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玄幻绝地求生在异界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二章 你的剑就是我的剑

更新时间:2018-03-13 15:31字数:2164
将标记了丢失的东西都排除之后,邢山终于是将还有的东西归纳了一下。两枚筑基丹,一枚闪烁的任务勋章。现在的情况指望吃下这两颗筑基丹解决问题是不太可能的,那么唯一的指望就是那个不知道什么有什么左右的任务勋章了么?刚想到这,关于那任务勋章的消息就在邢山的脑海中浮现了出来。【任务勋章(困难):可直接完成困难任务,奖励则按照完成任务的最低限度发放。】困难任务?眼下的这个逃脱魔抓的任务不就是么!‘使用任务勋章。’这次他倒是没有直接喊出来,而是在心中默念。【任务勋章(困难)使用中,检测到任务列表唯一困难任务,正在使用,……使用成功。】就在这道信息传来的时候,一直在旁边勾连法阵的鬼母宗的人也是进行到了最后一步了。“拙!”随着这个字念出,画在地上法阵的线条像是液体一般流动了起来,而处于法阵中间的邢山却是的感觉却是糟透了。一股股的拉扯之力从身体的各个部位传来,抛却身体上的这点痛苦不说,他的意识如今也像是被万吨巨石盖住一般,仿佛下一刻就要被碾碎成渣。强撑着这种痛苦的邢山想到方才的任务勋章,心中有句……麦皮的吐槽还没出来,场中的事情终于是有了变化。邢家在青叶城中不算是一流家族,甚至在二流中站稳脚跟都有些勉强,充其量排在末尾。如此的地位,府邸自然是不会在城中特别好的低端,而是在内城边缘的位置。此时邢府中邢家的几位长老和执事正在准备家中小公子的庆生宴,一道炸雷的声音忽然就在邢府的上方响起。“孽畜!安敢如此!”声音如同滚雷,在每个人的耳边炸响,尤其是在说第一个字时感觉距离此地还有段距离,而到了‘此’的时候,却是就像是在人耳边炸响。当邢家众人和周围听到声音的小家族成员跟随声音将目光移过去后,就看到在邢府之上一道人影凌空而立。“先天?!”“不,先天虽然借由特殊功法能够短暂凌空,但是眼前这人绝不是,绝对是先天之上的境界!”“先天之上!莫非是传说中的三花聚顶,或是……仙人?”地上的人对于这么突然出现的强者正在议论纷纷的时候,位于此人正下方的邢山家主和长老心中的眼中却是有些惊疑不定。这样的人物忽然来到邢家干什么,而且听其方才的话语气十分的不善啊,这对于邢家来说也不知道是喜是忧……当他们准备上前接触一下对方时,却发现对方丝毫没有停顿的意思,站在原地像是在蓄力,随后如陨星般落下,直直砸到了……小公子的住所。……暂且不提外面的情况,在房间内的邢山此时的情况却是不好过,方才想起的巨大喊声他也听见了,不过因为抵抗周遭的巨大压力,却是一点心神都分不过去。不过回想到自己方才使用的任务勋章,不难猜测这人就是自己的救星,现今只能是希望对方的动作快点,不要真等自己嗝屁了才过来。那道声音连邢山都能听到,鬼母宗的那人自然也是不例外,由于其脸上带着面具看不清神情,不过其手上的动作却是愈发的快了起来。“轰!”几乎已经没有抵抗能力的邢山此时朦胧中似乎看到一道人影落下,人影夹杂着剑光,直直砸中了方才鬼母宗那人所在方位。随后随着一声开门声,还能看到邢家的众人站在门口看着屋内。还有……正当邢山想要继续多看两眼的时候,脑海中一直紧绷着的那根弦终于是断裂了,眼前就是一黑。“我儿……”…………“还请邢家主放心,贵公子只是受到了些惊吓,不久就会醒来,没想到那鬼母宗的妖人如此狡猾,还是让他逃了……”‘是谁在说话?’‘只是受到了惊吓?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被惊吓一下试试。’费力的张开眼,首先映入眼前的人是一个身穿道袍的年轻男子,腰间别着一把长剑,此时他正注视着邢山,见邢山醒来,也就乐呵呵的对着一旁的男子说道。“邢家主你看,小家伙这不就醒了么。”说完让开身体,邢山这才看到一旁站着的人,正是自己出生时看到的那人,恩,换句话说应该是自己的父亲。“那就好那就好,我儿,来让我好好看看,府中的那些护卫都是吃干饭的么,要不是仙长……”这人一边说一边将邢山抱起,手上却是不老实,上下就将邢山的身子摸了一个遍,就连邢小山都没放过,见没什么伤势这才像松了一口气。邢山对此自然是一阵恶寒,不过这会他却好似没什么心思去搭理自己这个便宜老爹了,有更紧要的事情在他脑海发生。【任务完成,奖励下发中,发放成功。】非常简单的一句话,在场的人除缺邢山再没人听到,而随着这句话落下,邢山就感觉自己右臂一热,随后像是被夹在火上灼烧一般,直痛的他差点眼泪都蹦出来。好在这股感觉来的快去的也快,刚刚升起就立即消失了,邢山尝试伸了伸自己的右臂,却是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变化。在看四周,也没看到什么纹理苍蝇翅膀什么的,看来什么易经洗髓,耳聪目明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不过也不对……就在邢山有些失望的时候,眼神无意识扫过那年轻道人的腰间的长剑,却是听到了一丝奇怪的声音。声音似裂帛断裂,又像是极致的风呼哨而过,他甚至在其中听到了一丝野兽的咆哮。“邢家住不用太过于责怪家中的护卫,这种魔道人物确实不是护……恩?”话说到一般的时候,这人的声音忽然就顿住了,随即将目光放在自己腰间的配剑上。而邢山此前发现这剑上的不对劲,此时正玩的开心,他方才发现随着自己的注视,不仅是能听到剑上发出的声音,而随着自己产生想要伸出手摸一摸这柄剑的时候,长剑就开始颤动了起来,似乎想要靠近邢山一般。也正是如此异动这才让这道人警觉。“邢家主,能否让我再看看贵公子?”一句话说完,似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邢山父亲的意见,很自然的就将邢山从其手上接了过来。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