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悬疑阴嫁诡事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门前立棺

更新时间:2018-01-15 14:11字数:2563
“你们这是……我……”一开门看见我跟吴玥婷在床上那样,刘叔是掉转头就往出走。我一见不行啊,这我得解释清楚,这不是让刘叔误会了吗?想到这里,我是撕吧开吴玥婷紧紧盘着我腰的腿,刚要掉头往出撵刘叔的时候,吴玥婷倒先蹦了起来。那是双手把头发抓挠了一个蓬乱,衣裳扣扯开,破马张飞的就跑了出去。“刘叔,刘叔你可得给我做主啊,我娘已经死了,我可是再没有亲人了,刚才咋回事你也看到了,这……这还让我咋出去见人了!”吴玥婷是张抓的跑出去,把村长刘叔给拉住了。“你……吴玥婷,你胡说啥呢,还刚才这事……啥事啊,那是你死死缠着我的!”我一听,脑袋当时就大了。自己被吴玥婷给缠住,这倒反过来咬我一口。同时心里也丧气,你说这刘叔早不来晚不来,咋就偏偏这时候来了呢?“关一山,你真不要脸,这要不是刘叔看见,你还不承认了呢,呜呜……我一个姑娘家的清白被你给毁了,我可不能活了!”听着我说,这吴玥婷是撒泼一样的哭嚎。这一撒泼哭嚎,自然把左邻右舍的全都给惊动了。那是不一会儿的功夫,恨不得我家满院子都是人了。听着吴玥婷的哭嚎,屯邻们个顶个的指责我,一时间就把我污吴玥婷清白这事,给坐实了!“吴玥婷,你……你这可是冲着日头说话,你就不怕遭报应?”我一看傻眼了。屯子里就这样,一旦他们认为坐实的事,任凭你长一百张嘴,也是说不清楚。“行了,一山,这我可是都看见了,年轻人做事就是荒唐,钥婷说得对,一个姑娘家的清白被你给毁了,你就说咋办吧?”这时候,刘叔干咳了两声说道。“清白被毁了,刘叔,你别听她乱说,我没有啊,是她跑到我家来说要我娶她,然后……”我这话还没等说完呢,吴玥婷是扑通一声给大伙跪下了。跪下以后,是声泪俱下的哭嚎道:“各位屯邻们,事到如今,我认命了,我就将就嫁给关一山吧!”“你还将就嫁给我……我靠了,吴玥婷,我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我没污你清白,我也坚决不会娶你。”我一听,还将就嫁给我,这女人简直都不要脸到家了,于是冷哼一声,也不管大伙指责不指责的了,转身回屋。你不是能演戏吗,那你接着演,我关一山还不捧你这个场了。“一山,钥婷要求一点不过分,污了人家身子,你就要娶人家,这事大伙做主,就这么定了!”随着我进屋,刘叔在门口喊了一嗓子,他转身走了。刘叔走了,屯邻们也纷纷带着指责声散去了。“关一山,想要让你爹入土为安,那就早点娶我!”随着屯邻们都散去,吴玥婷一脸得意的出现在了房门口。“做梦去吧,我就是娶一个恶鬼,死人,都不会娶你的!”看着吴玥婷得意的脸,我真想上去给她几巴掌。一个女孩子家的,竟然能厚颜无耻到这种地步,也算是女人中的精品了!“咯咯咯……你会的,因为这所有事情,只有我能告诉你!”听着我说,吴玥婷咯咯娇笑着离开了。看着吴玥婷离开,我是回身没好气的踢踹上房门,一时间也真是郁闷了。这算咋回事,这么一会儿的功夫,自己就被讹上了。吴玥婷突然用这种丧心病狂手段逼我娶她,那目的一定不简单。到底是为了啥?我脑子飞快的运转着,唯一的可能,就是三爷爷留给我的佛珠跟骨镯。