得救了。看着我满屋子的翻找,金宝也跟着找寻了起来。可是等我两把满屋子都给翻找个遍,恨不得把女孩躺倒的那张床底下都找了,也是没能找到啥看着不正常的玩意。“一山,会是个啥样玩意,又应该在哪里?”看着找不着,金宝苦着一张脸问我。“不知道,但肯定是在你们家里。”我一听说道:“人有天地人三魂,天魂为阳,地魂为阴,而人魂就是人的意识。”“而要下邪物压人三魂,就不能离被压人左右。”“这……那意思很有可能是我妹妹随身携带之物?”金宝一听惊问道。“很有可能。”我一听,点点头。我们两这正说着呢,楼下突然传来一声女孩的声音“金子咋样了,我这两天有事没来。”“是钥婷啊,金子还那样,这不我找来能人给看来了!”金宝一听,应了一嗓子。“吴玥婷?”听着金宝应声,我往楼梯口一看,那咚咚踩踏高跟鞋上来的,可不是吴婶的女儿吴玥婷咋地。“关一山……你咋在这里?”吴玥婷也同时看见了我,一脸惊诧的站住了。“你们认识?”看着惊诧站住的吴玥婷,金宝问道。“奥,认识,一个招摇撞骗的神棍!”吴玥婷一听,直接说我是招摇撞骗的神棍。我知道她在她娘亲的死上对我有恨,所以也只是摇摇头,没有在意。“招摇撞骗的神棍……这?”金宝一听,转回头看我。我没有知声,审视着已经向上走来的吴玥婷,不知道哪里不对劲。照理说吴玥婷娘亲刚死,作为唯一的亲人,她应该在家守孝才对啊。她咋就跑到这金宝家里来了,而且还浓妆艳抹,满身香气,看样子跟金宝一家人还很熟。“金宝,你是打算请这骗子给金子驱邪?”随着走上来,吴玥婷一脸鄙夷的看着我说道。“这……钥婷,可能你对一山师父有误会吧,我已经打听好了,况且这一山师父,已经知道金子是咋回事了!”听着吴玥婷说话,金宝有点为难的看着我。“是吗,那关一山,你倒是跟我说说,这金子是咋回事?”吴玥婷一听,走到我面前,一脸挑衅的看着我。“是有人给下了邪物,我正在找。”我懒得理会吴玥婷的挑衅,回头审视已经被我们给翻乱了的房间。既然整个房间都翻遍了没有,那就一定是在女孩的身上。这样子想的,我是回身就奔着床上的女孩去了。“关一山,你不会是借机吃金子豆腐吧,金宝,我可告诉你,这关一山不是啥好人,小心引狼入室!”看着我奔着床上躺着的女孩去了,吴玥婷阴阳怪气的喊叫了起来。“这……一山,你这是?”听着吴玥婷喊叫,金宝还真上前来阻拦我。“找邪物,我现在怀疑那邪物就在你妹妹身上。”我无语推开金宝,把躺倒在床上的女孩给扯拽了起来。“关一山,你真不要脸,当着我们的面你就敢对金子动手动脚,金宝,都说了他是骗子,你还不把他给赶出去!”一见我扯拽床上女孩,吴玥婷的反应更激烈了,那是疯了一样的上前来撕挠我。“滚开!”差点被吴玥婷那涂抹猩红指甲油的手指甲给抓挠到脸上,我气急的一甩膀子,把吴玥婷给甩倒在地上……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