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悬疑阴嫁诡事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傻子画画

更新时间:2018-01-15 14:18字数:2534
“吴玥婷,是吴玥婷!”看明白血人是吴玥婷了,我扯拽掉吴玥婷嘴巴里的血手帕,就想把吴玥婷给扯拽出来。也是我这一扯拽,吴玥婷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身子确没有动。“是钥婷……唉呀妈呀,这是谁干的啊,快,还活着吗?”一旁的刘叔一听,上前来帮忙。“刘叔撒手,不对,哪里不对。”听着吴玥婷呻吟一声又没动静了,我仔细往她身上看去。这一看,我可是看到吴玥婷身上的血,都是从两腿跟胳膊上流出来的。放着小流,顺着衣裳,往吴玥婷的脸上淌……看着血是从吴玥婷双腿跟胳膊上流下来的,我又看了看吴玥婷垂直倒立的姿势,是伸手奔着吴玥婷的两条大腿上摸去。这一摸,我可是在吴玥婷两条腿的膝盖下边,各摸到一根硬硬的,类似于钉子一样的玩意了。“刘叔快找人把棺材给倒扣过来,我要砸碎棺材底。”一摸到那硬硬玩意了,我心里一惊,知道这吴玥婷是被人给用铁签子之类的东西,给钉死在这棺材里了。太狠了,同时也太骇人了。我还没听说过,要把人给活活钉在棺材里,流血流死的呢!“砸棺材底……好好,过来几个人,快点过来帮忙!”听着我喊,刘叔起身喊人。就这样,几个惊惧的村民过来,就把那口棺材给放倒,倒扣在了地上。看着棺材倒扣了,我重新拿起斧头,很小心的一点点把棺底给砸碎,这才把吴玥婷给从棺材里给弄了出来。弄出来以后一看,是真的骇人。在吴玥婷的胳膊腿上,分别插着一只沾满鲜血的铁签子。我没敢拔那铁签子,而是伸手探了探吴玥婷还有气,这就赶快招呼刘叔找车,送已经半死的吴玥婷去城里。吴玥婷被送走了,我走向了依旧满地打滚,嘶嚎了满嘴血沫子的大长林。要说这大长林也是一个苦命的人,十几岁的时候莫名失踪,等村里人在后山脚下找到他以后,就莫名的痴傻了。傻的基本不知道啥,也不说话,只会偶尔的发出几声傻笑。爹爹死的早,只剩一个瘫痪在床的寡妇老妈,靠着村里人的救济过活。而此时的大长林已经不是傻了,是完全的给吓疯了,如果让他再继续的嘶嚎下去,很可能会气竭而死!于是我提拎起大长林,照着他后脖颈子猛捶了一拳,把他给打晕过去。打晕过去以后,我提拎起大长林,奔着他家里走去。今晚就算捡着,要不是痴傻的大长林发现这口棺材,恐怕等天亮了以后,吴玥婷就算是流血,也要流死了。我就是不明白了,谁会对吴玥婷下手,而且还是用这么恐怖怪异的手段。把人给钉在棺材里,倒立,任凭她流血而死……还有这口棺材,为啥要这么花哨,红帮绿盖,代表着啥?这棺材里原来的血尸呢,又会去了哪里?根据我以往所知道的,这口棺材最早是装那女尸金子的。后来出了我跟强子烧红嫁衣的事,老头又把金子给挖了出来,再后来里面装上了,很可能是师父秦半仙的血尸。然后我用丧魂钉散了血尸的魂魄,在老头的鬼叫声给引走以后,血尸又莫名的被掩埋了。并且在那坟头上,还插着两个诡笑的纸人。纸人神态颜色跟郭家坟小庙里的纸人,非常相像。这也就是说,吴玥婷这事,也很可能是那该死的老头弄的。可冲着郭家坟的事,这吴玥婷跟该死的老头,应该是一伙的。既然是一伙的,咋还会用这么残忍手段,要吴玥婷的命呢?满肚子疑虑的想着,我把大长林给提拎到了家里。大长林的家很凌乱,凌乱到几乎都无法插脚的地步。长林的娘自然是一个劲的说谢谢,我也没言声,把大长林给往炕上一放,转身就想走。“一山啊,我听说你学了不少的本事,你给我看看,这都画的啥?”就在我转身想走的时候,长林娘叫住了我。一听长林娘叫住了我,我赶忙回头一看,在长林娘的手里,拿着一张已经泛黄了的白纸。白纸很老旧,而且周边都已经残缺破碎了。“这是?”我一见,迟疑的接过来一看,那纸上画的是一幅很不成样子的已经有些模糊了的铅笔画。画上有一个大大的土包,在土包前面,立着一个长方形的木箱。木箱里倒立躺倒一个人,还画了几根长头发,看着应该是个女人。而在女人面前,则站着三个人,看那样子,应该是两个男人,一个女人。其中一个男人的手上,拿着一串佛珠……“这……立棺女人还有佛珠……是常三爷?”一看画中佛珠,我立时一声惊喊。这画虽然画得粗劣,但也能一眼看出来是咋回事。那大大的土包,不是山头,就是一个坟头。而那长方形箱子,应该就是一口棺材。棺材里倒立的女人,那不是跟今晚吴玥婷倒立被钉棺材里的姿势,是一样一样的吗?还有画中拿着佛珠的男人,那就是常三爷啊!“这是大林子痴傻以后画的,他每天都在画一样的画,画完了以后就吃掉,这一张是我偷偷给藏起来的。”听着我喊,长林娘叹了口气说道:“二十年了,我总觉得长林的痴傻不一般,确也找不明白是咋回事。”“想当年时候,我曾叫人请你师父秦半仙来,也给他看了这副画,可你师父秦半仙确说大林子是痴傻乱画的,我不相信,痴傻的大林子,咋会每天重复画一幅画呢!”“这……阿姨你放心,我会查明白这一切的。”我一听,辞别长林娘,出门找车,一路就奔着城里去了。长林娘说的对,大长林的画不简单。那画中所画场景,应该就跟大长林被吓傻有关。在被吓傻的那一刻,那画中一幕,定格在了大长林的脑子里,所以他才会反复的画。可当年师父为啥说大长林这是瞎画,是师父没看出来有问题,还是师父看出来了而不说。二十年前,后山,棺材女人,还有常三爷。二十年前,那不是那女尸金子死的时候吗。金子是为古风村人而死的,这个已经得到了常三爷的印证。那么画中棺材里的女人,那就很有可能是金子。这么说来,二十年前,是常三爷伙同另外的一男一女,害死了金子?我又想起来爹爹所说的,在我小时候,村子里妇女生畸形胎的事了。可时间上似乎是对不上。金子的死,应该是在这村里妇女生畸形胎之前。那这常三爷为啥要祸害金子,又咋用金子的死,换得古风村人二十年平安的。还有画中那另外的一男一女是谁,他们也应该是古风村里人吧?再就是师父,师父是三十年前来到村里的,村里既然发生了这么大事,他不应该不知道,也许这画中的另一个男子,就是他。满脑子乱糟糟的想着,一路奔到城里大医院,我找到了刘叔跟吴玥婷。吴玥婷已经脱离危险,只是脸色苍白的昏睡着。“一山啊,这都是咋地了,咱屯子是不是又要不消停了?”看着我来,刘叔一脸惶恐的说道。“刘叔,你对大长林的痴傻怎么看?”听着刘叔说,我问道。“大长林……不知道,只知道二十年前,那孩子大晚上的跑后山去了,再找着人就傻了!”刘叔一听说道。“那我师父呢,我师父是咋到咱们村子里来的?”听着刘叔说,我接着问道……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