可这两样东西,自己并没有外露,吴玥婷是不可能知道这两样东西在我手里的。那不是为了佛珠跟骨镯,又是为了啥?我满脑袋懵逼一样的想着,这一段时间也真是日了狗了,自己可以说从一个圈套里,掉进另一个圈套里,似乎总有人张好网,等着我往里边跳。吴玥婷说的对,现在能告诉我一切的人,只有她了。可我真的要为了这些,而违背自己意愿去娶一个讨厌女人?不,绝不,我就不相信我不靠她,就找不到这所有事情的真相了!这样胡乱的想着,一天很快就过去了。看着天擦黑了,我也就随便弄了点吃的,躺床上睡觉了。这一觉也说不上是睡了多久,突然就被几声尖利的嘶喊声给惊醒了。等惊醒了一听,满屯子狗咬吵吵的,似乎是发生了啥大事。听到满屯子的狗都在咬,我扑棱一下起身,跑出院一看,各家各户的灯都亮了,村道上好多人。“发生啥事了,谁在叫?”“不知道啊,大半夜的整这死动静,怪吓人的!”村民们站在村道上,你一言他一语的议论着。“一山,快过来,大长林,大长林出事了,也不对,是吴玥婷家出事了,棺材……那口红帮绿盖的棺材,在吴玥婷家呢!”我正疑惑听着村民们议论呢,村长刘叔急匆匆跑过来喊我。“啥……那口装着血尸的棺材?”我一听,立时一声惊喊。“对对,就是那个,现在吴玥婷家房门口立着呢,可吓死人了,要不是傻大长林乱叫,大伙还不知道呢!!”刘叔是上前就来扯拽我。“在吴玥婷家房门口立着……那吴玥婷呢?”赶着跟刘叔往吴玥婷家跑,我问道。“不知道,那棺材底还在往出流血,鲜红鲜红的,一山,这是咋地了,不会是那血尸自己扛着棺材跑屯子里来了吧?”刘叔是满脸惊惧的说道。我没吱声,那是不可能的。先不说那棺材离村子有多远,况且已经被埋上了。就是那里面的血尸,也是被我给用丧魂钉给钉住了,过了这么多天了,那魂魄早已经飞散,根本作不了妖!这样子想的,等一路跟着刘叔跑到吴玥婷家里一看,大长林双手抱脑袋,满院子打滚的嘶嚎,看那架势,是早已经给吓疯了。而在吴玥婷家的房门口,可不是大头冲下,杵着那口花花绿绿的棺材咋地。棺材就那样静静的杵着,并且从那杵地的棺头缝隙里,不断有鲜红的血殷出来,地面上已经被殷红了一大片……“一山,你看看,这……这要咋整?”随着跑到吴玥婷家院里,刘叔惊惧的指着那口棺材问道。“开棺!”听着刘叔问,我咬了咬牙。挺好,这作妖都作到家门口来了。我自信那血尸被我丧魂钉给钉住,就绝对不会再起啥幺蛾子。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有人故意把这口棺材给弄到村子里来了。虽然不知道为啥要把这口棺材给弄到吴玥婷家门口,但绝对是冲着我来的。这样子想的,我是跑到吴玥婷家仓房,从里面就拿出一把劈柴的大斧子来。我不管你里边装着啥,还流啥鲜血,我先劈开你再说。这样子想的,我提拎着大斧子走到棺材跟前,轮起手中的斧子,噼里啪啦的就劈砍了下去。这一劈砍下去,木削飞溅中,眼瞅着那绿色的棺材盖,可就被我给劈碎乎,里面露出一个大头冲下,浑身上下一片大红的血人。血人一身大红衣裤,身子倒立棺材里,满脑袋都是血,是一个长头发的女人……“是女人……”看着棺材里倒立的不是那具血尸,我一声惊喊,伸手就去扑棱女人脸上的乱发。这一扑棱,我可是看出来这个血糊糊的女人是谁了,竟然是吴玥婷。只见吴玥婷双眼紧闭,嘴巴里堵了一条浸满鲜血的血手帕,整个人看着很不好了……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