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言情要江山,更要美人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十九章 剿匪(3)

更新时间:2018-04-15 21:34字数:2177
不知道是不是有了第一个人的带头,后面的人开始悄悄往后退,江亭皱起眉头,说:“陈县令说了,我们这次务必要剿匪成功,肃清匪患,如果没有做好,回去就按军令处罚!还不快给我上!”几个人犹豫了一下,开始往前冲去,但是刚走几步,就被几只捕兽夹夹住,破风声传来,腿上中了几只羽箭,疼得啊啊大叫。焦石溪突然对着对面山林模仿老虎长啸一声,对面也传出七八声相同的声音,不少兵士误以为对面隐藏了七八头老虎,吓得面如土色,裤子也湿了,过了半柱香,在蒙面黑巾之外又来了一批人,此时三批人面色相对,刚到的这些人身上都披着一张虎皮,背上背着弓箭和箭囊,一副猎人打扮。“老大,咋了?”带头的猎人朝焦石溪作揖问道。焦石溪摆摆手,命令道:“快好好说道说道这些小子,我们官差是奉命来剿匪的,怎么这般不识抬举,跟官爷开起了玩笑,假装土匪,这岂是好玩的?”这么一说,那几个猎人转过身对着蒙着黑巾的人喝道:“你们知错了么?这是我们村长,你们见到村长都认不出来了么。干什么,还不快收起手上的武器,赶快向官爷道歉。”那几个黑巾之人才低下脑袋对着那些兵士道歉。经过了不少陷阱的兵士们此刻再也嚣张不起来,也只能怒目圆睁,嘴上动动,最终叹口气。焦石溪乘势说道:“各位官爷此刻也是受了不少苦,抱歉了,我也不知道会是这样。这里以前常有人跟我们抢猎物,所以我们的人很少在这里活动,这次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这些都是我们村里人,常年埋伏在山上打猎,不了解官爷们,冲撞了你们,还望见谅!一会儿回去我们村里请客,给各位摆酒席赔罪。”说到这个份上,兵士们也相信了焦石溪,眼里重新恢复了斗志,纷纷要求焦石溪带路走到山顶看一眼。此刻由猎人们带着往上走,少了很多陷阱,走得很顺,焦石溪先回去了。眼看着山顶就在眼前,可是猎人们带路故意绕了好多弯路,走到山顶已经是接近日落,光线不那么明晰了,看着山顶上七八间木屋,兵士们问道:“这是干什么的?”猎人答:“这是我们猎人居住的小屋,有时候为了打猎会在山顶上过夜,就会暂住在这里!”简单搜索了一遍,不见有什么不正常的活动痕迹,几百人一瘸一拐下了山。村里少酒但有肉,几百人围坐在流水席上,一看没有酒,嘟囔了两句,被江亭两句骂了回去,这些兵士也不敢回嘴了,强忍着肠胃里的酒虫,吃起肉来。人多肉少,焦石溪还在肉里加了些许泻药,在队伍回去的路上,一个个往草丛里跑,江亭捂着嘴不敢让自己笑出声来。陈县令一听江亭说没有发现土匪的踪迹,心里有些迟疑,暗暗想可能江亭真的与土匪有勾结,再看回来的队伍里不少伤员,更加怀疑,但是兵士们都说自己遇到的是猎人们布下的陷阱,也暂且相信了他。听闻江亭回来的消息,花絮特地跑来打听,得知江亭通匪的罪名已经洗清了,心里终于放下了石头。“什么?江亭回来了!没捉到土匪!那他不就是通匪罪坐实了么,现在看他怎么办,表妹是我的了!”田横正得意,一旁的人又来了句:“不过陈县令并没有定罪,因为回来的那些官差都受了伤,但是都咬定是踩了猎人的陷阱。”这下田横气得快跳起来了,想了想,一计不成又来一计。“这次我们做绝一点,先前两次都没有除掉他,现在他已经长成了我的眼中钉肉中刺,所以必须除掉他,你们都是废物,这次我亲自来!”夜色如水,增添了几分神秘,江亭走在回家的路上,抬头望着天空,星星一闪一闪,似乎预示着接下来的好天气。灯笼火有些暗,但还是能看清自己面前的道路。人影一闪,草木一晃,一个人影凭空出现在江亭面前。望着那个人影,江亭虽然看不清面目,但是凭着身影看出来了。“我知道是你,你要怎么办才肯罢手?”田横转过身,略有些惊讶。“我也没什么要求,只有一个,我想你知道的。表妹不知道为什么一心迷你,我跟她说过许多次,也跟祖父说过,想娶她为妻,不仅她拒绝了,祖父也拒绝了。凭什么你要受到她的青睐。你不配!”江亭冷笑,道:“不管我配不配,我有什么办法,我还对她头疼不已呢!你要都给你,你拿走她的人和心啊!”“哼!我要能够获得她的心,我还为什么要除了你呢!天真!”江亭的话将田横刺激得脑袋晕乎乎,从袖中掏出匕首直刺江亭,江亭转身一闪避开,田横再次张牙舞爪直扑江亭。田横突然发出一声闷哼,整个人扑倒在地,匕首飞出几尺。江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身蓝衣,腰肢纤纤,不仅惊讶出声:“你怎么来了?”“想你!”简单的两个字包含了太多的感情,不需要说太多,彼此都能够明白。江亭背过身去,不知道该怎么安抚她,是拒绝还是接受?“其实我觉得我对不起你!我辜负了你!你是个很好的女孩子,明明世上那么多的好人,而你偏偏相中了我,你也知道的,现在我被人一心欲除之后快,都是有原因的!唉!为什么要这样呢?焦雅,那时我没法跟你说,现在我告诉你,其实你真的很好,但我现在真的心里只有功名,考取了功名,给母亲一个好日子,还有光宗耀祖!”焦雅一脚踢在地上的田横身上,恶狠狠地说:“滚!别再打他的主意!”田横仿佛得到了敕令,爬起来捡起匕首就要跑,焦雅闪身夺过匕首,放其离开。“我懂!我现在背着的是土匪的名头,传出去对你有很大的影响,甚至影响你的前途,好了,我会注意,不会给你带来麻烦了!嗯,就这样!”说着说着焦雅已经略带哭腔,声音变得有些凄凉,江亭有些不解,看着焦雅即将冲进夜幕,想说两句挽留的话,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嘴唇翕动了两下,就望着焦雅跑开。他的脑海里一遍又一遍回荡着焦雅让他赶快离开江城的话,心想她还是关心着自己的。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