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玄幻绝地求生在异界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三章 仙缘

更新时间:2018-03-14 11:37字数:2130
人类之所以能够成为万物之长,其中适应性绝对是其中重要的一个品质。就比如说眼下的情况。既然已经被自己老爹从里到外摸过一次了,眼下再被这道人摸一遍似乎也不是那么不能适应的……吧?能适应个鬼啊!邢山现在已经是无力吐槽,一天被两个人摸来摸去,如果是肤白貌美的小姐姐也就算了,关键这两人全TM都是五大三粗的汉子,换你你能受得了,真当是在澡堂搓澡,而且还是搓两遍!暂且不说邢山此时内心的小情绪,这道人的手再将邢山全身上下摸过一遍之后,最终停留在了他右臂的小臂上,沉吟了片刻,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随手就将自己腰间的佩剑解了下来,沉吟一声。“既然你喜欢,那就给你玩玩。”一句话落下,邢山就呆呆的看到一个比几个自己还长的长剑径直朝自己的脸落下。对!就是落下,这道人将长剑并不是轻柔的递过来,说是扔过来还差不多,在这刹那之间,邢山在脑海中估算了长剑的质量和高度,脑海中闪过重力加速度,物体碰撞体积大小——还有一副棺材板,不知道是牛顿的还是他的。“道长!!”邢山父亲看着这一幕是目眦尽裂,一边想不通这道长为什么要对自己儿子下如此毒手,另一边则是奋力出手,想要拦住下落的长剑。“稍安勿躁。”然而他刚有动作,却是发现道人一只手压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瞬间就感觉自己大半辈子的内气就像是消失了一般,整个人在这道人的手中犹如稚童,无法行动。并没有时间给他继续愤怒下去了,长剑由于没有人阻拦,坚定的向着邢山坠去。而在场的怒火攻心,又无计可施的邢家主此时已经不忍心看下去,直接将自己眼睛闭住,心中还在念叨:仙和凡的区别,真的就是……“果然!”耳边再次传来道人的声音,却是让他不知道用什么态度去面对对方。视如仇敌?捆上整个邢家都不知道能不能伤对方一根汗毛。或是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自己老来得子正是珍惜的时候,现在人家刚对自己的幼子下如此毒手,让他怎么能当什么都没发生!“呵呵,邢家主不必如此做派,你睁眼看看就是了。”等着面带纠结的邢家主睁开眼睛时,就见邢山完好无损的躺在那里,哪里有半分的受伤的样子。时间退回几秒钟之前。就在长剑落下的时候,邢山也是认为自己要玩完了,这么大一坨东西砸到脸上,成年人都会受伤,别说是一个刚出生脆弱的婴儿了。然而就在他快要绝望的时候,忽然发现这个长剑像是不想伤他一般,方才急速下落的速度一下子放缓了,最终稳稳当当的停在其面前不足一寸的地方。当邢山感觉有些发毛想要移开它的时候,就见这长剑跳动两下,随后缓缓落在其右手部位,并且稳稳停在了哪里。‘这就是那劳什子无暇剑骨的天赋?’造成这副结果的原因再明显不过了,除了刚得到的那个看上去毛用都没有的天赋之外不可能有其余的可能了。邢山摇篮外的两人看一眼,发现那道人此时正一边给怅然若失的邢家主解释着什么,一边观察着自己。他索性也就一边伸出小手摸着停在自己眼前的长剑,一边竖起耳朵听两人的交谈。刚才这道人的动作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应该不是只是恶趣味扔剑玩吧。“邢家主,刚才倒是袁某孟浪了,我只是看令公子情况有些……所有才有如此一招,不过你放心,若不是像是我猜想的那般,我也会第一时间保护住小家伙的,不会让其受伤。”听着这个解释,不说邢家主,就是邢山都不禁撇了撇嘴,说的是一套一套的。“那是那是,我怎么会信不过道长呢,只是小儿究竟……”相比于邢山心中的不怠,邢家主心中却是有了猜测,刚才他的担心也是当局者迷,误会解除之后心底也是活络了起来。这道人方才的表现应该不是无用功,他也是有几个猜测。一个是自己的儿子被什么妖孽附体还是什么原因,这道人要行那诛杀之法,这个可能性不小,毕竟这两天他虽然和自己儿子接触的不多,但是却也是发现其的表现全然不似一个小孩。抛却这个可能之外,那么还有一种可能……想到这,邢家主饶是快要年过半百,内心依旧是不禁激荡了起来。“邢家主,祖上有修道的前辈么?”道人对于邢家主的疑问却是答非所问,反倒是自顾自的问了另一个问题。“修道的?”邢家主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却是想不到有这样的人,若说有倒是祖上几代倒是有些想不开出家的,但是和眼前的人所问的绝不是一个性质。“却…却是未曾听闻。”他只能是老实回答道,若是说谎他真不清楚对方能不能看出来。“那就对了,贵公子的情况……”见道人终于是说道正题,邢家主立马做出愿闻其详的样子,另一边的邢山也是立即将注意力集中了过来。“若是我每有猜错的话,贵公子应该是具有一种非常罕见的天赋,尤其是在剑类上,我刚才之所有做如此冒失的举动,也是想要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想。”话说到这,虽然是语气没有变化,但是房内剩余的两人却都是发现这道人的态度转变的飞快。虽然对方一直表现出温和的态度,但是有些东西是掩饰不住的,尤其是生命阶层的差距,虽然对方收敛了,但还是从有些方面表现出来了。那就是——不在乎!不等邢家主答应就直接检查邢山,扔出长剑之后的随意,无不在说明一件事,双方的阶层差距的太大了,就仿佛是人类和地下的蝼蚁一般。然而现在情况却是发生了转变,虽然还是有些压迫的样子,但至少是摆在了一个对等的位置。这不是因为邢家主这个小城中的二流家主,而是因为一个婴儿——邢山。“您的意思是?”“小家伙很有天赋,可以拜入贫道山门,当然,不是拜在我的名下,而是我引荐给我的师傅,相信他老人家知道后一定会开心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