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悬疑阴嫁诡事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十六章 同行破局

更新时间:2018-01-13 13:59字数:2611
这女人太讨厌了,即使你恨我,也不能在人面前这样羞辱埋汰我。我一而再的不知声,就是秉着好男不跟女斗,再一个也是看在她刚惨死娘的份上,不与她计较,可她还得寸进尺了。“金宝……他打我,我这可是为了保护金子啊,关一山真不是啥好人,你是信他的,还是信我?”被我给怂打到地上,吴玥婷嘶声哭喊了起来。“钥婷起来,你有点小题大做了,一山只是找害金子的邪物,难道你不希望金子好起来吗?”听着吴玥婷嘶喊,金宝也只是伸手把吴玥婷给拉起来,示意我继续。我狠狠的剜瞪了吴玥婷一眼,仔细的向着金子身上望去。这一望,我可是望见在金子白皙的脖子上,带着一条细小的,垂挂着一个椭圆形,有点半透明玉坠的项链。玉坠本身是纯白色,可是在那玉坠中间,却隐现出了不太正常的黑晕。看到白玉上隐现出黑晕了,我抖手间,就把那条项链给扯拽了下来。“关一山,你要干啥,这是我给金子买的项链,你不准动。”看着我扯拽掉那条项链,吴玥婷蹦过来就抢。也是吴玥婷这一抢,我更感觉出不对劲了。吴玥婷不合常理的过激行为,让我心起疑窦。为啥她要这样阻止我接近金子,还有她跟这金子一家是啥关系,这条项链,竟然是她买给金子的。这样子想的,面对扑过来的吴玥婷,我头也不抬的一挥手,就把吴玥婷给扒拉到一边去了。扒拉到一边以后,我拿着那个吊坠,举起来仔细看。这一看,我可是在里边看到一个似乎是啥眼睛的玩意。黑黑的眼珠子,还有周边有点蜡黄的眼仁,那可是很真出。“吴玥婷,这个吊坠你是从哪弄来的,里边是啥的眼睛?”看清楚里边是一只眼睛了,我回身厉声的喝问吴玥婷。“黑狗眼睛,辟邪用的,我特意请人给金子做的!”听着我喝问,吴玥婷有点底气不足的回答道。“胡说,黑狗眼可窥阴阳,乃至阴之物,你敢说它是辟邪的?”我一听,厉声的质问了一句。“我……我又不懂,我也是听人说的。”吴玥婷说着,身子往门口凑。“一山,你说那意思,我妹妹就是被这玩意所害?”这时候,金宝上前迟疑问道。我没说话,而是把手中玉坠,对着床头上猛磕了过去。也是我这一磕,玉坠碎了,从里边就掉落下来一个圆球状的眼珠子。这眼珠子邪性,大大的,很鲜活,眼珠子背面还连带着丝丝落落的几根鲜红肉丝……“啊……”看到那掉出来的鲜活眼珠子,吴玥婷啊的一声大叫,奔着楼梯口就跑了。吴玥婷跑了,金宝呆愣看着我,一副没缓过来神的样子。“玉靠人精血养,而这眼珠子又养在玉中摄魂,好歹毒的阴物啊!”我说着,示意金宝去拿一只碗来。一只碗找来,我把那只眼睛给扔到碗里,又往碗里撒了点朱砂,倒上白酒,点着了。“这样就没事了,我妹妹能好了?”看着我舞扎,金宝迟疑一声问。“你们跟吴玥婷啥关,现在很明显是吴玥婷在害你妹妹。”我盯着碗里呼燎的蓝色火苗说道。“吴玥婷……她要害我妹妹?”金宝一听,一屁股坐床上了。“吴玥婷是我妹妹同学,跟我妹妹已经要好四年了,平常时候亲如姐妹,她咋会害我妹妹?”一屁股坐床上,金宝还是不敢相信的直嘟囔。“这个吴玥婷绝对有问题,你知道吗,她跟我同村,头几天她娘刚横死,可看她浓妆艳抹前来的样子,就跟没发生那么回事一样。”看着碗里的火苗着差不多了,我手端那只碗,向着楼梯下走去。