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言情重生之极品娇妻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七章:狐狸精

更新时间:2018-05-07 15:53字数:2065
韦大志整个人愣愣的定在原地,眼里闪过一抹痛苦,以及深深的内疚,他这小半辈子,一直都是委曲求全,小心翼翼,生怕让韦家人生气,断了他们的活路,他以为这样可以保住韦星辰,没想到这样的生活让孩子这么痛苦。“对不起!”韦大志痛苦的半蹲着身体,抱着头身体开始发出比微的颤抖。紧接地面上滴落一滴又一滴水珠子,抽泣声非常压抑,像受伤的困兽一般,让韦星辰心脏不断的压缩疼痛。“小叔叔……”韦星辰想要走向前,想要安慰,但却移不开步,她知道这也许残忍,但有些痛是要撕开才能痊愈。她不可能再走前世的老路,她身边唯一的亲人,更不能英年早逝,她希望小叔叔可以活在阳光下,像一个人活着。空气仿佛静止一般,微风吹过,挂在书店外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声音,扬起少女秀美的发,空气中飘散着书的香气。还有一声又一声的抽泣声,在这片安静的氛围中,晕得既温暖又带着无限的愁帐。墙上的时钟滴嗒的走过,抽泣的声音渐渐停止,俊秀的男人抬起头,害羞的拿出口袋里的手帕把眼泪擦干。“星辰,我的好孩子,只要你幸福,小叔叔怎样都可以。”是啊,苟且的活着,不一定是最好的选择,让自己活得幸福才是最重要的。自己从小就懦弱,那怕被毒打还是不敢反抗,星辰的妈妈被家这样欺负,他只敢怒不敢言,当年是他先爱上星辰的妈妈,但是他是一个私生子,怎么敢去高攀这么美丽的一朵花。结果竟然被韦志远这个人渣给欺骗伤害,最终死在痛苦中。这成了他一辈子的隐痛,如果他可以再勇敢一些,是不是就不会出现今天的结局。“小叔叔永远是你的后盾。”韦大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眼光坚定。“我会坚强起来的。”他再也不能躲在孩子身后,让孩子去承担这么多痛苦。“小叔叔……”眼泪不知为何,竟然悄然滑落,说不感动是骗人了,不论前世不是今世,小叔叔总是以父亲的角色,用生命来保护她。今世无论如何,她不会让旧事重演,她还有太多的事情去实现,她甚至还没有还债,那个人还在等着他。她要还他一世深情,让他知道,她也同样这样深爱着他。“还愣着干吗?快收拾一下,你看多乱啊。”韦大志露出天真温暖的微笑,走近韦星辰在她的轻轻的抚摸一下。“真好,我的星辰长大了,变得越来越漂亮了。”哎,转眼之间,那个小可怜已经长大,有了自己的主见,拥有属于自己的能力,他这个叔叔,那怕是死也有脸面去面对故人了。书店里温馨无比,而另一边却如战场一般,弄得鸡飞狗跳。梁丹丹带着四五个肥壮的女人,一路呼啸,来到了杨雨蝶的小洋楼。楼队姨一开门,几个女人便冲了进去。“狐狸精呢,快给我出来。”梁丹丹气势汹汹,满脸杀气,胸口因为生气,显得非常的波涛汹涌。一双勾人的狐狸眼,依然风韵尤存,怪不得当年能把韦志远迷得死去活来。连发妻都不放过。“出来,出来,快滚出来。”几个粗壮的在房子里各种翻找,有两人已经冲上楼。“老太婆,狐狸精去哪里了。”梁丹丹突然一把扯过保姆的头发,用力一扯,保姆痛得哇哇大叫,想要反抗,结果又被几个女人围在一起一顿乱打。整个人被打得全身青紫,躺在地上呻吟。“老东西,狐狸精在哪里?”梁丹丹恶毒的吐了一口痰,脚上的高跟鞋直接踩在保姆的脸上。保姆痛得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哎哟,哎哟的呻吟不停。“狐狸精今天一早出去,就再没回来。”保姆如实回答,今天只是出去了一个小时,不仅人不见了,贵重的东西也不见了,很明显狐狸精是跑了。她还没来得及汇报,就有人突然冲进来,对她一阵毒打,现在她只想活命,其它的她都不管了。“韦志远是不是天天都来这里。”一想到和自己睡一张床的男人,竟然又在外面找了个情人,而且还怀孕了,真是该死得很。“不老实,我打死你。”“还不快点回大夫人的话,你找死是吗?”女人们一个个面露凶相,仿佛要把保姆给生吞了一般。“先生二三天来一次。”保姆抱着头,缩在地上,不敢乱说话。“狐狸精怀孕多少了?”“五个多月了。”“韦志远,你有种,哼,敢这样对我,我让你好看。”梁丹丹气得直跺脚,一定不能让这个狐狸精把孩子生下来。虽然自己生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但三个都是草包,根本没有一个入得了老太爷的眼,老太爷还想把外面的私生子抚正。狐狸精一旦生个男孩子,老太爷一定会亲自来管教,到时候家业是不是他们的就难说了。“你打电话叫狐狸精回来。”今天她就要把事情给解决了,免得留下祸根。“狐狸精跑了,带着首饰跑了。”保姆现在知道了,站在前面气势汹汹的女人,原来是韦家大夫人,怪不得敢这么嚣张。“跑了?这么巧?你要是敢骗我,我送你下地狱。”梁丹丹看了一眼吓得浑身发抖的女,看也不像在说谎。“夫人,真的跑了,今天我只是出去了一会,人就不见了,打电话也关机,根本联系不到人。”这个贱人,鼻子这么灵,怎么就知道大夫人要来,也不通知她一声,害她白白受这一顿打。“哼,算她识相,你继续留在这里,如果护理精回来,你马上通知我。”梁丹丹环视了一下小洋房的装饰,哎哟,这个韦志远还真舍得花钱,样样家具都是好,有很多还是进口。看来以后她要把韦志远的钱给管好了,免得又在外面胡闹。“是,夫人。”保姆起身,跪在地上,双手合十,不断的感恩。“不要泄秘,否则……”阴狠的笑声瞬间在洋气的房间里弥散开来,带着森森的寒意。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