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言情婚火绵绵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3章:挪动公款

更新时间:2018-05-03 10:08字数:1984
只是,我还没有碰到赵蕊的时候,便被林穆阳一把抓住了头发,还没等我站稳,他便用力狠狠推了我一把。脚下一个踉跄,身体失去平衡,有些控制不住的朝着后面倒去。就当我以为要狠狠地摔这么一下的时候,突然,一双有力的大手一把搂住了我的腰,在我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便已经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我一怔,回头一看,才发现原来扶我的这个男生是刚刚车上的那个人。此时他脸上的污血已经少了许多,依稀可以看到他俊俏的容颜。他轻蹙眉头,微扬起下颚,声音低沉悦耳地说道:“你什么东西?动她一下试试。”林穆阳看到他,顿时和打了鸡血似的,嘴里骂骂咧咧的叫嚣着:“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情夫啊!”他顿了顿,满是鄙夷的又继续说道:“不过我说你可真是不长眼,居然找了这么一个人老珠黄的女人偷情,你不知道女人过了25就不值钱了吗?况且,她还是一个连儿子都怀不上的贱人。”他这番侮辱的话,像是万把利箭一样只戳进我的心口,委屈,后悔,愤怒,种种复杂的情绪贯穿了我的全身。就当我张嘴要反驳着的时候,身后的男人却率先讽刺着林穆阳:“自己没有种,怪女人恐怕不合适吧?”他松开我的腰,随即上前两步,挡在我的面前,声音有几分温怒的开口:“真不知道你这种玩意喘着气有什么意义!。”说罢,他便猛地冲上前,一把攥住林穆阳的衣领,还未等林穆阳开口,他便用力的一甩,“咣”的一声,林穆阳已经狠狠地撞到汽车上。突然的场面让我有些愣怔,一时之间居然都忘记了喊叫。而林穆阳却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嘴里不干不净的挑衅着:“你等着,老子这就喊人,非弄死你不可。”他说着,便准备掏手机。只是,那手机还未从口袋里露出头来,林穆阳的脖子便一把被男人掐住,他的力道很大,我清楚的都看到林穆阳脖间的青筋都已经鼓涨起来,脸也因为窒息而憋得通红。而男人却依旧没有打算放过他,抬起脚一个扫横腿便踹向了他的肚子。我有那么片刻的愣怔,眼角有些湿润,不由的想起几天前,林穆阳也是在医院里这么踹我的。我没有想到,这才几天的功夫,便有人为我报了仇,而这个人还是一个未曾相识的人。林穆阳因为这一脚吃痛的摔倒在地上,而同时赵蕊的尖叫声也骤然响起:“杀人了,快来人啊!”我看到男人神情变得有那么一刻的慌乱,他似乎是害怕因为赵蕊的这尖叫声,将刚刚才离开的那个光头又招来。他皱了皱眉头,随即掏出刀,直抵着赵蕊的脑袋,低声警告道:“闭嘴!”见吓到了赵蕊之后,他便扭过头来看着我,掏出一张名片扔到我的身上,语气淡淡地说道:“欠你个人情,想好要什么的时候打这个号码!”我看着他的背影逐渐消失,低头看向手中的名片。烫金色的字眼传到我的瞳孔。N.E集团long88——陆晟睿。心里一阵懊恼不堪,这个强奸了我的王八蛋居然是上市公司N.E的long88?还没来得及细想,林穆阳哀嚎的叫声便已经响了起来,“许慧安,你偷人居然还敢打我,我要告你!我一定要告你。”看着刚刚还洋洋得意的他此刻变得鼻青脸肿,我心里没有报复的快感,只是惆怅与复杂。赵蕊扶起林穆阳匆匆离开。我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眼眶里充斥已久的泪水最终还是落了下来。这场婚姻,我竟然输的这么狼狈。自从那天之后,我便再也没有见过林家的人,倒是昨天,婆婆给我打了个电话,在电话里面,将我骂了一个狗血淋头后,扔下一句:“我们会起诉离婚的,你就等着吧。”便挂断了电话。一个人在单位宿舍里,抱着手机愣了半天的神,才缓过劲来,又继续埋头工作着。我已经丢了孩子,丢了婚姻,绝对不能再丢了工作。此刻,我唯一庆幸的就是没有在结婚后就辞职,虽然将晋升资格让给了林穆阳,但,依旧可以在会计部混个小职员做些工作。只是,我没有想到,林穆阳会如此的小肚鸡肠,他会连我这仅剩下的事业也要剥夺。一大早,我便接到了财务经理的电话,听她的语气,应该是发生了特别严重的事情,要我感觉过去。不敢懈怠,洗漱一番后便直接去了公司。刚一进办公室,财务经理便将一本账本狠狠的砸在我的脸上,突兀的一下,将我砸的有些懵,忍着脸上的痛,我弯腰捡起地上的账本,努力的勾起嘴角,开口小心的询问着:“发生什么事情了?”财务经理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紧皱着眉头,极其严厉地开口问道:“这账本上的章是你盖的?”我一愣,随即打开翻看了一番,只是里面的内容却让我愕然,我睁大眼睛又看了一遍,随即摇着头说道:“经理,这账本我没有见过啊。”谁知,我的这句话,却引得财务经理勃然大怒,她站起身,看着我,怒斥着:“你没有见过这个账本,那上面的章怎么是你的?你知不知道,因为你这一个章,公司财务丢失了一千万!不是你挪动的公款,还能有谁?”一句话,犹如雷击,狠狠地劈中了我。我急得眼中已经泛起了泪花,声音带着哭腔的解释着:“不是我,我真的没有盖这个章!我也没有挪动公款!”而经理已经不愿意理我,只是拿起电脑,扔下一句:“你自己和董事长解释吧。”我握着账本的指节已经开始泛白,脑中不禁便想起了林穆阳。一定是他,因为,只有他才知道我的公章放在哪里。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

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