走出外屋门口,一小条黄纸写上金子的生辰八字,放到门口正中间,然后把那只还浸泡着眼睛的碗,给倒扣在了黄纸上……“一山师父,神了,金子醒了,我妹妹醒了!”我这边刚舞扎完,金宝大叫着从楼梯上跑了下来。“好了,这只碗摆放这里三天,然后扔撇到外面砸碎。”看着金宝跑下来,我吩咐了一句,也就打算告辞了。既然回到了城里,那我就先回我铺子里看看去。“别别,我还没好好感谢你呢,这样,咱们出去好好吃顿饭,然后我送你。”金宝一听说道。“不吃了,我回铺子了,你还是好好想想,吴玥婷为啥要害你妹妹吧!”我扔下一句话,转身往出走“这个我一定会查,这个吴玥婷,我金家跟她无冤无仇的,况且妹妹还对她亲如姐妹,她咋会这样歹毒害我妹妹!”金宝追出来,咬牙切齿的说道。就这样辞别了金宝回到铺子里,大致的归置了一下,我坐在一把摇椅上发呆。吴玥婷,她咋会用邪术害人。不可能啊,一个女孩子家,害人性命干啥,再说这害人的邪术是跟谁学的?今天她那样张抓的针对我,无非就是怕我找到那个害人的邪物。既然她能整出这害人的邪物,那么她娘亲怪异的死,会不会也跟她有关系呢?细一想又不可能,谁亲闺女会害死自己的娘亲。正疑惑惑的想着呢,伴随一声刺耳的刹车声,金宝急匆匆从外面跑了进来。“一山,快救我妹妹,我妹妹好像又不行了,你看看这个!”随着急匆匆跑进来,金宝递给我一张红呼呼的纸。我诧异接过来纸一看,上面写着几个大红血字:百鬼哭坟,同行不破局,破我局者必死!“这……这是哪来的?”我一见惊问道。“我家门口。”金宝一听说道:“你刚走不大会儿,我正跟我妹妹两说着话呢,突然有人敲门,等我跑出去,就看到这个了。”“百鬼哭坟……这是有人给我摆阴局,看来是我坏了规矩了。”我一听说道。“一山,我妹妹……等我捡了这张纸回来,我妹妹又昏睡不醒了。”听着我说,金宝焦急的说道。“走,回去看看。”听着金宝说他妹妹又不行了,我起身锁好了铺子门,跟着金宝回去了。同行不破局,这是走鬼事人的规矩。意思是说,如果你在走鬼事当中碰到同行设局的事主,那就不能插手管。师父是这样告诉过我,可师父同时也说了。分破啥局,要是设定死人的,绝对不管,因为那涉及到因果循环,可是要碰到玩鬼事人设阴局害人的,就一定要管,这叫伸张正义!可是这纸上所说的百鬼哭坟,倒让我深感不安了。因为百鬼哭坟阴局很厉害,师父曾经提到过,并且还告诫我,如果遇到此阴局,连想都不要想,立马就跑。他言说能设百鬼哭坟局的地方,必定是一个冤鬼横行的大坟场,换句话说,也就是一次性枉死很多人的地方。死人怨气冲天,必会形成戾气,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一山,你说会不会是吴玥婷?”随着开车往前走,金宝问我道。“不知道。”听着金宝问,我摇摇头。我知道事情棘手了,本来阴物已毁,金宝妹妹已经没事了。可现在又昏迷不醒,那就说明,是有人掐住了她的命相,不弄死她誓不罢休!并且现在还用金宝妹妹的命来要挟我,逼着我去走那个百鬼哭坟阴局。可又没说地址,这让我很是恼火。“金宝,你再好好想想,你们家有没有啥深仇大恨的仇人,亦或者是你父母辈上得罪过什么人?”我思考了好久,感觉这个事,还不至于是一个小小的吴玥婷能干出来的。“深仇大恨的人……那不知道,不过我爷爷就不是得好死的,并且我爹娘的死也很蹊跷。”听着我问,金宝略微一迟疑说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