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小说大全青春我爱你我有罪
客户端目录背景字体宽度夜间

正文

第4章 他出了车祸

更新时间:2017-09-11 10:46字数:2638
急忙想要起身躲避,却双膝无力,身体像是灌了铅水一样的沉重,移动艰难,还未站直身体,就已经被刘行长给抓住了手腕。 身体一转,她被刘行长给压在了床上。 “楚锦然,我的小心肝,我想要你很久了!”刘行长一边说着,一边凑脸过来,亲吻楚锦然的侧脸和脖子。 —————————————————————————————————————— 楚锦然恶心得要死,拼尽全力推攘,只是浑身虚软,那点力道,还不如挠痒痒。 刘行长猴急不已,亲着楚锦然,肥胖的身体用力的靠过去,随后就急哄哄的解自己的皮带,看那模样,是要直接开始了。 楚锦然吓得面无血色,抓着被单,扭动着乏力的身体要躲,她虚软不堪,挣扎了半响,却连十公分的距离都没有拉开,反而被刘行长抓住了纤细的脚腕,用力一扯,她好不容易挪开的距离,瞬间白费,而且她与刘行长之间的距离,反而还更加贴近了。 楚锦然屈辱得恨不得直接去死,偏偏浑身一点力气也没,连咬舌自尽的力气都做不到。 刘行长又凑过来亲楚锦然的脸,被楚锦然艰难躲开。 “滚开!”她声音虚弱的骂道,“你别碰我,不然陆琛年不会放过你!” 刘行长嘿嘿一笑,咸猪手伸向了楚锦然的衣襟,“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已经跟陆琛年离婚了!都离婚了,陆琛年还管你干什么?” 楚锦然懊悔自己当初的一时冲动,解释说:“没有,我还没有……” 撕拉——回应她的,是自己的衣裙被扯开的碎响。 …… 夜色沉寂。 陆琛年从饭局上离开,进了轿车。 他今晚见的是国外的大客户,一不小心被他们灌多了高纯度的威士忌,这会酒意上头,有些昏沉。 司机小心的打量了一眼陆琛年的脸色,轻声问道:“老板,今晚回家吗?” 司机说的家,是他平时住的公寓。 陆琛年扶着额头,缓缓睁开眸子,盯着车顶。 “不,去小苑。” 小苑是楚锦然住的地方,也是他曾经看做家的地方。 那个女人现在需要五千万,最近一段时间,必定是最听话的时候,或许是因为酒意,他现在,很想看看温柔顺从的她,哪怕他心知肚明,她在他面前的所有柔情似水,都是带着目的的。 司机领命,立即发动了车子。 陆琛年揉着眉心,酒意汹涌,让他有些难受,他降下车窗透气,也正好,看见了路边站着一道有些熟悉的身影。 楚锦然的继母周玉秀,正满脸腆笑的跟一个有些眼熟的肥头大耳的秃头胖子说话。 陆琛年眉头一皱,心里莫名其妙的涌出来一股不安。 “停车!”话语快于脑子的,他吩咐了这两个字。 司机连忙停下车。 公路边上,周玉秀正笑着将秃头胖子送进酒店里,随后自己才反身,往一辆面包车走去。 面包车? 陆琛年敏锐的察觉了几分不对,他拉开车门,朝着周玉秀走去。 周玉秀正高兴刘行长同意了贷款投资的事情,站在面包车前哼着歌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楚振国,通知喜讯…… “周女士。”背后,忽然响起了陆琛年醇厚却难掩冰冷的声音。 周玉秀吓了一跳,差点握不住手机,急忙回身寒暄道:“哎呀,陆总,这么晚了,您还没回家啊。” 陆琛年幽暗的眸子紧盯着她,清冷回道:“您也不也还没回吗?” 周玉秀尴尬笑了几声,说道:“正准备回呢……” 陆琛年没再接话,也没走开,就那么笔挺而充满存在感的站在周玉秀面前,让她想走也不敢,僵持了半响,她绷不住开口,说道:“陆总,那个……你跟我们锦然离婚的事情,都是她冲动了,她其实心里还是很爱……” 话说到一半,忽然感到一股森冷寒气落在她身上,凛冽得让她下意识的害怕的闭上了嘴。 “你说什么?”陆琛年眸色阴冷,吓人无比,“离婚?” 周玉秀畏惧的往后退了退,小声说道:“是锦然回来说的,说你跟她之间的婚姻不幸福,已经离婚了……” 陆琛年身上的寒气愈烈,冻得周围温度都陡然降低几个度。 那个女人,原来已经打算着要跟他离婚了! 行啊,楚锦然,他都不知道,原来她心里早就计划着要脱身了。 亏他…… 陆琛年捏紧了拳头,面若冰霜,转身就往车里走。 看来是她欠收拾了,他今晚就要让她知道,他跟她之间的这段婚姻,就算再不幸福一万倍,她也永远别想离开! 既然已经嫁给他了,那她就算是死,也要是他的人! 周玉秀有些惊魂未定的看着浑身寒气,大步离开的陆琛年,不禁让她疑惑起来。 她怎么感觉,陆琛年还是很在意楚锦然呢? 他真的已经跟楚锦然离婚了吗?还是说……根本就是楚锦然骗他们的? 因为不想再去帮他们要钱!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周玉秀心里腾的一下就烧起怒火,要是楚锦然真敢这样骗他们,那她一定要那个贱丫头好看! 她这些年忍着恶心的在楚锦然面前装慈母,为的就是要用她做棋子,换取利益,要是她不听话了,没价值了,那她还留着那个女人干什么? 等着她来争自己的家产吗? 周玉秀也赶紧上车,打算回去让楚振国好好查查,看那个贱丫头是不是真的离婚了。 至于这会酒店房间里正在发生的事情,周玉秀也没有一点想要去阻止的念头,睡一夜就能换来五千万的低息贷款,那个女人也就这么点用处。 另一边,陆琛年一身寒气的上了车,压不住怒火的沉声吩咐:“开车,马上回去!” 车子马上启动。 陆琛年吹着从窗外涌进来的凉风,或许是酒劲过于强烈,让他脑门青筋一跳一跳的疼,眼神更加暴躁沉厉。 满脑子都是怒火,片刻都忍不了,他拿出手机给楚锦然打去电话。 怒气在胸腔里酝酿,电话一接通,就会马上爆发出来。 可电话那边传来的,却是冰冷的机械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没打通的电话,像是一盆火油,瞬间将陆琛年本就汹涌的怒火,点燃成扑天大火。 “楚锦然!”他咬牙切齿的喊着她的名字,狠狠的一把将手机砸在车底里。 嘭的一声震耳大响。 前面开车的司机后背一抖,吓得缩起了身体,屏住呼吸。 陆琛年摔了手机,犹不消火,还狠狠的踹了一脚车前座,像一头被彻底激怒的狂躁狮子。 车窗依旧开着,冷风吹进来。 陆琛年按着眉心,抿紧了薄唇,面容冷硬严寒的竭力压住火气。 心脏忽然在这个时候莫名的收紧了一下,浓重的不安弥漫出来。 陆琛年睁开压着怒火的眸子,暴躁混乱的思绪,渐渐镇定下来。 他想起那个有些眼熟的秃头胖子是谁了,花庆银行的行长,曾经疯狂追过楚锦然的男人。 周玉秀怎么又会在这个时间点,在酒店门口这么暧昧的地方,跟他见面? 难道…… “停车!”陆琛年猛的坐直了身体,嗓音因为过度紧张有些发抖,“掉头,回去!” 司机有些懵,却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多问,手忙脚乱的连忙掉头,这边是双行道,旁边车道还有车辆来往,司机一个心慌,不小心就与反向车道的车子一头撞在了一起。 反向车道的车速度不小,惯性巨大,猛然撞上来,一瞬间凶悍的将陆琛年的车撞得轰然侧翻,车窗撞在公路上,玻璃哗啦尽碎,状况惨烈。 陆琛年又刚好没系安全带,巨大的惯性力道让他身体失控的往后一仰,随即又跟着侧翻的车子一起砸落在满是玻璃碎屑的公路上。 肌肉瞬间被玻璃刺破,鲜血登时汩汩涌出。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书页目录
返回顶部收藏书签下一章

正文